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四十八章 原谅我,佐助,下次吧

第四十八章 原谅我,佐助,下次吧

  在向日葵看来,富岳作为人类父亲并不是非常出色的样子,因为只看到了鼬优秀的一面而忽视了心理建设。

  她说:“理解接受同伴的死亡与牺牲是忍者必须面对的事情,是一回事,要不然他也不会在我们面前装作没事了,可他心里能不能接受就是另一回事了。面对死亡真的不是谁都能从心情上挺过来的。鼬的幸存队友不是也没挺过来,辞去忍者职务了吗?义父也看看我,多久没做过忍者了?”

  向日葵指着自己幽幽说着,鼬因为心灵受创而对人生展开了新的思考,似乎向着某个感觉不妙的方向发展了,可向日葵什么也没做——

  她不知道怎么做啊。到底怎么做?向日葵没学过嘴遁啊,利用学过的知识在论事上装逼还行,可鼬的三观真不知怎么应付啊。

  向日葵看见旁边一如既往放着茶壶和茶杯,就自顾自挪了挪去倒了一杯喝起来,镇静镇静。

  “唉,既然月葵这么认为,也有你的道理吧。”听说儿子如此的富岳也有点黯然,说,“我会找个机会和鼬谈谈心的。或许你是对的,我只注意到了鼬的天才,却忘了他还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我十一岁的时候,才刚从学校毕业呢。”

  “那,义父,我先退下了,晚餐见。”

  “阿。”

  ……………………………………………………

  次日上午,木叶忍者学校——

  “哈啊啊~”向日葵站在送孩子上学的方阵队伍中,打了个哈欠。

  “注意。”富岳在前面努嘴提醒了一下。

  “哦,抱歉。”向日葵收起了哈欠,她并不困,问题是三代火影的演讲果然有够无聊的,不论哪里的领导发表讲话都是这个调啊。

  一看就知道,包括富岳在内不少家长都在那里闭目养神了。

  演讲结束后,学校门口的孩子们大都暂时离开了家长喧闹一片,可让向日葵疑惑的是,居然这也成了木叶的两大瞳术豪门,宇智波与日向的会面。

  “喔,日足啊,送你的长女来上学,期待她的表现啊,能让你这个宗家家主亲自送来,相信肯定是个天分过人的孩子吧?”富岳也不看看自己,不是鼬要挟都不打算来的。

  “富岳你也是继鼬之后喜得龙凤,恭喜啊。”日向日足也皮笑肉不笑地平淡回应。

  “嗯,”富岳看了一眼跟着自己的艾尔芬和佐助,“通常近亲是不会安排在同一班级的,但是你们中也有可能和日向家的大小姐同班,要互相学习啊,毕竟日向是不弱于宇智波的名门。”

  “是。”x  2

  尤其是艾尔芬,因为植入了木遁细胞,不连续使用忍术是日常蓝槽过剩,常时开着三勾玉写轮眼瞪人。

  富岳是故意说的,“不弱于”就是说宇智波在日向之上,事实上宇智波现在真的在日向之上,不论一族现有综合实力还是开眼数量,亦或是人口和财富。

  “日足,你也让你的孩子来和我的孩子们打个招呼啊。”

  日足向身后看了一下,结果不知为何从开始就没跟上来的蓝黑短发少女又向着墙边缩了缩,还把眼睛看到其他地方了。日足表面淡定,可心里想要皱眉啊,他家的雏田天赋不差,可给人的感觉就是太胆小了。

  不管怎么说,这次富岳是挣了面子,又带着孩子去问候学校的老师……那不是鼬的“班主任”吗?

  和日足不同,忍者教师直接对宇智波拍起了马屁,顺便夸夸艾尔芬和佐助。艾尔芬看得出来,只是礼貌地点头,佐助就难为情了,脸都红了。

  “唷!”艾尔芬忽然被他人从背后抱住,向前踉跄了半步,因为没必要躲开。

  “艾尔芬,以后我们又可以(像以前那样)经常在一起了呢。”温卡搂着艾尔芬,“前胸贴后背”地热情洋溢道。

  “温卡呀,”艾尔芬轻轻拍拍搂着自己脖子的时候,淡淡道,“开眼了吗?”

  “因为妈妈和姐姐对我很好,过得很好,所以——完,全,没,有。”温卡一点都不以没能激发宇智波专属技能感到惭愧,因为,“哈哈,才怪啦,没想到父亲不在了会让我如此痛心,已经双勾玉了,要是玩抄家伙战斗艾尔芬肯定赢不了我。”

  “看不出你有多伤感呢。”

  “因为,都过了几年了嘛,做人可得好好向前看,不然对逝者就太失礼啦。”

  向日葵远远看着默想:“做人类的温卡会这么说,若是做妖精的温卡,大概会说不充分利用死者带来的好处就太浪费了。”

  “爸爸,佐助,我先去和族人的同学玩玩儿了。”艾尔芬说。

  “好,去吧。”富岳笑着点了下头,记得那个是鼬曾经同班的泉的妹妹吧,最近鼬的心情似乎不好,要是泉也能和鼬关系好些就好了,毕竟鼬是真的没有其他朋友。

  艾尔芬让温卡拉走自己后,教师看着艾尔芬和温卡背影,说:“她们这就开了写轮眼啊,鼬也是个不得了的天才,富岳您收养的义女虽不再做忍者可能力也出了名,看来我要教的学生中,是没有比您的孩子更优秀的学生了。”

  “你这是过誉了吧。”给夸上天的富岳也得谦虚一点了。

  “没没没,是真的,我对佐助也很期待的。”

  富岳听了,看向佐助:“听见了吗,佐助,要成为像哥哥姐姐一样出色的人。”

  “……是。”这下佐助是笑不出来了,他的姐姐们对他关心度不高,在父母前表现良好,可让佐助感到疏远,鼬一直都最关心佐助,然而自从鼬开了写轮眼,就似乎越走越远了。

  “原谅我,佐助。下次吧。”这是佐助找鼬的时候,鼬各种直接开溜所说的话,附加一记点额头。

  一定是我太弱,要是我能如此优秀,能否追上他们的世界,走到大家中间呢。佐助下定决心奋发努力。

  向日葵没有加入到攀谈的教师家长群,她懒得参合大人们的客套和攀比,从演讲结束就一直坐在校门口对面。时刻注意着需要注意的人。

  (待续)

  :。:

看过《Re,骨傲天屠戮的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