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三三九章 紫苑的鲜血,长门的哀殇

第三三九章 紫苑的鲜血,长门的哀殇

  安琪正在专注清理鸣人围攻她的大量影分身之时,突然,周围近身还未被击中的鸣人们也纷纷冒出了烟雾。

  “不是干扰,没有蛤蟆在我的感知就是无懈可击的。”安琪心想,也没放松警惕。

  从烟雾中现身的是——

  “【逆·后宫之术】!”

  “哈!笨蛋吗!”安琪强忍着鼻血,尾巴一甩清空了周围所有必须打圣光的猛男。

  真的都是猛男,鸣人做过某些事会变原创美少女能理解,这猛男是参考哪里的呢?

  安琪很好奇,她已经基本能对鸣人的【逆·后宫之术】免疫了,即使如此,看见如此之多对人类必须打圣光的镜头也不由心生急躁。

  哪怕这样,她疯狂甩动的狐尾也确实击中了混在大量影分身中的鸣人。

  鸣人被打回了原形,影分身尽数消失,本体掉向可乐色泽的【四黑焱阵】。

  最后他被求道玉化的“垫板”给接住了,避免了被火焰结界灼烧。

  趁他病要他命!

  “【仙法·沸遁·大螺旋轮虞】!”

  鸣人只感到六道仙人给他原本觉得绰绰有余什么都能做的求道玉,现在有些恨不够了。

  匆忙之中,他来不及准备抵挡来势凶猛包裹着神秘雾气的漆黑查克拉球,甩出剩下的求道玉全部用来抵挡。

  一枚枚求道玉在接触到安琪的攻击后,尽管多少削弱了【大螺旋轮虞】,却违反守恒定律地很快被溶解了。

  “嘻嘻,嘻嘻哈哈哈。”安琪笑开了花,暗道,“这是从五代水影照美冥那里偷来的沸遁查克拉,可是连【须佐能乎】都能溶解的能力呢。”

  即使如此也不敌六道仙术,然而安琪融入了六道仙术并不能直接压制的黑暗查克拉和自己的仙术,再用【高皇产灵尊】提升了数倍。以力破敌固然简单明了,但能加入属性压制则更事半功倍。

  然而这一击又被慢一拍才从鸣人的【逆·后宫之术】中回神的紫苑张开守护结界抵挡。

  “紫苑,为什么?”鸣人觉得刚才【逆·后宫之术】确实一瞬让安琪急躁吸引注意,紫苑本可以趁机出手用守护结界反包安琪的。

  “你这白痴!我也是个清纯少女好吗!我又不是忍者没经过特殊训练忍不住啊!”紫苑骂了一句鸣人没听明白的虎狼之词,跟着就流出了鼻血…………

  安琪很囧:“我说……不怕窒息也罢,吸入沸遁的高腐蚀气体也没事吗?鼻血算是鸣人给她的伤害吗?罢了,巫女比我们这些人外还要脱离常理的事情又不是第一次体会了。”

  安琪对付紫苑的有效手段只有红光鱼竿,封印术也能牵制到紫苑,可拥有更丰富战斗经验和不错直觉的鸣人应对这些则相当不错。

  尽管安琪完全能用高火力持续压制在自己的【四黑焱阵】内舒展不开的鸣人(没错,安琪能火力压制鸣人,这里的鸣人可不是原时空的拥有整整一半阳查克拉的九尾人柱力,即使能够解放自己的海量查克拉,输出也有所不及),然而紫苑能硬接安琪几乎所有种类的攻击而毫发无伤。

  这样下去会变成持久战。

  安琪的笑容转变为了诡笑,心想:“算了,就让我用慢火炖了你们这下了小三的鸳鸯锅吧,或许你们二对一能赢我,然而赢的可是我们。”

  鸣人不知安琪所想,可看到那不同以往的笑容,也预感到了一丝不妙…………

  ……………………………………………………

  “啊啊啊啊啊啊!”

  正在设法控制十尾的长门,忽然捂住脑袋撕心裂肺地大声哀嚎起来。

  他脚下与他相连的十尾,似乎回应着他的痛苦一般,开始激烈地动了起来。形态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它背上那原本被忍者认为好像和摆设没什么两样的田螺一样的器官,竟然打开了,露出了一朵巨大的花苞。

  “长门,怎么了!”自来也隔着火焰结界向里面大喊。

  “感觉不像是控制不住十尾暴走的样子,应该是发生了别的什么。”水门说。

  和水门猜测一样,确实发生了别的事情,那就是格兰蓓儿设置在长门身上延迟启动的通讯魔法正好到时间启动了。

  格兰蓓儿这次制造的死灵种类,被【人间道】能力干掉的结果,和【秽土转生】不死者被干掉的结果截然不同,【秽土转生】解除对一些将死亡看开却被迫战斗的人来说是重新前往极乐净土的解脱;而格兰蓓儿制造的死灵消灭,那可以想象一下神经提升到最敏锐状态后【天照】将肉身焚烧殆尽的感觉全部由灵魂本身体验是什么样的。

  让长门以接受讯息的形式强行脑补了刚刚他为了保护自来也和鸣人再次以酷刑的方式手刃弥彦和当初无法拯救的小南的感觉。

  长门的心性好不好?其实一点都不好,想要没有任何牺牲地实现和平,做不到,结果儿时父母逝世后相依为命的同伴死在阴谋下了;想要“让世界感受痛苦”,甚至让所有人活在梦境中,为此杀了自己的老师;若能走下去倒也是一条通往和平的路,可他最后又在一部自来也的作品和某人一通嘴遁下就想起了过去的梦想,放弃当前明明即将走到终点的步伐。

  看似迷途知返,行动上却只能算犹豫不决,最后只不过是一事无成的废人。

  长门终于彻底崩溃了,再也抑制不住十尾。

  十尾的变化并没有因为准备开花儿停止,它的体型不断变细,向上延伸,顶着巨大的花苞扶摇直上。

  下方,已然不见了长门和十尾那巨兽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树木的藤蔓根茎向外不断延伸扩散。

  十尾的身型本就比山峦更巨大,它所化那更高的巨大神树,根茎藤蔓的延伸就直接掀起了剧烈的地震和风暴。

  而那数不清的根茎和藤蔓,正决堤洪水般涌向了包围它的【四赤阳阵】,哪怕变成了树,也是不甘凡人束缚想要摧毁笼子的怪兽,火焰结界与神树根茎藤蔓轰然相撞的位置,木头被火焰点燃焚烧,但结界也开始忽明忽暗。

  “各位,要加强结界了!”自来也喊道,虽然不明白十尾变成这形状的意义,可光从结界开始可以被十尾变弱来看,这个形态就很不妙。

  “果然,必须由我亲自出手!”被神树变形甩下十尾头顶的柱间,不断敏捷地在无数张牙舞爪根茎间左右横条来回穿梭,施展【仙法·明神门】压制神树根茎。

  一个个红色鸟居从上空落了下来,将不断延伸想要突破【四赤阳阵】的根茎藤蔓按在地上。

  神树就是十尾,作为所有尾兽的集合体应该和尾兽没什么不同,原本就能一个打全部尾兽的柱间认为要压制神树应该不是做不到。

  然后他就马上被打脸了…………

  (待续)

看过《Re,骨傲天屠戮的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