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从前有个问剑人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天地仍要继续存在

第三百八十二章 天地仍要继续存在

  ntent

  上一个春天,海晴儿继任听潮灵谷的谷主之位,本该轰动的大事却被另一件事压了下去。

  山主利用血雀传音与唐戈说了几句话。

  他说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整个昆仑界都知道他回来了,但因为某些不可知的原因暂时无法现身。

  冬天的时候,唐戈潜入玄机秘境,却被山主发现,最后他开始沿着那条黑色浅沟寻找出路。

  又一个春天,念如音回到了昆仑山,但被一道通天真气瞬间重伤,囚禁于通天塔内。

  山主亲自出手,就算是无相上境的顶尖强者也唯有任人宰割。

  没人突破太清境界,便没人是他的对手。

  他归来的消息笼罩着整个昆仑界,其他任何事情都显得渺小无光,仿佛不应该存在一般。

  北境之中,荒原沙漠占据了部分地域,绝大部分还是雪原和连绵的雪山,除了北境王庭占据的区域,其他地方还是保持着神秘。

  比如大雪山。

  比如某座隐藏在雪山深渊里的古老大殿。

  大殿极为诡异的隐藏着,有雪山天然屏障阻隔,就算是无相境强者也得用很长时间才能从深渊里察觉。

  在遍布厚厚积雪的群山之中,这座大殿却没有一丝雪白,整体上呈现一种如枯木般的暗黄色。

  两排高大的石柱延伸出百丈,在尽头被一面巨大的山壁拦住,从上至下,十个大字依次排开。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若这十个字是人所书写,定是手持雷霆而写,遒劲有力,犹如虬龙蜿蜒。

  四道身影立于山壁之下,静静的望着那十个字,为首一人青衫加身,面容平和却令人捉摸不透,透着神秘。

  另外三人乃是两男一女,一人蒙着双眼,一人如水鬼面孔,最后一个女子倾城妖娆,娉婷袅娜。

  这四人正是隐雾六大天王其中四位,柯叶、苏茉儿、无囚、夜临。

  柯叶负手而立,望着山壁上的十个大字,有片刻的失神。

  苏茉儿忽然跑到柯叶面前说道:“大师兄,你究竟突破了没有?”

  柯叶收回目光,轻轻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有。”

  苏茉儿脸色微异,看了一眼同样神色变化的无囚和夜临,说道:“那你出关做什么,可是有大事发生?”

  柯叶平静说道:“他回来了,所以我不能突破了。”

  不能,不是不想。

  无囚森白的脸色更白。

  夜临脸上的黑布下透出些许寒意。

  苏茉儿紧紧握着玉手,说道:“山主当真如此可怕,他究竟要做什么?”

  柯叶的目光落在最上方的“天”字上,说道:“唐戈说听潮灵谷的邱谷主在突破时被山主的人重创身陨,但现在昆仑界中想突破太清境界的不止我,为何他没有出手阻止?”

  苏茉儿突然心头一紧,说道:“他就是想让你们成功突破太清境,然后另谋他用?”

  柯叶的目光慢慢向下移动,沉默了下去。

  苏茉儿三人面面相觑,心神一时间有些无措。

  某个时刻,一道黑光出现在大殿中,现出一个邪异男子的面容。

  隐雾六天王之一,鬼无邪。

  ……

  ……

  鬼无邪出现在大殿中,抬头看了一眼漆黑的山内穹顶,然后便沿着石柱的方向朝着前方走去。

  忽然间,无数片青叶随着突兀而起的罡风席卷而出,在两侧的石柱上留下深浅不一的痕迹,瞬间来到他的身前,笼罩住了他的身体。

  “你不听主令,叛离黑湮,现在回到神殿,是来领受责罚的吗?”

  柯叶的声音如同利剑一般锋锐,鬼无邪却是邪魅一笑,看着眼前将自己缠绕的青叶,并没有什么反应,然后望向山壁上。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那句话是他们入隐雾之后要记住的第一件事。

  什么都可以忘记,什么都可以违背,唯有这十个字不可以。

  这句话是隐雾的根本,是神秘的隐雾之主所颁,大道有多长,这句话便有多深。

  鬼无邪虽然不受束缚,当年甚至违背了黑湮令,但他的信仰却极为虔诚,所以他根本不认为自己背叛了隐雾,所以也不打算做任何解释。

  他继续朝前走着,那些青叶没有伤他,反而随他而动,直到在柯叶面前停住脚步。

  柯叶很强,强大到可以称为隐雾第二人,但鬼无邪根本不惧。

  他有些邪恶,但更多的是放肆。

  苏茉儿三人分散开来,调转全身真气,随时准备出手。

  柯叶仍旧背负着双手,那些缠绕在鬼无邪身体表面的青叶化作一缕缕青光回到了他的体内。

  ……

  ……

  人只有变得强大,才能无往而不利。

  鬼无邪曾经被山主重伤,修为跌落,实力严重受损,恢复的希望渺茫。

  如今他恢复了,便有资格重新站在这里。

  柯叶说道:“你还知道回来?”

  他的言语中听不出任何训斥,反而像笑骂孩童晚归的母亲一般。

  鬼无邪笑了笑,说道:“上一次不听黑湮令险些被山主杀了,这一次我可是听说那家伙也要回来了。”

  柯叶望了一眼大殿外的方向,说道:“是啊,他虽然排行第六,却可是世间一等一的强者。”

  ……

  ……

  柯叶停止冲击太清境,再次拿出黑湮令召集隐雾成员,准备预谋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但另外几个人依旧在冲击太清境。

  朝天城在星光下显得愈发静寂,夜深人眠,万籁俱寂。

  池靖坐在桌案后,翻着书卷,完全无视了极美的星辰夜景,眼神静若深湖。

  他的手上是一本泛黄的古册,是念芷苓在出宫游历之前交到他的手里的。

  朝天古卷。

  顾名思义,书上记载的便是朝天城的往事秘辛,甚至是一些无法考证的存在也记录在册。

  比如石塔。

  比如诛仙阵的历史。

  烛火光辉落在书页上,把上面的字照的清清楚楚,更显古老。

  熙登皇位,诛仙阵方才完整。

  当池靖看到这一行字的时候,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

  ……

  南陆某座山下的密林之中,枝叶茂盛,遮住阳光,显得格外幽静甚至有些恐怖。

  黑衣人行走其中,肩上有一些细小的伤口,和剑伤有几分类似。

  他看着面前的青色山崖,深深吸了口气,驱散心头的恐惧,然后低头沿着狭窄而陡峭的山道向上走去。

  山崖半腰处有一座山洞,非常低矮,黑衣人无法直起身体,只能佝偻着身子前行。

  洞府深处极为捡漏,除了杂草便是乱石,还有一张不大的石榻,铺着厚厚的枯草。

  枯草中间盘坐着一个老人,皱纹极深,麻衣上有很多破洞,看起来很是凄惨。

  黑衣人走到石榻前,沉默了片刻,便跪了下去。

  老人枯瘦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就想死了一般,好在晦涩的双眸中还残留着一丝光泽。

  他已经苟活了很多年。

  黑衣人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后辈弟子,拜见祖师。”

  老人嘴角微颤,有沙哑而缓慢的声音传出:“你…是…何…人?”

  黑衣人低着头说道:“弟子没有名字,只有一个代号,月神。”

  “月……神……”

  老者呢喃着这个陌生的名字,片刻后说道:“何…事?”

  黑衣人抬起头,黑巾遮盖下的嘴脸紧张的抽搐了一下,说道:“弟子想请祖师出山救一人。”

  老者问道:“何…人?”

  黑衣人说道:“他叫唐戈。”ntent

  p从前有个问剑人 55866dexhtlp

看过《从前有个问剑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