悠悠书盟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八十七章 上身的火星,轻轻掸掉

第八十七章 上身的火星,轻轻掸掉

  “你们打算怎么把我要的魔眼送来呢?”克劳恩皮丝问。

  “没问题,明天送到。差价呢?”伊薇特自信得声音跑调……好像她说话就没有不跑调的时候。

  “……给个你们家擅长的无咏唱攻击型魔眼啰。哦,要真眼不要宝石哟。”既然伊薇特这个反应,那克劳恩皮丝也不客气提出商品要求了。

  “哪个魔眼不是无咏唱的啊?”伊薇特一副傻眼的样子。

  “我倒听说眼睛喷出光束前还咏唱的家伙。谣言吗?”

  “不不不,”伊薇特双手交叉,“那不是魔眼,充其量是用眼睛汇聚魔力施展魔术而已。熟练的话用下半身释放魔术也行哟~”

  “下半身?”

  “是啊,就像埃尔梅罗二世老师玩儿格斗游戏使出爆炎魔光蹴击的感觉。”

  “那是脚吧?不……你前面是故意跑火车吗?”

  “啊哈哈,小细节别在意啦,比起这个——你有眼球移植门路吗?”伊薇特结束了玩笑话,认真问。

  “这你不用担心。”

  “哈!那交易愉快。”伊薇特双手高举落下,用力拍了克劳恩皮丝一下,便蹦蹦跳跳离开了。

  “你的咖啡不要了吗?”克劳恩皮丝见对方还剩半杯没喝完的卡布奇诺,就自个拿起来喝了。

  用完餐的克劳恩皮丝带上刚吃得肚皮涨鼓的小妖精,捧着后脑勺回到房间,看着冷冷清清的房间,嘴里嘟哝:“杰克真是的,忙得要命不回来啊,陪我打发下时间也好啊。”

  要不是还感知到杰克在列车其他车厢逛荡,她都要以为杰克跳车离开了。

  本以为会安安静静度过时间,直到拍卖会开幕,然而,这天深夜,无聊的克劳恩皮丝正在床上打滚,顺便感知一下周围那些房间的人都在作甚——

  一个西装革履的棕发国字脸男子,轻轻打开了房门。

  通常魔术师会在自己房间设置防御的结界,可这里的克劳恩皮丝没有策划什么事情,便偷懒啥都没做。

  那人双目金光一闪,克劳恩皮丝便感到自己的被动防御技能生效了。

  “哎呀,大半夜来什么刺客啊?难道我和伊薇特的交易被偷听了?【寂静[Silence]】。”

  男子直接被克劳恩皮丝隔音的瞬间,无声一把掐住脖子,冲到门外按在车厢对侧内壁上。

  “【灵魂操作[Modify Spirit]】!”

  这家伙,持有强制之魔眼,她女儿则有幻术破解魔眼,却不可控,时而把该伪装隐蔽之物被动戳破十分困扰,所以父亲打算带女儿来换一双可控魔眼,把失控魔眼卖掉。

  他女儿就是今天白天那场意外的死者,吼声是不过在魔术界因为这类原因厮杀很正常,列车是不会予以处理的,既然登上了列车,那一切后果自己承担,父亲并非没有做好保护措施,只是对手太来无影去无踪了。

  那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啊?

  哦~那个小女孩就是在站台上“攻击”自己的人啊,她的幻术破解魔眼不可控,看见改变克劳恩皮丝外表的幻术后就要戳破,被视为攻击给克劳恩皮丝抵挡了下来。那位父亲当时连忙抚摸女儿的头是为了掩盖和安慰吧。

  然后捅了娄子的女儿就死了?因为列车不管这事,所以父亲直接找上当时幻术被看到嫌疑最大的我?想用强制之魔眼操纵询问?

  这真不是我干的,我冤啊。

  看看这家伙的人际,很好,没有谁关系亲近并且实力强到到会跳出来给你们父女报仇的,那你就没有活下去的价值了。

  无声的,克劳恩皮丝静静把男子的脖颈拧断了。

  放开手,尸体倒在了地上。

  如果今天不发生这事,克劳恩皮丝甚至不会注意到这对父女。即使现在,也没再对她们的身份有所在意,名字,是看见了,当然也不必在意。

  正是人类的睡眠时间,夜深人静,克劳恩皮丝在公共区域干的事,没有越过魔术师们在自己房间布置的结界,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因此没人开门来查看。

  可是公共区域是被列车工作人员监控的。

  就像某国警察一样,车长罗丹带着几个列车员晚一步来到这里。

  “这里发生了什么?”就算目睹了这样的杀人剧,干瘦的车长也面不改色,他对于在拍卖会开始以前与竞争对手互相厮杀这种事已经习以为常,问一句只是稍微尽到车长职责。

  “这人不知为何想杀我,然后被我反杀了,就这样。”

  “是这样吗,确实白天这个人的同行者也遭到杀害,你知道些什么吗?”尽管像是盘问,可车长语气像是问克劳恩皮丝今天晚上吃了什么一样。

  他并不关心那两人的父女关系。

  “不知道。”克劳恩皮丝也如实说,然后,“比起这个,这人身上的魔眼怎么处理?能给我吗?”不想浪费。

  “交给我们,可以进行拍卖。”车长说。

  “如果我硬要得到所有权呢?毕竟这人可是要杀我,那我也有夺走他一切的权力。”克劳恩皮丝试探着示威道。

  “那拍卖之后,拍卖金额除去佣金全数可交给你,另外,我们拥有完善且高效的移植技术。”车长答道。

  “真的?”克劳恩皮丝暗暗发动【集团全种族迷惑[Mass Charm Species]】。

  “以列车信誉保证。”他说。

  “那就这样吧。”克劳恩皮丝转身摔门回到房间。

  那句话等同于说只要付出佣金就把这些魔眼白送了,不管自己在拍卖会上怎么抬价,也就是左手的钱包丢到右手而已。

  回到房间里的克劳恩皮丝重新扑到床上,抬起眼睛看着窗边茶几:“你终于肯回来了啊,杰克。”

  杰克青年刚刚坐在了那里。

  “我猜猜,这事你捅的娄子?”克劳恩皮丝想会不会是杰克帮自己排除一个潜在隐患,才杀了那个差点看破自己真身的小女孩。

  不,说不定是杰克真身也有被看破风险才这么做。

  事实证明克劳恩皮丝想多了,也因忽略了开膛手杰克因传说产生的一部分本性,而低估了杰克的想法…………

  (待续)

看过《Re,骨傲天屠戮的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