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一九零章 兄弟,共斗!

第一九零章 兄弟,共斗!

  浦式又射出几根黑棒,完全禁锢了鬼鲛,就将目标对准了也被吹飞到了远处的鼬。

  一时无法用鲛肌修复伤口的鬼鲛昏了过去,鼬只得继续以宇智波压箱底的招数【须佐能乎】迎战。

  黑白的鸟人绕着赤红色巨人不断碰撞交锋。

  鼬感到这样耗下去自己会输,得找机会带上鬼鲛撤退才行。

  天上,桑妮重新用【镜世界[Mirror  World]】隐藏了存在,俯瞰观战。

  某时,她接到了玛莉的联络。

  【什么?玛莉你说那个鱼篓有些怪,最好找机会抢过来吗?我早试过了,人家一个念头就能召回去,除非使用封印术。给我详细解释一下啦。】

  【桑妮,我的眼睛能够看透精神哦,虽然依我与目标精神力强度而定,可我能看得出那个鱼篓中有个酷似大筒木的精神,能称之为灵魂吗?】

  桑妮想了想,顿时一拳拍在手掌上。

  【原来如此,他刚才说了大筒木乙姬,在鱼篓里吗,他刚才还想吃了鱼篓,是和吃桃式一样的增益buff吗?】

  那可真的不能再给浦式增强的机会了。

  现在那两人都看不见桑妮,正好下手。

  她一个俯冲,飞到浦式身后,趁浦式一拳打在鼬架起防御的【八咫镜】两者相互分离的瞬间,一脚回旋踢把他腰间的红光鱼篓踢向鼬。

  旋即顺着回旋方向对着浦式腰间就是一记肘击。

  “开玩笑吧?”桑妮原本可以打得浦式满场“跳舞”的攻击居然只是令他身体微微下沉。

  “找到你了,毛贼。”浦式打不到桑妮,可他拉开了点距离,在手中凝聚了一个黑色晶体一丢,瞬间爆裂,烟尘漫开。

  “那是什么?”

  看起来朴实无华,可大筒木知道自己的情况依旧这么做,桑妮不敢大意立刻远遁,抬手自天空降下魔法——

  “【魔法三重最强化·灿烂光辉[]】。”

  从天而降如同轨道炮的光柱,用得好便看不见魔法发射源头,只不过攻击范围只有从垂直到近乎垂直的柱状区域是个极大局限性——

  果然被躲开了。

  不仅如此,波及黑色晶体爆裂范围的光,全部停滞在了那里,光停滞了是什么光景?意味着什么?不是不能猜想——

  “时空禁锢?!被打中一下就完了。不过看起来速度很慢,是个人都能轻易躲开,所以都没怎么用过吗?应该只是用来囚禁犯人一样的能力吧。”

  这时,浦式发现自己的红光鱼篓失去了联系,扭头一看,原来是被鼬的【十拳剑】封印了。

  鼬当然不会放过能够破坏敌人强力武器的机会,不是吗?谁料红光鱼篓硬得很,砍不动,只能封印了。这一封印才发现了问题——查克拉消耗严重,感觉封印不了多久,这绝不是单纯盛放查克拉和忍术的容器!加上之前的战斗消耗不小,【须佐能乎】再过不久要消散了!

  “魂淡,还给我我我我我我!”浦式失控般地爆射向有些脱力的鼬。

  就在这时候,他脑袋旁边出现了一阵旋涡空间扭曲,佐助一个飞冲肩把浦式扑到了一边,又一脚踢飞。

  “你是?”鼬散去了【须佐能乎】节省瞳力和体力,问。

  “某国接受任务除掉这些人的忍者。请原谅无法透露真实身份,但目标相同,我觉得可以联手。”佐助说,他不让其他名义上有木叶村人身份的妖精出来和鼬碰面,因为立场上会让聪明的鼬想到什么不该想的,他和小时候体型大相径庭,可以顶一下。

  “你,知道他们的目的吗?”鼬问。

  “难以言表,可我知道一旦被他们得逞,忍者世界便没有未来。”佐助说着,抬头看向空中,“躲在某处隐身伺机行动的人也没意见吧。”

  桑妮抄起手,咧嘴笑了:“我实在不知道怎么配合忍者战斗啊,刚才看着他们对轰我也只能干着急。真是遗憾,我没有艾尔芬这么小心眼,来串串主教帮帮你们也行,好好感恩吧。”

  也不管两人怎么想,她朝两人伸展双臂张开双手:“【天界灵气[Heaven  Aura]】,【神域加护[Sanctuary  Protection]】,【铠甲强化[Reinforce  Armour]】,【增强高阶臂力[Greater  Strength]】,【增强高阶敏捷力[Greater  Dexterity]】,【高阶幸运[Greater  Luck]】,【增强高阶生命力[Greater  Maximize  Life]】,【生命力持续回复[Regenerator]】…………”

  鼬活动了一下手脚,说:“这是……”

  即使他在知识上了解医疗忍术一些做法能够起到类似强化身体的效果,但这效率恐怕达到医疗忍者的影级了吧?

  并无很多时间给他思考,刚刚被佐助偷袭打飞到一边的浦式回来了。

  “杂鱼真是一个接一个,好烦!去死吧!”重复着毫无意义的话语,他翅膀一扇又一次攻了过来。

  “上了!”佐助握紧草薙剑附上雷遁查克拉,一马当先冲上去和浦式打了起来。

  “那个架势,难道——”鼬不知道未来佐助会如何发展,可含有自家套路的体术还是看得清清楚楚。

  可是这样正好,他就知道该如何配合了。因为桑妮施展的各种加护,他自觉原本被伤病侵蚀拖累的躯体得以好好发挥实力。

  于是鼬也拔出苦无,附上查克拉提升强度和锋利度,跟上配合着佐助的步伐夹击浦式。

  不远处的石头后面,又有一个空间扭曲出现,博人和堇也被【神威】抛了出来,或者说是他们也担心外面的情况,没打算自不量力参战,但总得看看。

  “哇,好厉害!”博人暗叹,“还有人能和佐助先生配合得这么漂亮啊,那个鸟人是浦式?给打得节节后退,就像老爸和佐助先生对决桃式一样。那和佐助先生配合的冷面男是谁啊?”

  “那套衣服和眼睛,只可能是『晓』的宇智波鼬吧?”堇低声说,“佐助先生的哥哥。可是他的履历不是……现在的佐助先生到底是什么心境呢?”

  她和向日葵聊天中提过“宇智波月葵”仅仅当做刺杀三代火影通缉犯对待,那么灭族的主犯呢——自然已经回到真正主凶身上了。她的时代中,只要愿意查历史的话,就能知道宇智波鼬是灭族元凶。

  (待续)

  :。:

看过《Re,骨傲天屠戮的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