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二六八章 傀儡的自我

第二六八章 傀儡的自我

  药师兜据点——

  “什么,你打算要赤砂之蝎?”兜对找他的向日葵的要求有点意外,蝎的实力虽然不错,可应该没有向日葵看得上的地方吧。难道是为了对曾经那个用其身体做的傀儡做些什么?

  “就是这个的事情啦。”向日葵拿出自己身体做的傀儡在他面前晃了晃。

  兜都忍不住诡笑着提醒一下了:“你还真是信得过我啊,要是换一个『晓』成员来,恐怕交涉就会略显复杂了。”

  “在下就是为这个存在的。要是你敢有什么小把戏的话,在下的刀可就——”向日葵身后不远处的卡琪诺手指微微将太刀卡出一点,发出“咖喇”的清脆声音。

  向日葵抄起手仰起头道:“请理解为我对现在的自己的信心,就算你想操纵蝎突然袭击我,把你控制【秽土转生】的咒符插进我脑袋里,也控制不了我。”

  “哼,反正没坏处,就答应你好了。”兜同意了,反正无论如何都是增强总战力的行为,这颗棋子他也随时都能召回,没差。

  正好他也能透过蝎的眼睛看看向日葵要做什么,虽然向日葵心态有时候起伏不好,可并非没有可学习之处。

  ……………………………………………………

  “原来如此,你也想成为傀儡化的人吗?”蝎眼睛在向日葵和向日葵傀儡之间扫了几下,微笑道,“终于你也愿意认可我的艺术了啊,我现在是【秽土转生】之身,施术者让我听你的,我无法不答应,可你的身体也是这样吧,一旦受伤就会自动回复的不死之躯,可没办法做改造啊。”

  “没关系,这个我能控制。”向日葵淡淡摆摆手。她用的是【木遁·转生术】,原本就是植物诞生妖精的她控制构成身体的植物再生速度轻而易举。

  实在不行也能用封印术控制查克拉流动来暂时限制回复,改造结束后重置一遍转生术就行了。

  蝎便点头答应了:“我明白了,待会儿请务必将那个方法告诉我。”

  他现在获得了近乎完美的不死之身,可身体内没有武器,作为傀儡师的不善近战弱点又回来了,所以他得设法再次去掉这个弱点。

  “好的,成交。”向日葵有点小兴奋地笑着握了握蝎的手。

  自从为了逃避【伊邪那美】以此形式舍弃原本的躯体复活,向日葵就感到自己一部分力量消失了,简而言之就是并非全盛,【须佐能乎】都用不出来,还失去了成长可能性,所以非得取回部分自己原来的身体关键处不可,哪怕那部分身体被做成了傀儡。

  改造手术不可能让向日葵保留意识,她的意识陷入了混沌,外部全靠卡琪诺站岗盯梢。

  这时,向日葵竟感到自己回到了那个无限循环的幻术空间——

  她一次接一次被鼬打,然后打倒鼬。

  鼬:“我不仅对你抱有家人之情,也对你抱有理解与对立。你心里应该是最清楚的,你一直戴着面具生活着,就像我一样。结果,根本不知道到底是何许人也。”

  这让向日葵愈加心慌,自己作为妖精的真身被发现了?

  然而并没有,鼬的世界观中没那知识,便无法将其认知为事实。

  真正的宇智波月葵,身负部分白眼与写轮眼的混合血继限界,被家人给予了爱与期待:“成为优秀的忍者吧。”

  然而——

  “对不起,我什么都做不好……可我会好好去做的。”

  “对不起,对不起……别拋弃我,我会好好办到!所以别抛弃我!”

  最后没能回应期待,连爱都失去了的月葵,逃避了战争中作为忍者的一切,哪怕逃过了战争,也被因战争失去了爱而黑化的宇智波带土杀死了,代替她走上舞台的是向日葵。

  向日葵自作为妖精诞生了自己的身体和自我意识起,就被克劳恩皮丝给予了厚望:“去探查龙族的(始源)魔法,好好提升等级吧。”

  她努力了,努力后让克劳恩皮丝失望了,始源魔法没学会,等级提升也耽误了。

  克劳恩皮丝是她的创造召唤主,可她竟然连打杂做不好。

  向日葵和月葵很像,但和月葵不同的是,她没有逃避,或者说,逃不了——

  “不必这么紧张的,马上结束。”克劳恩皮丝笑着把她灭了,重塑了一遍,轻易就把她没能提升的等级给提到了光之三妖精之上,还在她的人格中注入了新的东西。

  向日葵十分了解自己的一切,连同被注入的新东西一起作为自己的今生的准则。

  她在型月世界经历了一系列意义不大但足以让克劳恩皮丝正视她的事情后,才正式戴上了月葵的面具。因为精神特性很像,所以作为“月葵”也一样了解着自己的一切。如果月葵得到了向日葵所有知识和能力,做出的选择不会有第二个。

  而向日葵也一度作为“人类”重拾起了爱的感觉。

  然后,在面具被揭开一半的时候,这份“爱”也毫不犹豫抛弃了。

  她的人格中被注入了对克劳恩皮丝绝对忠诚,让她神魂俱灭,哪怕悲惨、害怕到了极点也会去执行,就像人类不会对呼吸抱有疑问一样,何况只是丢掉一份“爱”?

  她的任务是得到那混合血继的力量,暗中协助、掩护其他同胞拿到这个世界的强大力量。哪怕她心性不足,破绽百出,也会忐忑并尽全力。

  向日葵十分了解这点。

  鼬:“了解并不意味着能够做到一切,让自己变得完美,而是弄清自己能做到与不能做到的事,蛮干绝无善终。”

  向日葵:“别说这么好听,我愚蠢的弟弟,这和遇到困难害怕退缩仅一步之遥。罢了,确实放弃困难的事情才有更多精力去做到能做之事。”

  鼬:“不,正因为接受不完美,才会去设法弥补不足,同时这也是为了让自己不要轻视自己能够做到的一切。想要知道自己是谁,就要正视和承认真正的自己。我就是因为没做到这点,才对别人说谎,对自己说谎,欺骗自己。不能认同自己的人,注定失败。就像曾经的我一样。”

  向日葵:“先不管聪不聪明蠢不蠢了,我只感觉现在你好烦耶。说话能不能接地气点?”

  (待续)

看过《Re,骨傲天屠戮的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