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一五一章 二柱子还是叛逃了

第一五一章 二柱子还是叛逃了

  佐助多少感觉到宇智波灭族有些蹊跷。

  对于佐助的疑问,团藏是这么解释的——

  “月葵是大蛇丸的助手,为了灭族,月葵偷偷借着大蛇丸研究的关系偷了不少禁术。仅是如此的关系。也正因为月葵那一夜使用了禁术,才让大蛇丸的研究暴露的,其实大蛇丸有不少研究对村子有益,无奈三代目不允许,我对此也十分遗憾。”团藏的解释七分在理,佐助一时也没办法再说些什么。

  就算佐助再问些什么,团藏最后也都能用当时是三代火影执政和他无关堵住嘴,反正已经死无对证了。

  末了,佐助说:“够了,你白天那句话,就是希望我得到力量吧,那就给我吧。”

  “想清楚了吗?佐助。”团藏笑了一下,站起来转而严肃道,“不管大蛇丸研究禁术目的何在,哪怕他确实和木叶村还有某种联系,他明面上都是村子的叛忍,要是去找他的话,你也会成为叛忍。而且,要是大蛇丸心中的天平向那边倾斜的话——无论如何,月葵都曾经是大蛇丸的助手。”

  “无所谓,待在村子里无法让我杀了那个人。而要是大蛇丸还倾向那个人的话,”佐助也是一笑,“火影大人你就不会对我说这些事情了。要是他有那个人的消息或情报,那更是求之不得。”

  “好,今晚你就动身前往国境塔,剩下的我会安排的。”团藏说完,便重新坐下接着办公。

  “等等,你还没告诉我你的目的何在呢。”佐助得寸进尺道。

  “不管你信不信,”团藏说,“你见过了吧,村子的人柱力。虽然我在管教她,她的实力和做派你也看到了,如此肆意使用九尾力量,或有暴走危险,我可不希望村里的炸弹变得随时会自己爆炸,原本宇智波一族的力量达到极致便能够控制尾兽,然而如你所见,你们一族剩下的人已经失去志气了。虽然考虑过靠身为人柱力同族的鸣人的阳光来管束,可是——你懂的吧?需要备用手段。”

  “哼。”佐助表示不屑,鸣人确实够阳光的,但这样下去,鸣人岂不是…………

  佐助正要离开,团藏却头也不抬地叮嘱了一句:“离开前,可不要再和同班和家人碰面,理由不用我多说吧。”

  佐助当然明白,一方面可能让他的决心动摇,虽然他并不担心这点,可被其他人看出什么端倪说不定会碍事。

  可是,出远门不好好准备一番根本不可能,至少得做足A级任务的准备,回家是必须的。

  “去哪里?”艾尔芬靠在门上抱着胸问。

  准备好行装的佐助抑制住心情,面不改色从艾尔芬身边走过,只说了个词语:“特殊任务。”

  “看着我说话。”艾尔芬转身说。

  没办法,佐助转过头盯着艾尔芬的眼睛说:“我说了,是任务,已经做不了忍者的姐姐就别管了我。谢谢这些年你对我的照顾,在任务中的话,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艾尔芬沉默了一会儿,合上眼,转身回到房里:“走好。做任何事情都要冷静,佐助。别冲动,别再因冲动失败了,让我不得不给你垫付那长长的账单。”

  佐助松了口气,又有些惘然,总觉得姐姐好像看出了什么,她这么让自己离开,让他感觉姐姐就像是甩掉了某个包袱后如释负重一样,这正好,这样他就不必对这里有什么留恋了。

  他来到木叶村门口,打晕了倒霉的村口门卫,刚走出村子数米——

  “佐助,这么晚不惜如此也要出村,到底准备去哪儿啊?”卡卡西站在村口外十多米的位置,看似打着哈欠和他说话,但佐助还是看得出卡卡西就是临战状态。

  卡卡西活到现在,受到的接连打击已经够多了,精神变得和咸鱼一样了。

  他实在不想相信自己和父亲热爱与奉献的村子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可从父亲和父师母的死亡却让他感情上很想相信那是真的。因为逼死父亲的是村子的人,控制九尾害死师父师母的是宇智波的人。

  然而,卡卡西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孩子。虽然因为向日葵的惊天爆料多了块心病,让他纠结了好些时间,可看着日益繁华的村子和孩子们,就觉得自己找不到逃避当下的借口。当了两天咸鱼就继续作为上忍披挂上阵了,只是在村子政治方面他真的只能咸鱼了。

  现在看佐助的样子,该不会对宇智波灭族真相的那个可能性…………

  佐助说:“卡卡西老师,我很感谢你对我的教导和照顾,但是,在村子无法实现我的目的。”

  卡卡西暗道佐助没知道还好,那个“真相”不管是真是假,以村子的角度来说是真的见不得光。

  卡卡西一只手突然晃了一下,佐助一惊立刻开启写轮眼,才发现自己已然给捆得结结实实。

  “好快!卡卡西,你干什么!”

  “不这样,你就逃了吧,我可不能看着可爱的弟子误入歧途啊。”卡卡西说,“佐助,我活得比你久,你这样的复仇者我见多了,他们都没什么好下场,为了复仇,连本能守护的东西都丢了,就算报了仇,留下的也只有空虚。想想吧,你不是还有家人和同伴吗。”

  不说还好,佐助听了更加咬牙切齿:“少用这种语气!你也不是在那个人面前眼睁睁让她把我的族人劫走了吗!有本事你让我把你的家人队友都杀了,你再来跟我说这些试试!”

  卡卡西语气变得更加慵懒了:“阿,你要这么做也可以,只不过……那些人早就——都死了啊。”连回来的琳都是一具能动的尸体,无误。

  佐助一时间哑口无言。

  卡卡西接着说:“只能确定,你我都是很不走运的人,但是,我们不是还有同伴吗?”

  佐助低头沉思数秒,抬起头,说:“或许是如此,但是…………”

  按照团藏的说法,以后鸣人肯定和他越走越远,雏田对鸣人的心思只有鸣人那个愣子看不出来,不论心还是实力,都不是要离他而去吗?那还不如早早斩断这一切,让他专心复仇。

  (待续)

看过《Re,骨傲天屠戮的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