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独宠通缉令:霍太太,快入怀! > 275 讹钱哄老婆开心

275 讹钱哄老婆开心

  郁知意在家里,网上的事情发酵时,她也看了一点。

  但是,看得不多。

  到处都是谩骂的声音,充满了戾气的网络氛围,她并不是很喜欢看这些东西。

  纵然她不喜欢温玥,甚至因为几次的矛盾而对这个人完全没有好感,但还是对温玥目前的结局感到一阵唏嘘。

  当然,今天结束拍摄回到家里之后,也从霍纪寒那儿得知了苏梦给他的东西。

  她几次在风口浪尖上,不乏温玥在后面推波助澜。

  对温玥这种人,谈不上恨,她只是觉得很可笑。

  身边的沙发塌下去一角,霍纪寒已经从书桌那边走过来,坐在郁知意的身边,长臂一身便将人揽在自己的怀里,“还在想网上的事情?”

  郁知意摇了摇头,“温玥太惨了。”

  霍纪寒瘪瘪嘴,“只是这样,新明已经留情了。”

  留情……那不留情是什么样的?

  郁知意说温玥太惨了,倒不是同情,唏嘘而已,对她而言,一个去插足别人婚姻的人,没有什么值得同情的,只是此刻再看苏梦的一举一动,温玥惨则惨矣,未必没有赶着去成为苏梦手里的棋子的嫌疑。

  郁知意道,“所以,苏梦的一系列的行为里,温玥只是个靶子,苏梦要射击的目标,还是赵启荣?”

  霍纪寒点头,“赵启荣和温玥混在一起,温玥被全网攻击,关联人是赵启荣,再过两天,赵启荣就可以宣布退位了。”

  “看来网上的水军成分,营销号的成分很值得怀疑,这是苏梦的一个局吧?”

  霍纪寒一顿,点头,“知知真聪明。”

  郁知意继续道,“所以这场赵启荣公司内部的争斗,小霍总也参与了吧?”

  霍纪寒眨了眨眼,神色变得无辜无害,“知知……”

  郁知意抬手揉了揉霍纪寒的英俊的脸庞,“这可一点也不像小霍总的行事作风,苏梦跟你谈了什么条件?”

  霍纪寒道,“我可以让苏梦在最短的时间里扳倒赵启荣,让他永无翻身之日,赵启荣公司投资《许沅君》拍摄所得的百分之二十五,还有二十年之内,他们公司每年经营所得百分之三,知知,都是你的。”

  郁知意:“……”

  所以,霍纪寒这是在给她捞钱?

  郁知意默了默,对上霍纪寒带着求夸奖的眼神,不由得笑了,“所以我才是最大的赢家?”

  霍纪寒,“这是你应得,知知,我做得好不好?”

  郁知意点头,煞有介事,“嗯,以后用来养你。”

  霍二少对于这个花钱方式表示非常满意。

  其实郁知意稍稍细想也能明白霍纪寒这讹钱的之举。

  站在苏梦的角度,她固然不必借用霍氏的力量也足以扳倒自己的枕边人,只是,这其中花费的时间和人力成本,如果没有霍纪寒的帮助,怕是不可估量,何况中间还有一个温玥,这是新明的艺人,倘若新明娱乐想要从中作梗,真的要追究起来,不知道能拖到什么时候,或者生出多少杂七杂八的事情。

  这个节骨眼上,夜长梦多,聪明的苏梦,不会跟霍氏对着干给自己找绊子,而是选择给霍氏伸出橄榄枝。

  反正,霍氏不要公司的经营权,霍纪寒也只是榨取一点哄老婆的钱而已,对于苏梦而言,这点钱,还不够从赵启荣那儿抢回来的股权的一丁点,比起日后能和霍氏的友好合作,这一点,她完全能当做诚意奉献上来送给霍纪寒。

  所以,这件事中,温玥从头到尾,都只是两家公司拿来推动事情的工具罢了,微不足道。

  新明损了一个过气的影后,还能培养更多新人,如今的娱乐圈早就和几年前不一样,炒起一个流量,造星,简直如同甩掉一个会膈应老板娘的温玥一样简单。

  对于新明这样的娱乐巨头而言,这些年来,温玥固然是一个很有价值的演员,但却并不是非她不可,新明的影后,十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她真的把自己看得太重了。

  关于温玥和赵启荣的事情,足足在网络上发酵了三天。

  果然,三天之后,当大家都还没有从温玥的事件之中回过神的时候,赵启荣公司内部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赵启荣以私德不行,引起公司内部不满,以退位为结局。

  苏梦获取公司的所有权,成为最大的股东,成为公司董事长,彻底掌握大权。

  也在多年的争斗之后,终于甩掉了,少年时就一起创业,却在中年背叛夫妻感情,最终从情人变成仇人的丈夫。

  只不过,这样大的商界变动,对于充斥着娱乐内容的网络而言,只是如同落在空气里的一片秋叶,并没有获得过多的关注,只有商人的敏锐直觉,才能抓取其中的变化进而做出相应的应对之举。

  也许,直到一个月甚至几个月之后,人们才会反应过来,但那个时候,已经不会有人再产生太大的反应了,甚至……或许,也不会将它和一个娱乐圈影后的消失联系起来。

  至于温玥。

  当网上的风波还没有停止,并联系不上经纪人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完了。

  曾经的风华离她而去,她以最惨淡的姿态退场,永远离开了这个曾让她站在顶峰的领域,落得一身骂名,无处可安身。

  郁知意在家休息了两天之后,回剧组继续拍戏。

  没人还对网上的事情有什么讨论,连茶余饭后的八卦都没有,大家都太忙了,越能近距离接触演员和偶像的人,对于演员明星的八卦就越不感兴趣,说来说去,无非也就那些事情。

  霍纪寒依旧三不五时地去探班郁知意,剧组的人越来越习以为常,当然,霍二少也依旧看萧景疏和楚尧不顺眼。

  转眼间,八月过了大半,《许沅君》也已拍摄过半。

  天气也进入了最热的时候,郁知意这边,忙着拍摄《许沅君》,另一边,莫邵崇的剧组,也结束了西南的拍摄,甚至已经从西南转到另一个拍摄地取景回来了,准备回到帝京的影视城,完成最后一个场景的拍摄。

  不过……

  剧组的演员,却出事了。

  网上传出来的消息是,剧组在山上拍摄的时候,因为路滑,有演员和工作人员不小心从山坡上滚了下去,被送进了医院,是黎欣和其中一位摄影小哥,现在已经转回帝京的医院。

  连网上都有了风声,郁知意得知这事儿之后,便赶去医院看人了。

  尽管晚上有风声,但剧组压得好,再加上黎欣后来亲自出来说自己受伤不轻什么的,因此没有闹成什么大的轰动,甚至粉丝还不知道她在哪里住院。

  郁知意到的时候,便见黎欣左腿打着石膏吊在床上,人穿着病号服躺在床上,看起来竟然精神还不错。

  她不由得笑了,打量了黎欣好一会儿,“我还担心你怎么样,现在看来,精神还不错。”

  黎欣撇嘴,看了一眼自己吊着的左腿,“腿断了,脸还好,已经是万幸之幸了,我可就靠这张脸吃饭呢。”

  郁知意失笑,在床边坐下,“怎么回事,怎么会弄成这样?”

  黎欣耸了耸肩,“不小心,一步踏错了,没站稳,就摔下去了。”

  她说得轻松,眼神却稍有闪躲。

  “真的这样?”

  黎欣微笑,“就这样,唉,行了,别问那么多,你是来看望我的,又不是来问罪的,放心,半个月之内,我就进组,绝对不会影响拍摄,老板娘。”

  郁知意见她这样,也并不再多问,睨了对方一眼,“还是好好养养你这条腿吧,还半个月内进组,以后要是养不好,有你哭的。”

  黎欣笑嘻嘻的,“既然老板娘都发话了,遵命!”

  郁知意失笑,“我可不是你老板娘,你才是自己工作室老板。”

  黎欣惆怅,“毕竟春秋无战是新明娱乐的剧啊,我这个老板,也得给大老板打工。”

  郁知意不再跟她贫这个。

  自从五月底从西南回来之后,两人已经两个多月将近三个月没有见面,便说起了一些剧组拍摄的的趣事。

  没陪黎欣聊多久,一个小时之后,郁知意就离开了。

  从黎欣的病房出来,郁知意刚下到一楼大厅,电梯门刚刚打开,便见住院部门口涌进了一批人。

  为首的是一个外国人,年纪有点大了,长着白花花的胡子,身上穿着白大褂,是医生的装扮,他的身后,跟着的,则是几个医生,一边走路一边低头说着什么。

  但这群人之中,却还有一个人不得不引人注目。

  穿着一身黑色衬衫的厉泽深,眉目深沉地站在那名外国医生的后面,郁知意才抬眼看了过去,他便觉察到了投射过来的视线,往郁知意这儿看了一眼。

  郁知意脸上还带着口罩和帽子,鉴于从前的印象不太好,如今见到厉泽深,还是下意识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往旁边退开,厉泽深却只是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她松了一口气,让出位置,与一行人擦肩而过。

  楼上病房。

  厉泽深和医生去了楼上的病房,一群人严谨地给蒋玉涵做了检查之后,用英文神色严肃地交流了一番,然后如来时一般,鱼贯而出。

  蒋玉涵原本住在城郊的护养院,那是帝京最大最好的老人医院。

  但是,因为治疗的关系,她已经于一个多月前转入了医院,并于半个月前进行了第三次治疗,主治医师便是刚才这位外国医生,是厉泽深花了大价钱专门将人从国外请回来的。

  半个月的休养之后,如今蒋玉涵的精神状态不错,也配合医生的检查。

  不过她听不懂刚才他们说的英文,等人走了之后,才问厉泽深医生说了什么。

  其实蒋玉涵恢复得挺好,别看医生刚才神色严肃,但厉泽深却听得懂英文,虽然有些专业名词比较陌生,但这并不妨碍他能从医生的话里听出蒋玉涵的身体已经在恢复之中,恢复状态是预料之中的效果。

  时至今日,沉积在厉泽深心头多年的阴云,似乎才终于被一阵清风微微吹散了。

  曾经他怨恨父亲的懦弱和自私,怨恨继母对她母亲的摧残,怨恨母亲病成这样,什么也不记得,自己也不记得,甚至他还会成为诱发母亲病情的因素。

  也怨恨,小时候,那个会对自己笑的小女孩,早已忘记了他。

  怨恨这个世界,许多东西,唯有他记得,而那些曾经对他而言,很重要的人,却都忘记了。

  好的不好的回忆,全都交给他。

  可时至今日,随着蒋玉涵的身体渐渐好转,对他而言,什么厉家的,什么仇恨,都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母亲的身体。

  比起母亲对他的关心和挂念,什么厉家和霍家之间的不合,什么跟霍纪寒斗争带来的快感,都是云烟,他没兴趣了。

  厉家不是他的家,只有蒋玉涵才是他在世上唯一的亲人。

  厉泽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向深沉的脸上,难得露出点笑意,“妈,没事,医生说您回复得很快,再过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以后您就可以放心回家,再也不用住在外面。”

  蒋玉涵听到厉泽深这么说,略有病气的脸上浮现出些许笑容,她的眼神里,也是期待的。

  *

  黎欣伤了腿,一切工作都得停下来,每天只能躺在病床上。

  她因为受伤,提前回京,而《春秋无战》剧组的人,也在八月底的时候,陆陆续续回京了。

  女主角出事了,拍摄进程自然有所缓解,剧组的不少工作也停了下来,只能先拍摄一些并不需要女主角参加的戏份,郁知意因为拍摄许沅君的关系,剩下的一点在影视城的戏份,也被压缩到了后面。

  至于黎欣,自然也暂时只能在医院里躺着了。

  离京多时,她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了,自然想去看奶奶,但自己现在这副样子也去不了,免得老人家看到了还担心,只能让好友兼经纪人代替她去看看奶奶的状况。

  经纪人倒也不含糊,按照黎欣的要求,很快去疗养院那边走了一圈,回来跟黎欣汇报了情况,“老太太身体还行,医生说了,跟之前没多大的差别。”

  黎欣自然知道这一点,即便经常在外拍戏,但她也经常打电话给疗养院问候老人家的身体状况,“对了,你去的时候,有没有见到一位阿姨跟我奶奶在一起的?”

  “阿姨?”经纪人疑惑,“什么阿姨?”

  “你可能没有碰见吧,一位瘦瘦的,笑起来很慈爱的阿姨,嗯,经常坐在轮椅上,轮椅是金银色的,她以前经常跟我奶奶在一起说话。”

  经纪人摇了摇头,“我没有见到,我去了一个小时,只有你奶奶一个人,护工还感叹,这一个月以来,你奶奶都没人陪说话了呢。”

  黎欣愣了一下,而后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她离开帝京去西南拍戏的时候,蒋玉涵就说过了,她在治疗,也许……现在治疗好了,终于离开疗养院了吧。

  她在心里为蒋玉涵感到高兴,但心里不免也有些空落。

  为了奶奶没有说话的伙伴了,也为了……

  她甩了甩头,强自将那些情绪从脑海之中挥走。

  经纪人见她听完了这消息之后,就陷入了呆滞,不由得疑惑,“阿欣,你怎么了,认识的人?”

  “没事。”黎欣笑了笑,“就是那位阿姨以前经常和我奶奶说话,现在……她可能身体好,被她的家人接走了。”

  经纪人以为她在为这个事儿感到担心,安慰道,“你放心吧,你奶奶好着呢,护养院还有很多老头老太太,也许她不会孤单呢。”

  黎欣笑了笑,问过奶奶的状况之后,便和经纪人谈起了工作的事情。

  虽然腿伤了,但其余的一切都没有问题,经纪人告知黎欣,目前有三个时尚杂志的封面想要邀请她上刊。

  经纪人给她分析道,“《盛世长安》开播到现在也快大结局了,虽然你的戏份已经结束了,演的角色也让人恨得牙痒痒,不过观众挺同情你这个角色的,真的是又爱又恨,争议越大,热度越高,这个角色当年接得果然没错。”

  经纪人一边说着,一边将平板递给黎欣看,“现在《春秋无战》拍摄快到末尾了,已经有人预见你会在莫导的电视剧之后崛起,有几个导演给你递上了剧本,另外也有几个惊险竞技类的综艺想请你参加,代言什么的,也都找上门了,我看看,这几个代言,比较适合你。”

  黎欣点头,接过看了起来,“综艺暂时不接,这几个剧本,你帮我看看,不要选和我以前的角色重合的类型,我要突破和变化。”

  经纪人就知道她这个脾气,“行,我帮你看着,其中一个仙侠剧我很看好,你有时间可以看看剧本,另外我也会接洽制片人和导演,你先好好养伤,那个封面拍摄的事情,可能有点急,一周之内就开始准备了。”

  黎欣并不在意,“腿伤而已,又不是毁容,过两天我就出院了,你跟那边商量好时间,到时候我去拍。”

  “ok。”

  经纪人说完了私事又说完了公事便匆匆离开了,病房里只剩下黎欣一个人。

  安静了一会儿之后,她从桌上的包包里摸出一个相机,打开,一张一张地翻看照片,里面,是她去西南拍戏的时候,趁着休息的时间,去蒋玉涵的家乡,给她拍摄的照片。

  她答应过蒋玉涵的事情,会做到。

  可如今看来,以后应该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真好,蒋阿姨离开疗养院了,应该是身体慢慢恢复了,以后会越来越好,也能回她的家乡看了吧。

  黎欣一张一张地翻看照片,看着那些照片,眼神渐渐变得飘忽,直到,手指按在了删除键上,屏幕上弹出了是否确认删除的提示,她才猛地惊醒过来。

  确认键上的手指动了又动,可最后,还是忍不下心删掉照片。

  :。:

看过《独宠通缉令:霍太太,快入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