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前有个问剑人 > 第三百八十章 大道朝天

第三百八十章 大道朝天

  夜风呜咽,黑暗更浓。https://

  漆黑剑光遮住了问剑阁上方的星空,竟似人间地狱一般。

  鬼火、深渊、裂缝、惊雷等等世间最可怕的事物在剑光中交替出现,仿佛是一副变幻莫测的图。

  唐戈消失在原地,在原地留下淡淡的剑气,渐渐消散。

  他化作一道极淡的剑光,冲进了漆黑的剑光中,融于一体。

  天地俱寂,狂风骤停。

  片刻之后,惊天剑吟声响彻而起,夜幕下的漆黑剑光崩碎开来,唐戈现出身形,黑袍比夜色更浓。

  他立于虚空,平静的望着下方。

  昭容从夜幕中倒飞了出去,神情骤变,身体表面竟是缓缓浮现剑痕,溅出数道浓血。

  问剑阁的庭院中多了一个大坑,大坑中布满裂纹。

  昭容站在裂纹中央,不断有鲜血滴落。

  唐戈一指刺下。

  黑蓝剑光浮现,冥河剑爆射而出,直直刺向昭容,无数道剑气随之落下,地面上的裂纹迅速蔓延至远方。

  昭容面无表情,双手结印,就欲拼死一搏,忽有一只手从黑暗中探出抓住了她的肩膀。

  一股更为强大的剑气席卷而出,与冥河剑僵持了片刻。

  剑气交汇处,气浪席卷而出,庭院内的树木、竹椅尽数化作齑粉,东面的整堵墙直接倒塌,掀起漫天烟尘。

  片刻后,冥河剑回到了唐戈手里。

  烟尘散去,剑气敛没。

  昭容消失不见,地面的大坑中留下一摊血,沿着裂缝渗入地底深处。

  唐戈落到地面上,视线从倒塌的东墙移动到重新闪耀人间的星河中,呢喃之声传了出来。

  “白涯……”

  ……

  ……

  白涯是鬼界四大掌界使之首,很多年前便已经是涅上境的顶尖强者,其境界深若沧海,就算是司狱也不敢说能够轻易胜他。

  他亲自出手救走了昭容。

  唐戈自然拦不住。

  翌日清晨,古之月睁开眼,见到毁了大半的问剑阁,一时间怔住,想到自己昨夜睡得如此熟,便猜到唐戈定是有所行动。

  倒塌的东墙将问剑阁的内部构造暴露了出来,虽然并没有任何秘密。

  朝天堂很快接到消息,池靖直接派人来修补战斗后的废墟。

  唐戈出现在朝天城的消息也不再是秘密,他带着刚刚醒来的古之月一跃而起,再次离开。

  朝天堂正在修补东墙的人望着苍穹下的两个黑点,极为郁闷,人家主人都不管不顾,堂主怎么就这么积极?

  在二人离开没多久,池靖亲自去到问剑阁,昭容残留下来的剑气被察觉,有关鬼界之事再一次被提上日程。

  可女帝闭关,念芷苓又不知去向,朝天堂只能先暗中调查鬼界动向,见机行事。

  当苍穹再一次落雪的时候,唐戈和古之月出现在了冷鸢山上。

  芮氏先祖的太清境洞府早已经封闭,但因为陨石坠落的缘故,山体中形成了一片内海。

  落雪之后,景色格外美丽。

  唐戈在山顶岸边搭了个简易的草棚,棚顶早已被积雪覆盖,气温虽低,水面却没有结冰,只是飘着一层寒气。

  雪花朝着水里落去,缓缓融化。

  草棚里生了火堆,唐戈和古之月坐在火堆两侧,他们不惧怕好冷,只是这样更显的亲近温暖。

  普通人的冬天便是这么过的。

  天地之间,火光微弱,人也渺小。

  “白涯既然已经能够离开鬼界,说明司狱也快出来了。”

  唐戈将一根木头扔进火堆里,燃起一朵赤红火焰。

  古之月惊讶道:“他突破了?”

  唐戈说道:“不好说,但若真的突破了,天地自会有感应。”

  古之月转过头盯着火堆,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女帝、北易掌教、柯叶、裴师伯四人身怀灵韵,应已是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尤东桀和孤罗亦是各有秘法,不知又是否有突破之兆?”

  火光映在她的眸子里,摇摆不定。

  “贝止澜、钟岳、米珑三人皆是为山主卖命,他不想让邱谷主突破,便让这三人使用卑劣手段,致其陨落。”

  唐戈看着无数片雪花缓缓落到海面上,说道:“可如今昆仑界中有好几位都在尝试突破,为何他不阻止?”

  他一直在担心裴秋寒,山主会不会对他做什么?

  古之月想了想,说道:“或许当年对他有利的是不能让其他人突破太清,而如今恰好相反,太清境强者越多,对他的作用便越大?”

  唐戈眼眸微垂,吐了一口雾气,颇为欣赏的冲着古之月点了点头,说道:“丫头变聪明了。”

  古之月撇了撇嘴,一会儿看棚顶,一会又看向海面。

  唐戈脸色渐正,又说道:“也许他需要强大的力量,只有太清境强者才能提供的力量。”

  古之月脸色一变,惊道:“那裴师伯、女帝他们岂不是很危险?”

  “是啊,山主在千年前登上昆仑山时便已入太清境界,现在他的道行究竟有多深,谁也不知道。”

  唐戈肃然说道:“他可能还要在昆仑山中做些什么,无法离开,否则现在的昆仑界早已经风起云涌。”

  古之月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融化了几片落进来的雪花。

  火势弱了一些,随着寒风摇曳着,猛然剧烈起来。

  唐戈盯着晃动的火苗说道:“时间很短,还要做些事情,一旦有山主的消息传出,立刻去朝天城。”

  古之月脸色微异,道:“你是说山主会忌惮诛仙阵而不敢靠近朝天城?”

  唐戈沉默不语,静静的望着冷鸢山上的海面,雪势渐骤,许久之后才开口道:“可以这么说。”

  古之月瞄了他一眼,说道:“你在担心什么?”

  唐戈说道:“山主异于常人,怎么会想不到这一点?”

  这一次沉默的换做了古之月。

  唐戈忽然起身,火苗随之晃动,他说道:“我想回一趟昆仑山。”

  古之月霍然起身,说道:“我随你一起。”

  唐戈暗暗心头一紧,却是淡笑道:“我有更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古之月柳眉一挑,道:“什么任务?你是不是想故意支开我?”

  唐戈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去南陆找到念如音,带着她去大雪山,雪姑娘需要他。”

  “冰雪之力?”古之月说道。

  唐戈点了点头,说道:“只有她能够帮助雪姑娘。”

  古之月沉默片刻,说道:“好,不过我要知道你回昆仑山做什么?”

  唐戈说道:“取一样东西,放心,我不会跟任何人见面,山主也发现不了我的踪迹。”

  古之月眼底的光芒渐渐散去,眼中只有无尽的风雪。

  “雪停了再走吧。”她说道。

  “好。”唐戈说道。

  二人安静下来,静静聆听雪花落尽冷鸢山内海和火苗燃烧的声音。

  火堆熄灭,化作一缕青烟时,唐戈忽然说道:“大道朝天,各走一边,可能渐行渐远,也可能在某处汇合,所以不用担心什么。”

  古之月的嘴角缓缓翘起,说道:“我不担心,也不会怕,无论在哪个角落里,我们都会重逢。”

  唐戈伸出左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雪停了。

  他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径直掠向西方。

  古之月望着那道迅速缩小成黑点的身影,脸色、眼神都慢慢变得平静冷漠下来。

  湛蓝剑光闪烁而起,朝着南陆飞掠而去。

  从前有个问剑人

看过《从前有个问剑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