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问剑青天 > 第七十四章 城内城外山上

第七十四章 城内城外山上

  障林国皇城内,生人莫近的皇室宗祠里,男子面容憔悴,望着一块块牌位,默不作声。

  轻轻给男子披上衣袍,长相娇美的女人轻声道:“雪天天凉,王上注意身体。”

  刺绣工艺精良的衣袍上,绣有九条纹龙,下摆处线条如翻滚水浪。

  男子摸了摸心口上方衣袍上的日月纹样,眼中不忍之色流露,“天凉了,山上应该更凉吧?”

  轻捧着男子脸颊,女人怜惜道:“王上,不要想太多了。”

  从怀中取出玉盒,女人打开后,将盒里小小的圆珠放在男子鼻前,随着化作轻烟的圆珠缓缓被男子吸入口鼻间,男子身上衣袍的九条龙纹仿佛活物一样,张牙舞爪的在衣袍上流动摇曳。

  障林国皇城,所有龙纹图案,尽皆散放光芒。

  走出宗祠,男子脸色明显好转了不少,遥望宫廷深处,千百年来,无论兴衰交替,障林国皇室都一直信守一个承诺。

  男子闭上双眼,轻叹道:“因我而终吗?”

  依偎着男子,女人轻声道:“王上后悔了?”

  将女人扳到身前,搂进怀里,男子柔声道:“为了你,我不后悔。”

  戒备森严的皇宫里,两道人影立身在宫墙上,将女人男子那番恩爱场景瞧了个遍的青年嗤笑道:“这障林国的皇帝还是个情种,可惜可惜,等到时候大事一成,吴师姐怎么可能会看上这个毫无用处的蠢货。”

  目光凌厉的老者头带玉冠,摇头道:“不要去想这些没有用的,你要做的,就是击败那些跟你争抢机缘的人。”

  “师傅,咱们淋风谷谋划了百年,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你还知道谋划百年?”

  在这个整日里在宫廷间快活潇洒的青年脑袋上轻拍一掌,老者教训道:“灵云山和剑血山庄虽然对这里只是一知半解,但是保不准有什么手段,若是你自恃甚高,大意轻敌,到时候百年心血功亏一篑,罪不可恕。”

  瞧着女人将男子搀扶回屋,老者问道:“看样子龙气剩余不多,派人去收集了没?”

  龇牙咧嘴揉着脑袋,青年笑道:“放心吧师傅,我早就派人去跟着那孩子了,出不了差错。”

  老者点点头,风

  雪中,视线投向远处。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趟机缘,淋风谷志在必得。

  一间酒楼里,男子感受到脚下舒适的力道,忍不住舒服的轻哼一声,对坐在一旁背负着长剑的少年笑道:“师弟,不来享受一下吗?很舒服的。”

  窗边少年挥了挥手,一脸嫌弃道:“我嫌你脚臭。”

  “哈哈哈”

  脸上有一道伤疤的男子提起桌上妖艳的红色长剑,用剑尖抬起正在给他按摩脚掌的女人下巴,问道:“我这脚,臭吗?”

  剑尖就在脖子上,女人笑道:“客官的脚香着呢。”

  窗边少年恶心的吐吐舌头,不过也不能怪这女人说假话,因为一旦说了真话,恐怕师兄长剑上的血痕就会再加一道了。

  杀人不见血,那不是好剑。

  剑血山庄,每名弟子所配的剑上,都有一道道痕印横在剑身上,每杀一个人,剑上血痕就会多一道。

  脸上满意一笑,刀疤男子将足足有三百二十一道血痕的长剑放在桌上,脚掌在女子胸前轻轻一踹,笑道:“退下吧,晚上在房里等我。”

  穿好鞋袜,男子走出屋子,少年紧随其后。

  夜深人静,城外,少年不解道:“师兄,这障林国的事,只有淋风谷、灵云山和咱们知道,为啥你要传出去呢?”

  倚着一株老树,听到密密麻麻的破空声,男子笑道:“等下你就知道了。”

  几拨人影或是落在枝头,或是站在雪地里,人越来越多,见到只有男子与少年,终于有人问道。

  “厉有疾,当真这障林国像你所说,有重宝出世?”

  “呵呵,剑血山庄会有这么好心,告诉我们?”

  “说吧,你们到底有什么图谋?”

  清点着人数,男子笑道:“事情当然是真的,我骗你们作什么?”

  红色长剑在雪地里妖艳异常,男子舔了舔嘴唇,“剑血山庄当然不是好心才把消息告诉你们。”

  “作为回报…”

  男子妖邪一笑,身形猛然一动,手中红色长剑像一条在草里蜿蜒前行的毒蛇。

  “就拿你们的命来还吧。”

  没心情看这幅血汁四渐,断肢残骸的画面,

  少年直挺挺倒在雪地里,等着男子。

  夜又重新寂静起来,剑上多了二十九道血痕,男子对倒在雪地里的少年踢了一脚,想到那胸间有沟壑的女人,厉有疾有些心急,“走了,快点回去,师兄还有要事呢。”

  嘟囔着站起来,少年没好气道:“通知他们,再杀了他们,这大半夜的,师兄你有够无聊的。”

  一脚将少年踹倒,男子蹲下身子指了指远处血流成河的景象,笑道:“你懂个啥子,这叫图个好兆头,瑞血兆丰年,懂不懂。”

  见到少年坐起身一直掸着被他一脚踹着的地方,男子以为自己下手重了,急忙上前问道:“没事儿吧?”

  “没事儿。”

  少年一只手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师兄的剑真是快,这幅瑞血景象,喜庆,喜庆。”

  “没事你掸着那里干啥呀?”

  “干啥?”

  少年的话比刚才男子的剑还要快,而且更伤人,瞬间刺透男子。

  “掸掸味啊,要不该有一股臭脚味了。”

  雪夜山顶,在董难言一拳递过后,一头白毛獠牙厉鬼在断裂的树木下挣扎哀嚎。

  董难言护住小男孩,轻声道:“齐道长。”

  破庙里,齐道真一跃而出,大袖一抖间,一张符纸飘出。

  手持桃木剑,挑着符纸向着那头厉鬼一指,小道士喝道:“镇!”

  一声惊雷炸响在山顶。

  一张雷网从符纸中显现而出,将厉鬼罩下。

  雷网越缩越紧,这头白毛獠牙的鬼物蜷缩着身子,凄厉哀嚎。

  没有想到身后跟着这样一头厉鬼,小男孩后怕不已,对着先前误会是要对自己出手的少年谢道:“多谢前辈。”

  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叫自己前辈,董难言笑道:“不用客气。”

  突然,得意洋洋的齐道真一愣,雷网中,那头厉鬼化作一道青烟,向远方飘去。

  “董公子,不止一个!”

  喊叶芷看管下小男孩,董难言脚尖一点,跃上枝头。

  远处,一直隐匿在树上的男人将厉鬼收入手中镂空的圆球内,见到已被少年发现,二话不说,身形若轻风,向山下掠去。

  (本章完)

看过《问剑青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