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六十二章 和平何去?

第六十二章 和平何去?

  鼬突然暴起,把木叶警务部的队长们瞬间全部打飞撂倒,让队长们惊惧万分。

  稻火见向日葵终于靠木遁挡住了鼬的攻势,才稍微松了口气,爬起来,咬牙道:“鼬,你自从加入暗部后,言行就越来越奇怪了,简直让人看不下去,到底在想什么?”

  鼬面无表情,语气却带着威慑:“执着于团体,执着于家族,执着于身份,这些都是制约自己局限自己的可怕之事,对未知存在恐惧和憎恶也愚蠢至极。”

  “把这些再平常不过的本能说成可怕和愚蠢,因为自己自幼聪明,变得傲慢了啊,鼬。”向日葵也看不下去了。明明,有资格嘲笑人类感情的只有站在更高视角俯视人类的上位种族。

  说着,向日葵身体瞬间消失,出现在鼬身后数米,装模作样结个印,数根藤蔓凭空从石头地面的缝隙中爆射而出,捆住了鼬。

  “嘭!”被困之物为木桩替代。

  “这替身加瞬身速度……”向日葵刚顺着眼睛捕捉方向一转身,身上便挨了好几拳,顿时有些蒙圈,给鼬一通连招打得踉跄后退。

  向日葵有月葵的记忆,可身体不是月葵的,也没像克劳恩皮丝修行体术的方式那样,按照月葵的记忆去适应下宇智波流的体术和操具术,结果便成了给鼬用手脚一顿胖揍的现象。

  话说鼬都不懂一点怜香惜玉的吗?向日葵外表还算是可爱的女孩子哟。

  啊,他确实不懂!俗话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可宇智波泉追了他几年,鼬都没给好好正眼看过泉!撸佐助就是他的最大兴趣之一,该不会他是“那个”吧?

  不小心扯远了,现在向日葵还在被鼬单方面揍。

  鼬一边连打还一边说:“月葵姐,只会逃避,数年再也不练,生疏了啊。”

  然而,向日葵一点都不痛,她体外有漩涡绝变身假扮的衣物护体,根本没有破防,回过神后,她便抬手扣住鼬连打的双手,止住他的动作。

  “我弱?开玩笑,我怕我不小心杀了你。鼬,你是个戏精的事情我早就看出来了。”向日葵说,“从你佯装笑脸接受义父有些不合时宜表扬的时候,啊。”

  “这又怎么样?”

  “说实话如何?”向日葵压低了声音,“我知道,鼬把止水当做尊敬的大哥看待,钦佩止水的理想和意志,所以——你不是没有找到止水,你看见了止水的自杀现场,因为钦佩他,尊重他的意志,没有阻止他自杀吧?止水死了,见死不救是你吧。如果你真的把止水当做大哥,哪怕让他讨厌你,也给我把他带回来啊!”

  话音未落,向日葵只感到天旋地转。

  鼬使出了背摔,将向日葵的身子翻倒在地上。

  “不要,再说了。”鼬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他回忆起昨晚的事情。

  “止水!你受伤了?”

  “阿,团藏大人并不信任我,这里不能说话,他们来了!”

  鼬面对包围了自己和止水的大批根暗部和团藏,说:“没关系,就算止水你受伤了,凭我和止水的话——”

  不仅不会输,反杀也做得到。

  “等等,鼬,”止水却阻止了鼬,“要是变成那样,宇智波可就坐实了叛变之名了。”

  团藏露出一股敬佩之意:“不愧是止水,即使现在也在为了村子的和平考虑,那为了和平,你的另一只万花筒写轮眼我也收下了。”

  “团藏,居然在这时候捣乱!”鼬此时也难以冷静。

  团藏:“就算用幻术暂时压制了宇智波的不满,可关系未曾变化,政变迟早再次发生。宇智波和村子对立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所以,守护村子和平的方式,为村子未来找想的方法,只有一个——趁现在将宇智波一网打尽。”

  止水:“不止如此吧,你一开始就想要写轮眼!”

  “当然的,写轮眼可是很有用的,宇智波一族不能留,可对村子重要的力量可不能白白浪费掉。”团藏轻轻拄了下拐杖,大批根暗部忍者立即攻来。

  “轰!”

  “啊啊啊啊!”x  n

  暗部忍者们被巨大的质量生生撞开,却见止水体外出现了一副巨大的绿色骨架,骨架防御力极强,暗部们的忍具和忍术无法攻破。

  “万花筒写轮眼擅长的不仅仅是究极的幻术,还有攻防一体极致【须佐能乎】,外人用偷来的写轮眼是用不了的。团藏大人,追过来是毫无意义的。”

  团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止水护着鼬脱离包围圈,消失在远方。

  就算追得上,大概也是白送。

  止水和鼬来到了他们之前商定碰面的瀑布对面的悬崖边上。

  止水:“宇智波的政变已经无法阻止,一旦木叶打起内战,别国必定会趁虚而入,战争不可避免,我本想使用【别天神】改变族长的想法阻止政变,却被团藏夺走了右眼,他并不信任我,一意孤行想用自己的方式保护村子。只怕我的左眼也不会放过,在此之前,我把这只眼交给你。”

  鼬:“止水……那月葵姐怎么办?”

  止水:“啊,她是个让我这些年都受益匪浅的朋友,但是,若是有一日让她在一族和村子之间选择,她会毫不犹豫选择一族;在家人和一族间选择,她会毫不犹豫选择家人;在自己和家人间选择,她会毫不犹豫选择自己,她就是这样的人。并不是否定她,确实一般人根本没有心机顾得上大局,不论外界变成怎样,能守好自己的小家甚至自己过得好,就很满足了。这是人之常情,却也正因为大家都只顾自己才导致了斗争的出现。

  “月葵虽然看起来也是那样,却和一般人不同。她已经放弃了,为和平而忧心的忍者不少,可她放弃的理由却是看清、接近了斗争的本质、根源,所以才放弃了,因为那是遥不可及的事情。事实上也是,人类的斗争到底多少年了呢,如果斗争能停止,相信很多人渴望停止的,可是,从未有人做到过。到底怎样才能实现和平呢,还需要更多的探寻。”

  (待续)

  :。:

看过《Re,骨傲天屠戮的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