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一一一章 对波决胜很爽?不存在啦

第一一一章 对波决胜很爽?不存在啦

  克劳恩皮丝和米加莉丝浮在空中相隔数十米对峙,克劳恩皮丝摇晃着地狱妖精的火炬,米加莉丝则举着冥神的长枪。

  双方身上的魔力越来越浓郁,然后,开始了咏唱——

  “【灵峰……[Kur……]】”

  “狱符……”

  “【……踏抱……[……Kigal……]】”

  “【闪光……[Flash……]】”

  “【……冥府之……[……Irka……]】”

  “骗你的啦~”克劳恩皮丝在开始发动“宝具”前就直接把施加了【完全不可知化[Perfect  Unknowable]】的火炬丢了出去,现在,终于砸在了米加莉丝手握光枪之处。

  “轰!”幻想崩坏的爆炸,直接让汇聚了庞大魔力的巨大光枪从米加莉丝手中脱出!

  “我都知道这一瞬魔力比你差,怎么可能对波啊,白痴。被控制也变笨了。我是那种打无把握之战的妖精吗?”

  如果是真正的米加莉丝,心中知道克劳恩皮丝会使用【完全不可知化[Perfect  Unknowable]】,就会时不时用一次针对性的探测魔法,果然,就算能用她的能力,眼前这个,也不是她。

  尽管没有打算对波,克劳恩皮丝手中准备发动的攻击是货真价实,她手中火炬还在,毕竟刚才身上插了很多“火炬”,有备用才正常:“狱符【闪光条纹[Flash  Stripe]】!”

  十八道紫色炎光一字排开,全数砸在红色光枪上。红色光枪发出了金属悲鸣一般的声音,可坚挺依旧,飞旋着插进了岩壁中。

  “回来!”米加莉丝大叫一声,一抬手,巨型红色光枪就回到了她手中。

  不等克劳恩皮丝追击,不再解放真名,直接掷出!

  克劳恩皮丝左眼再次一闪,在自己眼中急速放大的光枪表面一阵爆裂,可依旧没有瓦解,她不得不一偏身体,错开一击,让光枪几乎擦着她飞向了后方。

  不管身后的雷闪和爆炸,克劳恩皮丝躲开几块飞来追加攻击的石柱和闪电,冲到因投枪陷入僵直的米加莉丝跟前,火炬化作光剑就是一阵夏姬八斩。

  “铮铮铮铮铮!”

  “呃啊!”米加莉丝身体喷涌着无色血液,向地面坠落而去。

  紧接着克劳恩皮丝跟着急坠而下,影子笼罩米加莉丝一瞬,大量虚数空间的黑色飘带涌出,把米加莉丝捆成了“黑红粽子”,还有几根黑带插进米加莉丝体内侵蚀起来,阻止她可能的挣脱暴起。

  做完这一切,克劳恩皮丝正准备回头去破坏身后那把光枪,却是米加莉丝开口了。

  “皮丝……我,恢复……了,帮我……把……卡片,排出,或……杀了……我,我快要……忍不住……发狂……了。”

  “醒了吗?若是如此,就对自己的宝具默念‘幻想崩坏’吧。”克劳恩皮丝说,如果她这么做才算是证明自己已经恢复神智,否则可能是敌人策略。

  虽然从之前那智商掉线的战斗看,基本可以排除后者,小心却能驶得万年船。

  “破坏宝具……可以解除,吗?明白……了,幻想崩坏。”

  “啊?好像向日葵在光枪着弹点附近不足二十米耶?”克劳恩皮丝这才想起来毫无卵用的向日葵,然而迟了——

  “轰!”光枪爆炸了,米加莉丝积存了几天的魔力全部释放,害得克劳恩皮丝不得不张开力场护盾保护自己和残血倒地的米加莉丝。

  感觉向日葵和自己的微弱联系没有消失,克劳恩皮丝便松了口气,看向恢复了紫色荷叶边连衣裙着装、身上躺着一对职阶卡的米加莉丝。

  克劳恩皮丝刚想拿起那对职阶卡,Berserker的卡片却直接化作灰烬消散了。

  “皮丝……我知道你……想要占敌人便宜……可,敌人也不会给……我们更多……啦。”米加莉丝喘着粗气,虚弱地说着。

  Berserker卡片是空白的,空白职阶卡不去连接英灵力量而直接使用,会在使用结束或魔力耗尽后损坏,是一次性的。

  这时候,空间开始崩塌!

  “快!向上挖!”米加莉丝忽然急了,“这里是……再现……神代的……冥界……也就是地下(古人能想象到编纂的神话就这样)!神代冥界消失的话…………”

  ……………………………………………………

  巨坑边缘——

  弗兰切斯卡蹲在克劳恩皮丝和向日葵的“尸体”边上,时不时拍一拍,然后双手捧着脸说着:“啊啦,灵魂出窍到哪儿战斗了?不会真死了吗?再等等吗?”

  弗兰切斯卡自己也是好险,若不是用幻术欺骗世界让自己和琪露诺灵魂没被拉走,她就——

  无法和贞德好好玩耍了。

  就算这个凭依琪露诺的贞德只有力量,没有面貌和意识,可弗兰切斯卡做梦都想欺负贞德,对即使对自己身体做了禁忌之术都要逃脱死亡的她来说,不珍惜自己生命的行为可是禁忌中的禁忌。

  只有活着才有自我实现的资格,靠牺牲实现理想不过是痴人说梦。

  自我牺牲后,就连结果都看不到,凭什么说牺牲最终能迎来理想的结局?

  参照书上的英雄传说和思想教义吗?

  那不正是统治者和宗教为了让愚民为他们服务而编撰的吗?

  自我牺牲精神必须否定。

  身为人类,必须服从人类作为生物的本能,这才是人类啊。在此之上,为了理想(利益)拼搏(厮杀)的人才是最可爱的人、最真实的人类,弗兰切斯卡发自内心爱着真实的人类。

  可世界上时不时会出现极少被洗脑变得和圣女贞德一样富有献身精神的人,现在常见于各种自杀式恐怖袭击呢,简直是对人类的亵渎,她偶尔吃饱撑了也会去那些地方捉弄人玩玩儿。

  弗兰切斯卡梦想着拳打圣女脚踩贞德几百年了,没有肉吃喝口汤也好啊。

  从刚才开始还发生了有趣的事情,向日葵“尸体”的头发,刚开始还只有一小撮黑毛,而黑色两度向着金红色侵染,现在已经接近一半,黑黄相间头发好难看哟,可皮肤似乎越来越好了。

  弗兰切斯卡理解这是什么,她和过去的自己已完全同化了,可都是自己,所以和平白无故代入某个神话角色的妖精们不同,她没有任何违和感。

  也只有和过去的自己同化才能如此理想了。

  (待续)

  :。:

看过《Re,骨傲天屠戮的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