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二八四章 鼬是所有组织的二五仔

第二八四章 鼬是所有组织的二五仔

  水门的飞雷神苦无击中了长门,却来不及扩大伤害制止长门行动,也扩大不了。

  他被【修罗道】的机关铠甲卡住,长门用【人间道】的力量抓住了他的灵魂!水门的灵魂被长门抓住,一时无法用【飞雷神之术】脱离,否则可能会把自己的灵魂拼断。

  “水门!”玖辛奈失声叫了起来,但身体刚刚给长门轰烂了,正在修复中,无法起身救援。

  “父亲!你这魂淡!”鸣人见到水门被长门抓住试图抽取灵魂,激动得顾不上中了病毒的身体开始变得疲倦,形同瞬身地冲到了长门跟前,一拳轰向他的身体。

  这无脑猪突结果又被常人看不见的阎魔王抓住了。

  趁此机会,扉间瞬到长门绝对的视野死角,就要取其人头。

  然而,他也被【修罗道】的机械臂快速捕捉,对长门的反应及时有些意外。

  长门另一只手也用【人间道】之力抓住了扉间的灵魂,【修罗道】力量的一门大炮则从长门体内伸出,对准了鸣人的脑袋,查克拉光芒开始收束。

  扉间有着能够将灵魂强行留在体内的【灵魂禁锢术】,可以稍微抵抗【人间道】,暂时不用慌,冷静分析着:“这家伙恐怕不仅有漩涡一族的感知力,恐怕视野也不一般。还有这个类似于【尸鬼封尽】拔出灵魂的术,对【秽土转生】身躯简直是大敌。”

  事实上,长门的通灵兽从一开始就没有被全部清理干净,还有一只能够屏蔽通常查克拉感知的透明变色龙躲在附近观察整个战场并和长门有着轮回眼视觉共享,让长门在近战上也毫无死角。

  尽管扉间冷静分析,可还是不足以突破眼前的状况。可惜的是,这具身体复活精度不足,如果能得到生前实力,那扉间能A上去也说不定。这里的他只能凭借经验寻找一切易于致胜的时机。想到这点的扉间不禁担心起大哥柱间来,因为祭品充满木遁细胞,所以本来就擅长木遁的柱间恢复实力更多,但斑的查克拉给他一种不祥感。

  眼看拼死守住自己灵魂的水门和扉间、即将被零距离炮决的鸣人、以及给抽取九尾查克拉后给轰得身体破碎暂时再起不能的玖辛奈,被粗暴挖去了轮回眼满脸是血的佐助大喊——

  “团藏!”对一直默默与【秽土转生】杂鱼忍者们战斗划水的团藏发动了强制命令。

  “你这——”团藏尽管不情愿,身体只得不由自主攻向长门。

  他记起来了,这个人是他曾算计雨之国内部斗争中,『晓』的人,当时团灭了山椒鱼半藏的部下和他去助战的根暗部。他还知道『晓』前首领也有轮回眼,尽管样貌没能得到,但从长门和艾尔芬的互动来看,应当就是此人了,这人知道自己不少黑历史,若能就这样一起同归于尽,以免事后的质问让自己所有黑历史全部曝光,这样“一世英名”未必不能多留一些。

  他冲向长门,开始准备封印术。他擅长风遁,能够使用木遁,但木遁不可控,无法做到束缚吸收查克拉,还有可能反噬自己,右眼和满手的写轮眼一旦使用也会暴露黑历史,所以能出手的只有封印术。

  “【里·四象封印】!”距离长门还有数米,团藏身体开始黑水喷涌。

  长门实在太强势,还是『晓』前首领,就算连同长门身边那几个人一起被封印“牺牲”,那也值了!团藏如此盘算。

  就在这时,一个赤红色巨人不知从哪突然出现,冲了上来,烈焰之剑重重斩下,断了长门的手臂和机械臂,三只骨手抓住了扉间、水门、鸣人,纵身跳起。

  长门身后出现了一只巨大的变色龙,眼睛和脑袋上被利刃贯穿,血流如注,显然前一刻刚刚被杀死。失去了第二者共享视野的长门一时间无法应对这突袭。

  长门舍弃了机关铠甲后跳,牺牲了机关铠甲避免本体被【十拳剑】封印,然而身体依旧遭到赤色骨手狠殴,给打成了体无完肤,失去战斗力开始修复身体。

  “宇智波……鼬!”团藏一愣,心中苦涩了一下,“这样也好,老夫也算是又一次为木叶自我牺牲了。”

  黑色向周围爆发扩散,封印了团藏、长门和周围数十个【秽土转生】忍者。

  嗯,团藏难得又做了一次好人,虽然依旧无法洗白。

  “我愚蠢的……哥哥,还是残酷啊。”艾尔芬稍微有点动摇起来,看着向后一路滑行避开封印范围的鼬。

  不是鼬突然杀出,长门不仅不会被封印,在此之前打倒那三人中一两人未必做不到。为了确实达到作战价值的一刻,放着被打得血流如注的最疼爱的弟弟不管?

  然而,假设鼬敢提前出来连携作战给长门更大压力,长门或许就会使用【地爆天星】了,试问在场的人输出加起来足够破解【地爆天星】吗?鼬的判断的确不错。

  实际上也有鼬觉察长门的其他视角存在,不判断出位置解决掉,长门就难以对付的原因。

  佐助看向鼬的眼神则十分复杂,救了鸣人和两位火影是值得感谢,可现在他是真的讨厌这个屠了全族还得由姐姐擦屁股的哥哥。

  正好,玖辛奈的身体修复得差不多了,站起来,加入战斗。因为方才唯一在线清小兵的团藏已经“牺牲”,【秽土转生】联军再次压了上来,必须战斗。

  “哎,”艾尔芬叹了口气,淡淡说,“我愚蠢的哥哥事到如今还来做什么?你这个背叛宇智波导致一族近乎灭亡的叛徒。”

  “赎罪。”鼬也面无表情说。

  “你要赎罪的话,怎么站在那边?我们可是在按照宇智波流传的六道仙人‘祖训’和与忍者之神齐肩的宇智波斑大人‘生前’的愿望在行动,你又在做些什么?再说这场战争又不是我们挑起来的,完全是五大国想要尾兽的原因吧。当年初代火影能随便抓尾兽,想送谁就送谁,没人谴责。就不给我们抓尾兽啊?哪有这样的道理?”艾尔芬不悦说。

  “原来如此,”扉间看向鼬,“是你灭了宇智波吗,倒是为村子做了一件好事。”

  水门觉得扉间说的有点过分,开口道:“那个……二代目大人,您这种说法,是不太好啊?”

  “陈述事实罢了,宇智波可是邪恶一族。研究过宇智波开眼精神状态的老夫早就料到,只要他们还在村里,迟早会和木叶村整出什么幺蛾子。比起宇智波,村子的安宁更重要。”扉间说。

  (待续)

看过《Re,骨傲天屠戮的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