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六十三章 傲慢之鼬

第六十三章 傲慢之鼬

  宇智波止水见宇智波鼬满脸不忍,强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就像过去作为前辈鼓励后辈那样:“一脸不安不适合你啊,不管何时都能保持冷静才是你吧,呵呵。没问题的,拿出自信来。”

  实际上,止水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可要是被这位可爱的后辈看见自己迷茫的样子,那就真的完了。

  止水:“虽然艰辛,可我相信你能作为木叶的忍者,坚定信念,向前迈进。所以,能拜托的只有你这个挚友了,保护好村子,以及宇智波的名号吧。”

  鼬:“……确实收到了,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止水:“本来我是想和你一起走下去的。苦了你了,鼬。要是我死了,局面应该会发生些改变。遗书已经留下了。”

  鼬:“等等,止水!”

  止水:“鼬,若你是我的朋友,就别阻止我。”言毕,纵身一跃坠落峡谷。

  于是,鼬眼睛中的三勾玉图案,变了。

  “鼬,你的眼……”仰面倒地的向日葵直勾勾盯着鼬的双眼,自己的双眼也现出了八芒星漩涡形图案,嘴角勾起,“难怪,宇智波也被某些人称为邪恶一族呢,这可真的没错,你借用止水的死亡来获得这双眼睛吧,毕竟是你尊敬的大哥。”

  鼬才松下去的脸顿时又绷紧,眼看新一轮的争端将起——

  “住手!鼬!”富岳出现了。

  他闻声而来,却只看到家门口几个重要部下横七竖八倒在街道上,“月葵”则被鼬按在地上,怎么看都是鼬对在场所有人施暴,确实队长们对鼬有点猜忌,可鼬居然连每日一起生活的义姐一起打?

  富岳厉声而困惑地问:“到底发生了什么,鼬?最近你很奇怪。”

  “完成自己的任务。”鼬起身,直到方才还有些激动的语气恢复到了平淡。

  “那昨晚你为何没来?”

  “为了接近巅峰。”

  “你说什么?”看着鼬的万花筒写轮眼,富岳有种不好的预感。

  “铮!”鼬竟然掏出了苦无,击破了街边墙壁上的家族纹章,“我的格局,已经对着无聊的一族绝望了。就因为你们太执着于渺小的东西,才会错失重要的东西,真正的变化,无法局限在规范制约,预感或想象的边界之内。”

  富岳一边把队长们扶起来,一边说:“竟然如此傲慢……为什么,你变成了这样?”

  富岳曾在向日葵提醒下,和鼬谈过心,虽然还是有些崩,可那时候的鼬,对一族的责任有着荣耀感,认为他进入暗部就是来到了火影身边,在木叶高层打好关系,为将来宇智波也能成为火影打下基础。同时,他也担忧着他的天赋和过大的责任会让自己变得傲慢,无时不刻提醒着自己。

  为什么感觉鼬现在活成了他曾经警惕绝不能成为的人?

  还是说,曾经的谈心和交流,也都是鼬的演技?

  富岳越发的看不懂自己这个过分聪慧的儿子了。

  “够了,你要在这样疯言疯语,就把你投入监牢。”队长们语出威胁。

  “说吧,怎么样?”

  “已经容不得你了,族长,请下令拘捕他吧!”

  鼬的眼神越发凶狠,让队长们也紧张起来,位置在鼬身后的向日葵随时准备阻止这头卸掉了影帝装束随时会暴起的野兽。

  “住手,哥哥!”突然一声稚嫩男声插入,两人的眼睛瞥去,发现是佐助正畏畏缩缩躲在家门后看着。

  鼬的杀气一下子散掉了,双膝和额头触到了地上,他下跪磕头说:“我确实看见止水自杀了,没来得及阻止他是我的错。因为突然失去了当做大哥看待的前辈,我有些受打击了,为刚才的冲动道歉。”

  向日葵松了口气,直到佐助出声前,鼬都在散发杀气,要没有佐助出现,鼬不在这里杀几个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富岳和向日葵或许不会有事,可其他人大概都得人头落地了。

  最后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虽然队长们想逮捕鼬,可鼬是火影直属暗部,警务部根本没那权力做那件事。止水的遗书一查再查,也只能得出那确实是止水写的结论,即使不了解止水是在何种状态写的遗书,也只能判定人家是自杀的了。

  因为在革命前夕的节骨眼上,宇智波失去了极其珍贵的战力,让家族士气大跌,革命只能暂时中止。

  日子还要过,然而和过去区别最大的是,族长家的气氛变得越发的阴沉了。

  这也是没办法,宇智波鼬“因为暗部工作压力有点发疯”,“宇智波月葵”才刚和止水订婚就死了未婚夫。两人过去都是在一些方面受到族内欢迎和敬重,明事理的人也不好意思指指点点。

  也正因为如此,大家都隐约感觉沉闷的变化和村子高层有关——

  鼬不就是在木叶暗部工作后才变成这样的吗?

  忍者会自杀的原因是什么呢?多半都会和任务有关,或完不成而谢罪,或为了彻底隐藏某些机密之类的事情,总之也和木叶高层有关。

  宇智波一族和木叶村的矛盾依旧持续膨胀着。

  只是,即使再不满,只要木叶村还没有变化,日子也就依旧得好好过。

  ……………………………………………………

  “哈哈哈哈,艾尔芬你们家还真是为难了啊。”这天放学结伴离校,温卡听了艾尔芬对家里的气氛也有点看不过眼的诉苦,便哈哈大笑着拍她。

  “这件事不好笑,温卡。”艾尔芬说。

  “我知道,族长也为这件事头痛啊,都专程找过我们家了。”温卡说。

  “找你们家?”

  “嗯,我的泉姐姐喜欢鼬吧?虽然族长口中说着希望泉多给鼬罐罐鸡汤,治愈下他的心,可说白了就是去勾引一下吗。”温卡笑道。

  “啊,不可能成功的。”

  “对耶,的确不可能。”

  鼬只喜欢佐助,明明艾尔芬也是鼬的亲妹妹,对待起来感觉却和对待家里其他人没区别。

  “温卡,事情变成了这样,我们不尽快获得足够自保能力可不行。”艾尔芬说。

  (待续)

  :。:

看过《Re,骨傲天屠戮的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