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八十八章 鼬真传·爱之根

第八十八章 鼬真传·爱之根

  当向日葵提出人与人之间无法理解、骨肉相残理所当然,希望佩恩准许解说的时候,鼬却突然插嘴:“那,我只要有机会就杀了你也是理所当然吧。”

  以他加入『晓』的表面目的,不偶尔流露一下对向日葵的恨意也不自然,只是碍于佩恩的能力才什么都没做,但一直在找机会的感觉,既然了解到佩恩不在意这点就可以做。鼬基本是个淡漠的冷面帅哥,毫无语气的话语配上写轮眼瞪视,不得不说很有一副心底积蓄隐藏着仇恨的阴暗模样。

  佩恩无视鼬的挑衅:“说。”

  向日葵要说的就是人与人之间果然是无法真正理解的,表面上看起来相互理解的亲人朋友也只是潜意识被理智的表意识压制了而已。

  向日葵为了客户的需求,【幻术·黄粱一梦】第一步首先用幻术套出某个小国大名的深层意识,还没开始让大名“美梦成真”,顿时已觉得这人该碎尸万段了。

  相互理解有时候是很容易的事情,不用说太深层,光是稍微表层的意识就足够了,比如国家大名认为自己就是法律,民众都该遵守吧,民众肯定能理解的对不对,既然做着大名有时候搜刮民脂民膏也是正常的,民众肯定理解的吧。

  嗯,民众非常理解,所以他们在忍受不了后,想冲进大名府里把你碎尸万段也是理所当然的,在某些想要趁机夺取国家的暴动组织煽动下马上付诸行动,因为当大名实在太爽了,之后只要稍微把剥削行为稍微降低一点点即可获得感恩戴德,权利依旧拿大头,现任大名肯定能理解的吧。

  没错,大名非常理解,所以雇佣了保镖,准确来说不是保镖,而是【黄粱一梦】的执行者向日葵,大名死了不就拿不到合法报酬了吗,直接一个【土遁·肉夹馍之术】把暴动组织连同刚好处在施术范围内的民众一起变得馍中之肉了。但事后那位大名被花藤吊在房里直到愿意追加保护费为止就是了。

  不过,因为和向日葵组队的是儿时饱受战争之苦的小南,在那个委托完成后,对人心有些在意,拜托向日葵从民众一方做些同类调查。谁知也好不到哪里去——

  比如某人觉得邻居的老婆很不错钱很多,虽然不会做过分的事情,毕竟犯法的事情做了是得付出代价的,可脑补下绿了邻居卷走女人钱财肯定能理解吧;邻居心里想若有那种事,虽然知道该走法律程序,可心里想给人剁了那也能理解吧。已经相互理解啦,若把这些理解表露出来,本来和睦的邻里关系也就血溅五步了。

  顺带一说,以上经调查是普遍现象。之所以少有显现,就是因为有着执行力强的规矩在束缚着人类。

  鼬:“也就是说,人,不存在爱吗?”他自然不会接受。

  向日葵:“我愚蠢的弟弟啊,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存在爱了。把人的面具全部剥掉,爱可是生物延续的必要存在哦。”

  这也很简单,抛去理性,对人类来说,爱就是为了种族延续存在的促进繁衍后代的行为,或者处于种族自我保护对外界的防备产生的抱团御外行为、争夺生存资源行为,以上就是男女之爱和家人之爱最基本的形式。没有前者,就容易绝后;没有后者,就容易被外部因素消灭。

  两种爱改变、放大。为了心爱之人的争端,为了利益的争斗,就这么爆发了。

  但斗争又有可能会让人失去重要的人、损失利益,也就是失去爱,所以人的理性一面会制定规矩。拥有强大执行力的规矩,一旦为了爱触犯外界因素或规矩,会失去更多,产生痛苦,所以有遵守规矩、和外界和睦的必要。

  当然前提是一旦逾越必然会付出比遵守规矩更大的代价才行。

  比如初代火影坐镇时期,为什么战争打不起来?就是初代太强了,挑战必输啊,百分百什么好处也得不到,只会带来痛苦。

  “明白了吗。”佩恩正打算借机向这个人心各异的叛忍组织宣传一下自己的抱负,“人心是丑恶的,只有连生命本身都畏惧的痛苦和死亡能约束人心,让世界感受痛苦,以力量震撼凡人,才是实现和平的唯一手段。”

  而在『晓』最深层内部还有一个“月之眼计划”,是让所有人活在美梦中根据各自无法妥协的欲分别享受满足人生的计划。向日葵的【黄粱一梦】颇受欢迎,让佩恩觉得那个计划也相当可行。

  他对向日葵十分赏识,忍者多没文化,能把他的梦想以理论分析如此透彻还是第一个,让他更有信心走下去。

  而做听众的鼬,怎么感觉这个梗很耳熟呢……哦,艾尔芬不是在村里做这工作养家的吗。看来那受影响真的很大。

  这个有必要和村子联络一下,虽然不觉得忍者会被这小把戏坑到,可木叶村的经济还是很依赖容易被坑的普通人的。

  不论鼬的想法,蝎有话要说:“所以,只有傀儡才是最值得信任的。”

  大蛇丸:“哼哼,人心的阴暗是可以利用的东西,只会用傀儡的家伙看来是害怕了啊。”

  蝎:“你这家伙,找打是吧。”

  大蛇丸:“正好,首领现在和小南分开单独行动,不如我和首领组队如何?”

  玩儿生物学的大蛇丸和玩儿傀儡的蝎尿不到一个壶,早就想换队友了。而且他认出佩恩和小南是过去战争他们“木叶三忍”在雨隐村大战山椒鱼半藏后遇到的三个孩子之二,不知为何佩恩还有了轮回眼,感叹命运捉弄人的同时,好想研究下。

  “你这家伙,不把我放眼里!”蝎怒不可揭。

  佩恩扫了只剩几人的幻象,说:“『晓』需要新成员,等找人来了,再讨论这事。”

  向日葵打趣道:“需要发布招聘启事吗?”

  佩恩:“别急,各自的搭档都有人选。绝、大蛇丸、蝎先单独行动。”

  那是面具男宇智波带土早就留下的备选人物,还有佩恩自己看上的人物,容易接触的就去接触下好了。

  (待续)

看过《Re,骨傲天屠戮的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