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前有个问剑人 >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不同的方向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不同的方向

  昆仑山的掌教是古之月。

  至少绝大部分人是这么认为的。

  但所有的昆仑山门人都心知肚明,山主已经归来,他便是昆仑山的天,古之月自然也是明了。

  她不能也无法回昆仑山,反而要时刻提防着随时都会来临的危险。

  除了唐戈,没人知道她的踪迹。

  邬沧雨作为山主选出来的人,代表昆仑山做了一些事情,比如参加听潮灵谷的继任大典,不过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古之月的安排。

  澹台漓从昆仑山逃了出去,躲在听潮灵谷中闭关突破,其心思几何,尚不明了。

  昆仑山如当年一般强大而神秘,但依旧保持着封山的状态,几乎不与外人来往。

  一层看似极淡的光芒笼罩着巨大的山脉,却是世间最强的防御阵法。

  源阵。

  唐戈在山脚下停留了半日,然后悄无声息而又毫无阻碍的走了进去。

  ……

  ……

  当年唐戈在继任掌教之后,便是利用昆仑印和剑符的力量封印了昆仑山的三处地方。

  藏青洞、紫竹林、玄机秘境。

  那时候他便有所察觉山主的秘密,所以封印了这三处,为的便是防备他。

  但山主还是重新回到了昆仑山。

  唐戈想了很久才有所头绪,他忽略了一个地方。

  那个看似不起眼的地方或许才是山主留下的后路。

  昆仑山北面群山,有十一座孤峰环绕耸立,终年笼罩在云雾之中,形成了一片特殊的空间,充斥着恐怖的力量。

  这里便是玄机秘境。

  当年唐戈利用昆仑印和剑符留下的封印仍然存在,想来就算是山主也无法解除。

  唐戈藏身在十一座孤峰中的某座山峰密林之中,莫说气息难以察觉,就算是有人身在此处,也难以发现那几乎和密林融为一体的身影。

  他安静的站着,如枯木一般,直到夜幕降临时,他的身体表面才有剑光浮现,剑光之中还弥漫着一丝淡淡金光。

  暗淡的星空下,他闯入了云雾中,转眼消失不见。

  ……

  ……

  山中有山。

  唐戈出现在一片荒原上,天是昏的,地是暗的,一望无垠,偶尔会有山势起伏和枯树孤独生长。

  这里是玄机秘境。

  一片安静,没有任何声音。

  唐戈走到不远处的小树下,低头看着。

  枯黄的地面上有一些黑点,就像是烧焦后留下的痕迹,又像是黑虫融化后凝固的事物。

  很寻常的事物,他却看的极为出神。

  许久后,他抬起了头,望向数丈外地面上的一道浅沟,漆黑无比,仿佛黑夜,在荒原上极为显眼。

  浅沟很浅,却很长,两头蔓延至看不见的远方,就像是天地间的一条线,连接着两端的存在。

  唐戈很确定,刚刚这条浅沟并不存在,就像是突然出现一般。

  那道黑线仿佛将世界分割成两半,无法跨越,也无法融合,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氛开始缓缓蔓延至四面八方。

  忽然之间,一阵冷风从荒原上吹来,唐戈感到了一股难以抵抗的恐惧,他的瞳孔骤然一缩,望向浅沟的对面。

  那是一个三尺左右的木偶,矮小精致。

  木偶看着他,木头雕刻出来的眼睛流露出一丝笑意。

  ……

  ……

  不知是因为风中的寒意,还是木偶的眼神,唐戈的身体僵硬了很久才有所动作,但也仅仅是眨了眨眼皮。

  “你是谁?”他问道。

  木偶只有眼睛,没有嘴,却有声音传出:“你说呢?”

  那声音很平静很柔和,如清风一般,唐戈听到过这种声音,在听潮灵谷的山顶,在那只血雀身上。

  他的眼神骤然一冷,又缓缓归于平静,再无波澜,说道:“你是山主?”

  木偶说道:“我是山主,也可以是世间万物。”

  唐戈问道:“这木偶是你早就留下的手段?”

  木偶说道:“玄机秘境存在的时候,木偶便存在。”

  唐戈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难怪你能一直躲在昆仑山。”

  木偶发出一阵笑声,说道:“你不会认为我一直躲在这里吧?”

  唐戈反问道:“不然呢?”

  木偶挪动着圆柱形的双腿,沿着黑色浅沟走了几步,说道;“我出去过,也回来过,前几年回来的。”

  唐戈眉头一挑,说道:“藏青洞前那棵树?”

  木偶说道:“还是被你发现了啊,我也没想到你会将藏青洞、紫竹林和玄机秘境都封印了,那棵枯树是我最后的手段。”

  唐戈低头看着无限蔓延至远方的浅沟,沉默了一会说道:“藏青洞和玄机秘境有你留下的后手我可以理解,但紫竹林……难道你真的和鬼界有关系?”

  紫竹林中有去往鬼界的通道。

  木偶直勾勾的盯着唐戈,一阵尖锐的笑声传了出来:“你说对了一半。”

  虽然无风,唐戈闻言却心头骤然一沉。

  木偶接着问道:“你来找我?”

  唐戈说道:“找一样东西。”

  木偶说道:“我同意了吗?”

  唐戈看了他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异样,突然微笑道:“你若是能走过那道黑线,我还能站在这里?”

  木偶低下头盯着脚下的浅沟看了一会,忽然发出一阵无奈的笑声,说道:“就算到了现在,我还是打算给你个机会,跟我一起去做一件大事吧,你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唐戈将双手背到身后,说道:“你是昆仑山主,昆仑山的一草一木都是你的,但我留下的封印你解不了。”

  木偶沉默了一会,说道:“会解开的,只是时间问题。”

  唐戈的目光从黑线移动到昏暗的天空里,平静说道:“我知道你回昆仑山是为了什么,但你永远也找不到了。”

  木偶的身体中第一次溢出冰冷的气息,似森然的杀意,直指唐戈:“你能够进入雷霆之源,能够重布源阵,能够活着出来,我都不意外,我只是好奇为何昆仑印能和你的身体融为一体?”

  唐戈说道:“就算你是山主,就算你活了千年,又能知天下事?”

  木偶叹了口气,忽而大笑了几声,说道:“好,说得好,千年了,你是第一个能让我正眼相看之人,但你既然来了,就别想离开昆仑山了。”

  唐戈望着他说道:“这里的封印是我所布,你如何拦我?”

  木偶抬起头看了一眼,说道:“在玄机秘境里我的确奈何你不得,但昆仑山你绝对出不去,比起对源阵的熟悉程度,我比你多了一千年的经验。”

  唐戈的眼神慢慢变得深邃如古井,盯着木偶看了片刻,直接在原地盘腿坐了下去,然后闭上了眼睛。

  木偶虽然可以替山主传话,似乎也有一些山主的能力,但并不是山主本人,伤不了唐戈。

  看到唐戈闭上眼睛,似是陷入冥想之中,木偶毫不犹豫的沿着黑线走向远方,渐渐消失不见。

  唐戈知道,山主会想办法解除玄机秘境的封印。

  山主知道,唐戈会想办法突破源阵,但必须在找到那件东西之后。

  只看谁的动作更快一些。

  ……

  ……

  季青云在三神峰中寻找空玄门的位置。

  念如音在三神峰中修炼。

  这个冬天,古之月在三神峰中找到了念如音,并且带着她去了大雪山,见到了那个雪茧。

  昆仑界又下了几场雪,春意便来临了,大雪山仍旧是冰天雪地。

  念如音从山洞里走了出来,气息很平稳,但没人知道她经历了怎样的凶险。

  古之月在山洞外守了一个冬天。

  “我要回昆仑。”

  念如音没有吐露任何关于雪姑娘的事情,直接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也是古之月想说的话,但念如音却让她代替自己守着雪姑娘。

  “剑圣曾经告诉过我一些秘辛,也只有我才能进入玄机秘境。”

  念如音又解释了一下原因,这才打消了古之月的念头,她将鬼泣剑交给了念如音,可以帮助穿过源阵。

  就这样,古之月继续在大雪山守着雪姑娘,念如音时隔多年,再次回了昆仑山。

  山主的境界,无论是城府还是道行,皆是世间之最,唐戈对上他定是凶多吉少。

  数日后,春意渐浓,除了北境,昆仑界其他地方的积雪皆尽数融化。

  念如音出现在昆仑山脚下,就在她拿出鬼泣剑准备穿过源阵结界时,一道精纯至极的通天真气从天空中落了下来,和当年击退无伤、海姑一样,直接将她重伤。

  随后,她被囚禁,鬼泣剑被夺。

  玄机秘境中,唐戈睁开了眼睛,开始沿着黑线缓慢走远,如同那个木偶一样,只不过是完全相反的方向。

  (第六卷完。)

  从前有个问剑人

看过《从前有个问剑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