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永续之镜 > 第一百七十章 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发声

第一百七十章 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发声

  雨水越发的大,并且在这雨水之中,有着太多的东西沉浸在其中。

  或者说这种雨水代表的就算沉浸。

  处于雨水的范围内,方丕会不由自主的沉浸到过去的战斗之中。

  思维好似和身体脱离。

  某种程度上,和走神类似,意识放松了对身体的控制,这才让那个人一击得手。

  当然也只是一瞬间,方丕就立刻集中了注意力,重新掌控了身躯。

  匕首和镜子碎片碰撞,方丕就立刻发现了对方的力量格外的大。

  手一抖别过镜子碎片,方丕身体向前贴近,在这大雨之中,淅淅沥沥的声音之下,似乎一切都被掩盖了。

  “嘭!”这是工作人员倒地的声音,他们普通人的身体素质,在暴露在大雨下的第一时间,就被大雨的能力所干扰。

  意识沉浸到了某种回忆之中,丢失了对身体的控制。

  对持之中,方丕也看清了袭击者的模样。

  穿着一身黑色的雨衣,戴着口罩和兜帽,只有一双异常冰冷的眼睛露了出来。

  一只握住镜子碎片的手,上面满是伤痕,然而还是牢牢的握着那镜子碎片。

  方丕没有去问对方为什么要袭击自己,又或者他是不是杀死余生的凶手。

  既然开始了战斗,那就是你死我活,瓦解掉你一切的反抗能力之后,再来问我想问的东西。

  匕首快速的挥舞,如同蝴蝶纷飞的轨迹,一下一下直接奔着雨衣男的致命要害而去。

  方丕的战斗技巧超过了他,然而那个雨衣男的身体素质要超过方丕不少,并且他也掌握了一些特殊的能力。

  比如他貌似可以在雨水之中进行瞬移,虽然有着时间间隔,但是这种能力也大大的增加了他的麻烦程度。

  因为正常状态下,人的一举一动,身上的肌肉都会有着变化,只要明晰了这种变化,就能大致了解他想要做什么。

  而瞬移能力超出了这种变化,在那一瞬间你无法观察到他的行为变化,那也就无法做出精准的应对。

  “大概是六秒钟一次瞬移。”方丕做出了大致的判断,他挥舞着匕首的攻击也越来越凶猛,他有着感觉,眼前这个人还隐藏着什么东西,没有施展出来。

  不知道是实力不够,还是条件不允许,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抓住机会,将对方彻底击垮,要不然之后倒霉的可能是他自己。

  方丕匕首飞舞,以进攻代替防守,每一下都在为下一次更好的进攻进行铺垫。

  进攻!进攻!进攻!

  两人的身体最远时不超过一米,最近时似乎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声。

  匕首和镜子碎片不断的触碰,然后突然之间,一缕光芒闪过,晃了一下方丕的眼睛。

  那人呢喃着还不够,然后一股力量无视了一切,涌向了方丕,瞬间方丕就感觉自身有什么东西被复制了。

  然后一股同样的力量,从那人身上蔓延而出,蔓延到那工作人员身上。

  在下一刻,方丕看到了一个更强的自己。

  仅仅只是战斗几秒钟,方丕就全面处于下风状态。

  属于他自己锻炼出来的战斗能力,就这样被对面那人复制了过去,而那人除了身体素质比他强,还有着瞬移等能力。

  当然也不是真正的复制,那一股力量直到现在也还连接到他的身上,只要他破坏掉这股力量,那么复制过去的力量就会消失。

  “只是为什么那个人要多分一份到工作人员那里去?”方丕心中想到。

  “按照y的说法,我的能力应该是七美德之中的忍耐,而这个人也很有可能是七美德或者七宗罪序列中的一员。”

  “余生是希望,一位女士是慷慨,他们应该都是被眼前这个人杀死,余生的希望能力在y那里,那么那位女士的慷慨能力?”

  陆也从来不是什么遮遮掩掩的人,就比如冷风峡世界中,大议事问他哪里来,他也如实相告。

  除非是告知对方这件事情会有危害,他才会进行隐瞒。

  在错生神这一事情上,陆也和方丕是站在统一战线上的人,所以陆也对于自己收集到的情报并没有吝啬,大大方方的告诉了方丕。

  因此在确定了这些情报之后,推演出来的这能力是什么,并不算困难。

  “慷慨么?”慷慨无疑是一种美德,当然慷他人之慨就是犯贱,这是圣母和圣母婊的区别。

  原先那位拥有慷慨能力的女士,无疑是一位真正值得人尊敬的人。

  她名为周笑,前半生是一位富家小姐,天真无邪,直到她见识了这个世界的黑暗。

  有些人在见证了黑暗之中,恐惧着黑暗,便开始为黑暗发声,诉说着所谓的弱肉强食,所谓的社会法则,所谓的恶的必要性,将其当做一切的真理。

  上当受骗那是自己傻,被人殴打那是自己软弱。

  嗤笑着做好事的人是虚伪是愚蠢。

  而有的人则选择卷缩起身子,躲在了角落,学会了漠不关心,学会了自扫门前雪,不然自己受到伤害。

  但是总有那么一些人,选择了去照亮黑暗。

  余生是这样的人,周笑也是这样的人。

  她离开了富裕的家庭,开始工作,并用自己的能力去供养那些贫困学生,每当发现苦难,她总是愿意伸出援手。

  很快她成为了一位孤儿院的院长,并且开始了自己的演讲之路。

  通过演讲拉取赞助,真正投身于公益事业之中,不享受,不奢侈,不浪费。

  然后死于一次演讲的归家途中。

  据很多听过她演讲的人说,她的演讲词并不是多好,但是她的演讲有着一股力量,你能够感觉到她的真诚,以及对于苦难的发自内心的怜悯。

  能够感觉到对方那舍弃掉自身一切,也可以的慷慨之意。

  这种慷慨才是真正的慷慨。

  而眼前这个人,借助着慷慨异能,复制着他的东西,并且复制给了那个工作人员,看上去和不断演讲,拉取资金的周笑一样,但他本质上是为了壮大自己。

  “所以这里面可以看出,慷慨异能也是有着限制的,所谓的慷慨,必须要要有施舍,只要杀掉工作人员,让慷慨异能没有施舍的目标,那么这能力自然便失效了。”

  方丕再一次被镜子碎片割出一道伤口之后,看向了那个躺在地上的工作人员。

看过《永续之镜》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