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八十一章 鼬真传·血脉与未来

第八十一章 鼬真传·血脉与未来

  宇智波鼬当初下了灭族决定,自然会给佐助妥妥的后路,不让佐助了解到宇智波一族灭门真相。

  比如杀死可能带坏佐助的面具男的手段,就算佐助一不小心得知了真相,也能用止水留下的写轮眼【别天神】消除。就算他死了,也能通过带条件开启的【转写封印】发动。

  但是,没有用,佐助杀了他,然后从面具男口中得知了宇智波灭族的真相,杀死面具男的手段没有奏效,被【伊邪纳岐】轻易破解,【别天神】也因为佐助的固执出乎他的意料,没有触发开启【转写封印】的条件。

  佐助几乎要疯了,他帮助面具男的组织『晓』捕捉尾兽,期间杀了其他村子重要的人,然后着手毁灭木叶,被木叶的叛忍杀上门夺了尾兽的村子也不会善罢甘休。战争就这么爆发了,最后发展成了第四次忍界大战,生灵涂炭,在『晓』面前,各大忍村的忍者死亡数万,不少无辜的村落城镇莫名消失在了接连不断的尾兽玉之下…………

  鼬瞬间跪下了,冷汗滴落在地:“这……怎么,可能?”

  艾尔芬淡淡说:“爸爸的万花筒就是这能力,根据自己的知识、想要做的选择,预测不同未来可能性分支的梦之幻术,【月夜见】,虽然依赖情报,情报不足就会大大偏离,但果然还是很厉害吧。而爸爸另一只眼的术是【月读】,不久前我也用这个给一直身心俱疲的哥哥久违做了个美梦呢。爸爸很厉害吧,别说葵姐,哥哥要和认真的爸爸战斗,也是必败。可为什么爸爸隐瞒实力呢?因为怕大家仗着爸爸的能耐,按耐不住直接暴动了呢。本来哥哥要是按照爸爸说的去做,无血革命是能成功的。当然,哥哥要以不相信我和爸爸的话为前提就什么也不用谈了。要杀了我吗?哥哥。”

  说完,惨笑了一下,然后,她深深鞠下躬:“哥哥,拜托了,帮帮我。”

  “弄到村子的禁忌,是必须的吗?”

  “我稍微改变主意了。”艾尔芬直起身子,说,“漩涡鸣人的身份,知道吗?”

  “不知道,但多少有些头绪,要用他做什么?”

  艾尔芬眼珠转了转,叹了口气,说:“算了,是我失言了,哥哥你当做今晚的事情没发生就好,那个地方再留几天,之后拆了也没关系。”说完,她就走过鼬的身边,径直离开了。

  经历过之前的失败,鼬有些踌躇,他的目的一直都是尽可能保护村子和维护所爱之人,如果艾尔芬的行为没有出格,他就什么也不做。

  监视的第六日,装作残疾的艾尔芬“艰难”出门购物,借故去了一次学校。

  鼬正好顺便去暗中偷窥了一番他眼中可爱无知的佐助,给自己一点心灵慰藉。

  在训练课中,鸣人经常挑战佐助,鸣人体能天赋相当好,虽然佐助能够胜过鸣人,可在对练中却用出了基础忍术才得以取胜,看似年纪小小就用出忍术的天才,却也是说鸣人单单靠王八拳就逼得佐助使用基础忍术了。

  艾尔芬只看了他们一眼,就跑去隔壁班的训练场了。鼬注意到,艾尔芬的眼睛,有一瞬和人柱力安琪对了一下。恐怕是施展了什么幻术,让鼬判断有注意安琪的必要。

  下午放学,艾尔芬按照约定带佐助去宇智波训练场学习学校不传授的忍术。

  而安琪去找鸣人,说要看看鸣人的本事。鼬看过鸣人品行,知道他不喜欢和漂亮女孩子打架,作为小男孩倒无可厚非,可鸣人却兴致勃勃答应了,然后——

  打了一分多钟,鸣人就被安琪按在地上摩擦了。安琪平日一直保持着九尾半兽化姿态,打起来也像是野兽一样,这次更是狠狠啃下了鸣人胳膊上一块肉。

  闻讯而来的伊鲁卡大发雷霆,狠狠训斥了安琪一顿,一时间把安琪也弄得一愣一愣的。鼬判断恐怕是过去总是承受村民的恶意,在校期间也得到了不少善意,被大人以真正为她而好的严厉教育口吻说话还是第一次,要知道安琪的班主任现在对安琪是几乎无视的态度。

  在安琪一副“忍不住想上厕所”表情的道歉后,伊鲁卡便送鸣人去医院。鸣人虽然痛得流泪,却愈发给激起了好强心,真是乐观的人啊。

  当日傍晚,安琪拿着啃下来的肉跑去交给了艾尔芬,鼬在安琪身上发现的幻术才消失。一日都是让鼬难以理解的行为,想到那可能是只有看了石板才能理解的内容,鼬便暂时放弃思考,继续监视。

  当晚,艾尔芬再次去了南贺神社后面仓库的地下密室。

  那个地下密室,鼬早就更详细调查过了,如富岳说是做族人木遁移植手术的实验室。

  鼬无法理解里面的大部分东西,但对药物作用还知晓,也多少看得出艾尔芬把鸣人的细胞移植到自己身上了。从移植过程中,艾尔芬显露出来的躯体看,她的身体被木遁侵蚀的比例相当高,超过了一半。

  做完一切,艾尔芬离开仓库,对着空气说:“这里,已经不需要了。”

  “石板上所写,是血脉融合吗?”鼬开口发问。如果说宇智波斑当年要找初代火影千手柱间“借点东西”而大打出手,那多半就是木遁细胞、血肉、脏器之类;现在艾尔芬不仅有了木遁细胞,也拿了漩涡鸣人的血肉,漩涡一族和千手一族本来就是血脉上的亲戚关系,不取安琪大概是因为九尾。

  鼬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石板上有可如此解读的内容。”艾尔芬说。

  “之后呢?”

  “需要等结果出来,才有可能读出剩下的内容。”

  “为此,把自己的身体弄成这样,值得?”

  “这个啊?”艾尔芬垂下眼睑,轻抚了一下肌肤颜色深一块浅一块的不同细胞相互侵蚀角力的区域,“我曾经所受伤,不是假的,那些伤害是我自残以加大木遁细胞的比例和侵蚀,来增强身体生命力,又用特殊方法外部连接了八颗写轮眼,总算暂时平衡了,可这样下去我活不长吧,过几年我就去找姐姐和蛇叔,让他们帮我做最后的手术。”

  (待续)

  :。:

看过《Re,骨傲天屠戮的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