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二零三章 伊邪那美

第二零三章 伊邪那美

  鼬的战术判断和诡异,让向日葵感到棘手到了极点,过去完胜过鼬的信心已经不复存在,被胆寒替代。

  在毫无信心的驱使下,她再次展开【完全体须佐能乎】,哪怕鼬还是取巧在其脚下制造烂泥地让其打滑,也毫无作用。

  于是,向日葵以碾压态势一击让鼬灰飞烟灭。

  这次她警惕了好一阵,确认真的没动静后,才解除【完全体须佐能乎】,没有原地降落,而是直接飞走了。

  “诶?为什么好像在同一片区域打转?”

  向日葵发现自己飞不出这片宇智波过去的族地。

  困惑不已的她确认了好几次,没发现自己中了幻术,在空中确认不了更多,便降落下去,看看是不是附近有什么可以迷惑路人的结界术式。

  谁料,鼬不知从哪冲了出来,一把抓住她的手,又一个翻腾转体像是跳街舞一样连踹了她几十脚,然后开启赤红【须佐能乎】以【十拳剑】一剑砍来试图封印。

  向日葵一个激灵瞬移来到了数十米外,来不及在意一块含有团扇族徽的断壁倒在了旁边,尝试以其他属性反击:“【水遁·爆水冲波】!”

  鼬翻身一跃,双脚运起查克拉如同冲浪一般朝向日葵冲来,未见结印,他身边即刻一道道螺旋水柱升起朝向日葵反击而来:“【水遁·水牙弹】。”

  这次向日葵吸取了教训,缩小视界,不看鼬操控的所有水弹。

  不看怎么应对?

  “【火遁·豪火灭却】!”

  当然是直接采用大范围的无法别攻击,如此大型的火遁足以将鼬贫弱的水遁全部蒸干。那水遁看起来是操控的,那就使用【栲幡千千姫】反噬鼬——

  “额啊啊啊啊啊!”向日葵发出了一声惨叫,身上出现了几片灼伤,还因为被反噬吐了口无色血液。

  鼬操纵的水本来就是利用向日葵自己的水遁操作大而粗糙,强行以自己查克拉介入反控微量的部分,在水弹与火接触前一刻,鼬解除了控制,将操控权还给了向日葵,于是让向日葵来了手自己打自己。

  向日葵一边给自己施展治疗魔法,一边试图稳住身体,突然看见鼬身形一晃瞬到了自己跟前,一脚将自己踹飞了出去。

  一阵天旋地转中,向日葵感到这场景更熟悉了。

  似乎因为这个破绽,鼬完全掌握了战斗主动权,接连发起的攻击让向日葵的身体变得千疮百孔,仓促的反击却难以奏效。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又双叒叕给【月读】迷惑了。

  “不会吧,鼬哪来这么多瞳力?普通万花筒这么使用还没瞎?【别天神·光芒】!”

  挣脱了幻术的向日葵更加害怕了,绝对要把鼬挫骨扬灰才行,立刻开启【完全体须佐能乎】,一剑一剑砍下去,还是不放心,金红色巨人抬起脚,朝感觉中的位置猛地一踏——

  “噗!”踩进烂泥里,让向日葵操纵的巨人险些滑倒。

  不是在意这小细节的时候,或许鼬的瞬身和分身欺骗性太强,继续攻击,直到她把这一带变成了盆地。

  “这次,总该没问题了吧?”向日葵哪怕查克拉和瞳力有办法快速回复,也是真的心累。

  她令巨人消散,降落在盆地中央,“呼呼”喘着气。

  下一刻,她几乎要崩溃了——

  “为什么你还活着!人类啊啊啊啊啊!【水遁·螺旋丸】!”已经直接把鼬的种族名都尖叫出来的向日葵,手中蓄起一颗湛蓝色丸子,回身朝飞奔而来的鼬轰去。

  鼬抓住了向日葵的胳膊,一个翻身撑在她身上,将向日葵手中的丸子按在了地上,白白轰出一个大坑的同时,如同跳街舞般踹了她几十脚,又要用【十拳剑】砍她…………

  “难道……”

  向日葵几乎连滚带爬狼狈回避,之后躲开险些砸中自己的带团扇族徽的断壁。她回忆起了几个细节,尽管不同但鼬有些东西维持着规律:街舞无影踢→十拳剑→族徽断壁→月读→踩到烂泥,周而复始。

  “难道,这是,啊啊啊,我居然……啊啊啊啊啊啊!”向日葵知道这是什么,情报中这个很有名,划重点做好笔记的内容,绝对不能中的术之一,绝望的她抱住脑袋大叫起来。

  “看来,你知道这个术啊。所以,这就是你的弱点——”

  “【全种族迷惑[Charm Species]】。”向日葵用精神系魔法强行安抚精神,顺着这个声音唤出花藤捆住了鼬,然而那是替身的木桩。

  “——【伊邪那美】。”鼬接上的声音,出现在了反方向。

  向日葵当即回身,对着方才借替身术珊瑚瞬到视野死角的鼬发动【集团全种族控制[Mass Terminate Species]】。

  “这个是预防【伊邪纳岐】反悔,名曰决定命运,实际上是让受术对象陷入死循环,不接受真正的自己就无法自拔的术吧?用在我身上你想干什么!”她喊。

  然而被魔法笼罩的鼬化作乌鸦散开,其身形陡然出现在向日葵身前,一脚踢飞了她。

  “掌握你命运的,是我,宇智波鼬。但决定命运的,是你自己。”

  “住口!别跟我说这些除了装逼毫无意义的!想杀我就快杀了我啊!”向日葵整个身体毫无防备地朝鼬冲了过去。

  “说到这点,葵姐过去也不是如此对我的吗。”

  “大人教育孩子,有时候不就是把自己也不一定理解和接受的得了但无疑能作为知识的东西告诉孩子吗!”

  “正是如此,所以,我们之间,我们与父辈之间,会有无法相互理解和认同的事情,会出现那样不可调和的分歧。”

  紧接着她就被他“噼噼啪啪”一阵体术吊打。

  痛得要命,HP却不减,又双叒叕是【月读】的循环部分。

  “啊,啊啊……为什么,不杀了我?”向日葵不知所措。她刻意换了打法啊,为什么跳过部分继续循环了?这也是可控的吗?

  鼬看着躺在地上痛得哼哼的向日葵,淡淡说道:“杀了你,然后用【伊邪纳岐】或类似大蛇丸的禁术复活吗?即使如此也没意义,【伊邪那美】即为此而诞生。”

  (待续)

看过《Re,骨傲天屠戮的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