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世人生:精灵弓手 > 第三二二章 无辜之人

第三二二章 无辜之人

  西米尔找不到机会回答年年的问题。

  “镇”字铺天盖地,如同一块烧红的烙铁,所到之处白烟滚滚,哭号震震。阵光涤荡,被其扫过的玩家和麒麟军士卒们顿觉神清气爽,萦绕在心头许久的烦躁不安也被一扫而空。

  这种时候,那个圆滚滚银闪闪的半透明护罩就十分显眼了。

  尤其是在这个护罩与“镇”字相撞后还隐隐有抗争之意的时候。

  数道剑光从天上疾驰而下,寒芒吞吐,直指神色自若的西米尔。

  年年有些紧张地向他身后躲了躲,西米尔看着散入地下的法阵光芒,收起了护罩。水银闪烁,缓缓落下,滴在骨杖之上,如同一层流动的银箔。

  年年摸了摸鼻子,赶在那些剑仙们抵达之前几步跳回了骆驼背上,缩在祁有枫怀里看西米尔与五位剑仙对峙。

  五位剑仙三男两女,容貌俱佳,广袖飘飘,无风自动,与三尺水和其他云笈剑宗玩家的简约劲装不同,飘逸若云。

  见到这五人,行天下里的云笈剑宗玩家立刻站了出来,拱手作揖,恭敬行礼:“福生无量天尊。”

  三尺水起身,一脸欣喜地跑到其中一位女剑仙跟前,似要叩拜:“师父,弟子三尺水给您顶礼了!”

  这女子杏眼窄眉,两颊微斑,抿嘴一笑露出两个梨涡,看起来竟与年年差不了几岁。

  “无需多礼。”

  女子袖子一甩,托起三尺水,与另四人面向同门后辈,拱手一回:“无量寿福。”

  玩家们旋即开始激动地交头接耳,羡慕地看着嬉皮笑脸的三尺水。

  这几位都是云笈剑宗里的顶级战力,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偶尔会在个别道场上出现,给好运偶遇的玩家们发发“福利”。

  “福利”的种类有很多,或是随便几句指点,或是顺手扔下点符箓法器,或是指引一下某处的福地仙圃,当然也会给那些不懂礼貌的后辈点教训,其中最罕见的福利就是某个玩家合了剑仙们的眼缘,被收下做个亲传弟子,从此仙缘浩荡,受用无穷。

  比如三尺水。

  他的师父太徽仙君,是云笈剑宗掌门的小师妹,行事无忌,不喜规矩,更不喜被束缚。因此这还是三尺水拜师之后第一次见到她。

  别的不说,能天天守着这些财神爷福禄果一样的剑仙们,对云笈剑宗的玩家们来说,就是最好的任务奖励了!

  其他门派的玩家们也不沮丧,满眼渴望地仰头看天,果然盼下一群各自门派里堪称奇遇级别的老神仙,一时间行礼作揖声不绝于耳,场面一度十分其乐融融。

  眼尖的年年还看到一个抚琴的青衫男子,略一顾盼后直接落在了麒麟军的队伍里。

  年年唉声叹气。

  “怎么了?”祁有枫也看到了墨家的几位长辈,些许犹豫后,还是留在了年年身边。

  “我在想谁来给我发奖励。”年年撅嘴。精灵族的NPC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出现在雪山的这一边。

  “好了,我们快去找你门派的人混脸熟,说不定能多拿些好处呢。”年年跳下骆驼,顺手把祁有枫扯了下来,拉着他去找那几个带刀的汉子。

  不等四周安静下来,云笈剑宗的五位剑仙齐齐把目光转向了西米尔。

  “不知阁下......”一位眉心有朱砂的男子上下打量着西米尔的黑袍,又仔细看了看他手里的骨杖。

  “在下西米尔,是一位炼金术士。”西米尔不卑不亢,从容答道。

  “炼金术士?”太徽仙君秀眉微蹙,扭头看向了身侧的那位高大剑仙——这人面容刚毅,法衣上满是黄白两色的龙虎纹。

  “万物生成,因阳而结,因阴而生。阴者道之基,阳者盈之始。阳不能独立,阴不可自生。夫混沌分后,阴阳相夺,法相乃立。”西米尔慢条斯理地答道。

  “你对我们的外丹之术也有研究?”身披龙虎纹的男子不由露出了笑容。

  “炼金术和贵派的炼丹术本就殊途同归,都是以汞硫喻阴阳,在混沌状态中求阴阳调和,去掉杂质后得炼真金。”

  西米尔也不遮掩,抬手一指,骨杖上的水银飘到男子面前,露出了杖头的掌骨。

  狰狞的白骨让五人略有侧目,西米尔一笑:“人死形灭,灵魂、精神和肉体尽消,我们炼金术士只把白骨看作是砂石瓦砾一样的材料,是不避讳使用它们的。”

  西米尔的坦然以对确实让几人面色稍缓,身披龙虎纹的男子伸手捏过那滴水银,细细端详,啧啧称奇。

  “凝流珠为白金,好一个灵液之精阴中阳!”

  “你刚才为什么要挡我们的阴阳镇法?”

  另四位剑仙相顾无奈,无视了捧着那滴水银如获珍宝的纯阳子,再次将目光锁定在西米尔身上。

  明明不是一个华夏人,却对他们云笈剑宗的丹道颇多了解,两句话一滴水就拿捏住了酷爱黄白术的纯阳子,怎么看也不像是巧合。

  “这个......”

  西米尔暗道自己的应对恐怕有些过犹不及,这个回答更需谨慎。

  “是因为我!”年年不知从哪里蹦了出来,指着自己的尖耳朵,有点不好意思,“我怕你们把我当妖怪给除了,所以就去骗他开个护罩给我。”

  “她不是妖怪的!”三尺水这才有些后怕,扯过年年藏在自己身后,连忙补充道。

  当时在秦岭山中,年年就被花妖认作同类,后来也确实经由多方证实,精灵族在华夏基本等同于妖族。

  “骗他?”太徽仙君眉头一挑,“小玄玄,你怎么看?”

  被叫作小玄玄的人,正是那个眉心有朱砂的男子,轻咳一声:“这位小妖、小姑娘,你先详细解释一下吧。”

  说罢,四把仙剑同时对准了年年,纯阳子眼风一扫,却是展袖挥散了那四把剑的锋芒。

  “哈哈,各位剑仙别激动,这位小友绝对不是坏人。”

  曾经偶然降落在商队里的明堂秦长老踱步走近,先是对着纯阳子点头道了声谢,才从三尺水背后扒拉出缩着脖子的年年,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就是淘气了一点,之前在我们明堂八卦城胡闹的事情你们应该也听说过吧?”

  “原来是她。”太徽仙君了然。

  “而且,”玉皇书院的抚琴仙人也已到来,身后是倦色浓重的是岁,“这些人能这么快找到我们,也多亏了她的指引。”

  年年挣开秦长老的手,跑去扶住了是岁:“哥,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注意力集中的时间太长,有点头疼。”是岁欣慰,满意地发现祁有枫被扔在了几米之外。

  “那你还不赶紧下线休息一下?”年年小声建议,谨慎地看了一眼那位温文尔雅像书生一样的抚琴仙人。

  只看外表,这位仙人跟是岁属于同一款,那就说明,这仙人有可能心比较黑。

  “等等,先把你这边的误会解除。”是岁摇头,拉着年年退后一步。

  云笈剑宗的剑仙向来嫉恶如仇,但也不至于是非不分,想来有明堂和玉皇书院一同作保,年年应当是无虞的。

  否则......

  是岁侧首瞥了一眼西米尔。这种情况下,这人总不能阻止年年开挂自保吧?

  “你倒是机灵,”是岁看到那个“镇”字的时候还未作他想,直到发现迪昂忽然如受重伤般跪倒才想起,年年也属于被斩妖除魔的那一类,“不过你怎么自己跳出来了,就让那个西米尔应对就是了。”

  “还是要厚道一点,而且他们早晚也会发现我的。”年年笑笑,神色有些紧张。

  “她确实不是什么杀人作恶的妖精,翻过这道雪山,就是他们精灵族的领地了。”抚琴仙人听到年年的话,语气愈加温和。

  “对对对,而且年年眼力可好了,远远地就看到了你们那个大台子,这才领着商队来到了这里。”三尺水插嘴,被他师父瞪了一眼。

  三尺水吐了吐舌头,乖巧地退到是岁身边,听候这些大人物的决断。

  “我们倒是听说过西方有精灵族的存在,今日还是第一次见。”小玄玄——玄虚子不好驳人颜面,寻了个台阶。

  “后边麒麟军那里还有个精灵族的人,这一路上多亏他照应我的弟子,才让商队在魔族的侵扰下安然抵达这里。”

  抚琴仙人叹息:“可惜却被我们的阴阳镇法给伤了,差点无辜丧命。”

  “你说什么?”年年惊叫,心里闪过一丝后怕。她没想到迪昂竟然会被那个阵法伤得这么重。

  “不行!我要去看看!”

  话音未落,年年拔腿就跑,呼吸之间就没入了人群。

  审判还没结束,嫌疑人已经不见踪影,三家修真门派的大佬面面相觑,最终还是秦长老摇头笑道:

  “果然是个小丫头,风风火火的,一点也不稳重。”

  ......

  等到同样被扔下的是岁找到年年的时候,她正围着迪昂嘘寒问暖,尼克站在一边拧眉,时不时嘲讽几句迪昂的柔弱。

  排列了一下自己、祁有枫和圣诞小丑佣兵团在年年心里的地位,是岁还是挺知足的。

  “你还好吧?”是岁关切地询问迪昂。

  “没事,主要是一时措手不及,没有时间采取防御手段。”迪昂苦笑。

  他是真的不知道精灵族在华夏境内的地位会与妖魔鬼怪等同。

  多亏尼克反应迅速,及时用风障将他送出了法阵的范围,否则他还真就凶多吉少了。

  他们佣兵团一到华夏,就只在长安城里活动过,随后就一路向北出了关,还没来得及与当地的什么仙人打交道。

  “以后就不会有这种意外了。”

  是岁笑道,从袖中取出两张符箓,递给年年和迪昂。

  年年顺手把符箓贴在了身上,迪昂拿着这张纸翻来覆去地看了看。

  “北台城里修真门派的人太多,也有很多针对妖魔的禁制机关,这两张符算是障眼法,你们带在身上,就不用担心被袭击或者受伤了。”

  “北台城?”

  “那边山间的高台就是了,还只是城的雏形,估计这名字也是临时起意,算不得正式的城号。”是岁解释道。

  “还有,”是岁看向年年,“你跑了,被你拿来当盾牌的西米尔还是被扣下监视了,你最近也不要凑过去,离他远点。”

  年年立刻笑眯眯,不住点头:“我早就看烦他了,放心放心,我一点也不想看到他。”

  “当盾牌?”尼克突然插话。

  “她刚才骗西米尔有话要说,让西米尔撑起了那个水银护罩,这才躲过了法阵。”

  “你们不知道?”是岁疑惑。

  尼克几人摇头。年年只说是西米尔帮她挡下了法阵,没说这是她主动去骗来的。

  “我没有骗他啊,我确实有话要问他。”年年连忙补充。

  迪昂笑笑:“我相信你不会骗人,你没事就好。”

  “那你的运气不错。”尼克淡淡评价。

  气氛突然有些变化,是岁只能捕捉到一丝古怪的违和感。

  “那个,我去找枫哥了!”

  年年左顾右盼,撂下一句话,又转身跑了。

  尼克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她的背影,抬手一扬,气流盘旋,隔绝了声音的传播。

  被划入「风之语」范围的是岁顿时警觉,盯着尼克:“出事了?”

  “精灵族等同妖族的事情,她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尼克不答反问。

  “很早就知道了。”是岁回答,“最起码在商队出发之前。”

  “她中招了。”尼克下了结论,其他人默默点头。

  “你有什么证据?”是岁有些严肃。

  “他受伤了,就是证据。”尼克点了点迪昂。

  “这......万一她只是一时疏忽忘记提醒你们了呢?”是岁觉得这个证据只能算是直觉。

  “那她刚才就会不顾一切地弥补自己的疏忽,而不是自己躲起来。”尼克微微叹气。

  双胞胎齐声应和。其实他们刚刚已经做好了帮年年向那些NPC解释“外挂”由来的准备。

  “你还是不够了解她。”

  尼克如此笃定,是岁只能哑然。

  “我们拿这种情况暂时没有办法,也不能让NPC帮忙,否则她和迪昂都会有危险。”

  尼克沉吟不语,片刻后提议:

  “想办法接近西米尔,他一定隐瞒了什么事情。”

  尼克转过身,眼眸里暗流涌动,如同暴风雨前的宁静。

  他对着双胞胎轻轻一笑:

  “他要是不说实话,我要你们把他剐成碎片,扔进回收站,永世不得翻身。”

  :。:

看过《异世人生:精灵弓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