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二百章 鼬真传:别友访亲

第二百章 鼬真传:别友访亲

  在鼬告诉卡卡西『晓』总部在雨之国的时候,卡卡西心里颇感意外。

  因为雨隐村可是一个抵数个影级的山椒鱼半藏统治,很难想象他会容下『晓』这钉子在国内。

  可这样一来却解释通了一些事情。接管火影职务的他知道半藏和团藏关系不错,却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而且派去给雨隐村送出考试邀请函的忍者,发现那里排外比过去更加严重,也没能见到半藏,显然村子在隐瞒什么。之后安排的潜入活动也失败了。

  卡卡西问:“那,不久前自来也大人和我说过『晓』可能在雪之国的情报,你觉得如何?”

  鼬又补充说:“『晓』首领本来想要借助协助雪之国的风花小雪公主上台借此在那里布置虚假总部迷惑我们,可我有一个在『晓』中作为忍者失格的姐姐。”

  卡卡西:“月葵告诉你的?”

  鼬:“不,是她在那次会议上几乎用开玩笑的口吻提出拍电影有关委托的好处,然后被首领采纳了。以上是我用一系列零碎的只言片语推断的想法。”

  卡卡西:“……总之,你的情报我收到了。抱歉了,鼬,村子欠你太多了。”

  鼬沉默一会儿,摇了摇头,说:“不,我也只是在为我当初自以为赎罪罢了,六代火影大人,虽然感谢您一直没有直接过问,但葵姐她向您坦言的真相,虽有所隐瞒,但她所言之事都是真的。这次来,我是来向您道别的。”

  卡卡西:“要了断赎罪吗?亦或是——”

  鼬:“『晓』募集资金的阶段接近结束,因此葵姐失去了必要价值,而她不紧的口风却是个隐患,因此首领同意了我向葵姐‘复仇’的要求。这次离开后我就会去杀了她。”

  当然这只是表面说法,鼬不认为佩恩会因那种理由促成他和向日葵见面,他对状况心知肚明,但能利用的状况当然要利用。

  至于已经被彻底击败过一次的他到底哪来的信心,则另有秘密,和任务无关,所以他没说更多。

  卡卡西面罩下的脸阴沉着:“……然后你打算让佐助知道灭族‘真相’,让他杀了你,这样就能让‘真相’下更令人绝望的真相永远埋没,对吗?”

  鼬一时间沉默了。

  他心存死志,作为一个合格的影帝卧底,自信可以维持目前的身份一直到死,将所有秘密隐藏。可前提是没有其他人之情,那一夜他被击败后,一切大前提就全没了。

  他这几年看清了更多社会体制是给普通人和忍者带来悲剧,了他的理想在踏出灭族一步后便已经毁在了自己手上。他也曾试着假设,协助父亲提出无血革命,扶大蛇丸上位,现在的木叶是什么样的,要是能度过抚内安外的难关,大概木叶会成为一个科技和实力都领先一筹的村子吧,当然得忽略一些科研中产生的伦理人道问题。如果不是他和族人的疏远,父亲还很支持他成为下一任火影的,到那时的话……可惜,没有时光倒流能力的他再无机会。

  那么,至少作为忍者要更有意义地死去。

  因为某些人口风不严,鼬不得不来找站在了木叶村权力人望巅峰,又曾是他敬重前辈的卡卡西帮忙打掩护。

  卡卡西知道鼬默认了,也知道他想拜托自己的事情。道理都懂,哪怕从良知角度有些地方不好接受。

  没再有更多话语,与卡卡西碰面的鼬就化作乌鸦消散了。

  “果然是分身吗。”卡卡西心中叹了口气,假设做得到的话,他真的想要找到更加两全大家都能善终的办法。当然,他没天真到相信真的做得到那点。

  ……………………………………………………

  宇智波一族在木叶村建立前自然不在那个地方生活,理所当然有着其他族地据点。

  在这个时代或许称为遗迹更合适。

  就像是大型教堂一般的圆顶建筑中,向日葵十分淑女坐姿地缩在一个花了几秒钟擦干净的旧石椅上,和站在门口的鼬一动不动地对视着。

  一边墙壁上,半黑半白的绝正露着半个头看着。

  白绝十分懵逼:“虽然是我们把鼬‘叛变木叶’的实际情况透露给长门促成他们来此决斗的,可这要什么时候才动啊?”

  黑绝则说:“这是幻术的比拼。”

  鼬和向日葵确实在对幻术,可他们并没有马上在幻术中对战,幻术空间是和此处一样的房间,没有任何会对精神有杀伤性的东西,不如说向日葵还在悠哉地边喝茶边说话。

  向日葵翘着二郎腿斜靠在石椅上,一手拄在扶手上撑着脸,另一手拿着茶杯,边喝边说:“我愚蠢的弟弟啊,你该不会看不出来,这是首领让我来杀你的布局吧?还真敢来啊。难道你觉得团藏死了我还会按照他说的和你联合对付『晓』?就算假设我可能会输吧,可要知道,现在佐助已经从蛇叔那里跑出来来找你了,哪怕我侥幸输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肯定会被佐助杀掉的呢,知道了真相的佐助肯定会在之后报复木叶村的吧。”

  鼬则依旧是高冷的模样:“葵姐的想象力还是那样丰富啊。”

  向日葵:“我倒是不记得有对你展现过什么想象力。”

  鼬:“不论是靠随便胡诌应付我的修行,才造就现在的我;还是用明明可以在忍界做出大布局的【黄粱一梦】给人做安眠,都需要相当的想象力。”

  向日葵不爽地嚼了一下茶杯,说:“你在说我是笨蛋吗?”

  鼬一时合上眼:“并没这么说。只是,你的眼睛到底能看到多远呢?”

  “嘻嘻,大概两公里?比起这个,鼬你的眼睛近视多少度了,你我如此近,可你连我的脸都看不清了吧?毕竟你没得到保持万花筒瞳力的手段呢。”

  尽管曾用一瓶恢复药换了一对大筒木的金眼,但那药可没有治病和治残的效果。

  鼬虽不动声色,可还是愣了一下,才开口:“嗯,没错,葵姐就是这样的人。”

  居然只看到字面含义什么的。

  (待续)

看过《Re,骨傲天屠戮的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