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七十九章 鼬真传·美梦不成真

第七十九章 鼬真传·美梦不成真

  鼬监视自己家的第三天,有三代火影派的人来家里吊唁和慰问,象征性地送了些补品之类的东西。

  第四天上午,家门自那之后第一次开了。佐助出来了,是被丢出来的?

  尽管如此,却显得有点可爱,让鼬露出了慈爱和愧疚的笑容。

  昨夜的事情,佐助在大火快熄灭了跑回家才知道的,今天他身体上的上基本无碍了,可看起来是心情不好依旧不想上学,被艾尔芬从家里丢出来了。

  佐助朝屋里喊了几句难听话,最后还是走上了上学路。

  不一会儿,艾尔芬也走了出来,居然能在这种情况把佐助丢出家门催他上学,底子很好啊。

  艾尔芬就这么拄着拐,摇摇晃晃看起来很艰难地走着,离开了宇智波地区,在路人异样和同情的眼神中走过一条条街道,最后走进了一条巷子,拿出看起来是草草写的小卡片派发。

  居然和一些领了卡片看起来就不正经的男子进了看起来更不正经的小旅店?!

  他们开房了?!

  一女几男进了房间?!

  把门窗反锁,把窗帘拉上了?!

  写轮眼没有透视功能看不见里面发生了什么!要上吗?

  可出于作为暗部忍者的自觉,和对妹妹智商的信心,加上妹妹的体型之小摆在那里,鼬没有动。

  大约一小时后,一群男人一副心满意足,依鼬的知识应当是爽快过的精神状态的样子,开门走了出来,艾尔芬十分淡定地用一只手点着钞票,揣进兜里,和那些人分开了。

  “…………”鼬无语啊。

  谁知,艾尔芬又双叒叕去派发小卡片了!

  这次鼬干脆使用【变身术】去领个卡片看看。

  “诶,这位先生,是先生吧?你用【变身术】了?”艾尔芬没有递出卡片,奇怪地看着变了外貌的鼬,但写轮眼通常并没有直接确认真身的功能,不等鼬回答,便一副理解的样子,“你知道确实和我做这种生意很令人害臊啊,我也尊重客人隐私的。就不追究了。不过现在人不够多,麻烦你再等等。”

  “我要一对一的服务。”鼬说道。

  “……呀,我的名片没这业务啊,算了,另外算吧,得贵点,十分钟三千两。要知道原本我也只接需求我好理解好做的客人呢。”艾尔芬收起卡片说。

  “无妨,给我一小时。”鼬拿出两万两支票,如果妹妹丢了忍者工作却在搞奇怪的事情糊口,那做哥哥的就非得接济才行了,家里的遗产呢?村子难道没有家人族人死亡抚恤金吗?还有必要借这时间和艾尔芬谈谈。

  “意外,也有愿意先付钱的啊。谢谢惠顾,请带我去你觉得方便睡下的场所吧。”艾尔芬微微笑了。

  ……………………………………………………

  “嗯!”鼬从睡梦中醒来,顿时一惊,他发现自己正躺在旅馆的床上,看窗帘外的光线,天已经黑了。

  他反省自己确实一时间警惕太低才给瞬间放倒了,如果是战场,他恐怕已经死了吧。

  鼬摸着脑袋,回忆着接了艾尔芬的生意后的事情。

  开了新房,进了房间,艾尔芬半拖半就地把鼬弄到床上,她自己也睡到了鼬旁边,盖上被子,就当场现出了万花筒写轮眼:“【月读】。”

  艾尔芬眼睛的图案和过去不同,现在是漩涡包裹三叶草的纹样,就像是不同的万花筒镶嵌在一起一般,鼬猜测这是富岳曾经说过的,比万花筒更高级的写轮眼。鼬知道写轮眼的开眼和进化都和痛苦有关,艾尔芬双眼莫非也是?

  尽管鼬有着同类幻术,可在更高级的写轮眼面前,很快就陷落了,进入了幻术的梦乡。

  那是九尾之乱中由宇智波富岳用万花筒写轮眼帮助四代火影制服九尾的可能性世界,宇智波一族在村里也受到了一般村民的爱戴,在四代火影进一步周旋下,宇智波得到了与功绩相符的待遇,没有政变,少了木叶高层的勾心斗角,止水好好活着,鼬做着普通上忍,也继续过着欢喜撸佐助的生活,后来和泉结婚了……活了八十多岁的鼬度过了幸福一生,在满堂子孙簇拥下满足而终。

  如果是真的,该多好?

  明明,只差一步,是木叶高层在九尾之乱中更改一个命令就能实现的可能性。

  “可是,她竟然把写轮眼用在这种地方了。”如果妹妹做的事情只是帮助他人做美梦收取报酬的工作,那鼬还可以接受。

  鼬又想,这明显是受“月葵”影响的吧,要是有比万花筒写轮眼更高级的写轮眼,即使废了一手一脚,继续做针对性的修炼,将来的实力还能达到影级也并非不可能。

  鼬没有马上起来,而是仔细摸索检查了下身边——艾尔芬没了,也没有她离开被窝的迹象,现在艾尔芬手脚的状况应该做不了离开被窝还恢复床单上原有褶皱。并且,之前收的钱也在这里。

  也就是,这是影分身?艾尔芬和鼬一样,在练不结印使用忍术,即使断了手,也能施展一般忍术不足为奇。

  她在哪里?是觉察了什么要去追寻,有意引开他吗?

  “糟了!”

  但他没有失去冷静判断,要说和政变、艾尔芬也能知道的家族隐秘有关的地方,富岳和他的最后一次交谈也提到过,就那么几个。

  预防万一,鼬先赶回家里。

  他看见,佐助和艾尔芬正坐在餐桌前谈话,做饭的则是泉的妹妹。

  突然,鼬感到一阵寒战,有种被写轮眼瞳术盯上的感觉,立即警惕起来,可是不论是家里还是周边,都没有任何可疑的人。

  “佐助,听温卡说今天你在学校对同学们没礼貌了哦,是这样吗?”艾尔芬这时对佐助说。

  “别管啊,这种小事。反正很多人本来都背后议论我。”佐助一副不爽的样子。

  “被议论事小,可姐姐我还是希望你能用成绩说话啊,现在宇智波除了这个就真的一无所有了。”艾尔芬说。

  “我知道的,这种事。”佐助咬着牙,握紧了拳头,“我绝对要变强,要杀了那个人。”

  “葵姐么?”

  “为什么……我知道那人讨厌忍者,可就这,把我……我们的……呜,呜呜呜呜…………”

  (待续)

  :。:

看过《Re,骨傲天屠戮的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