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致挚爱:给你一生的恋爱 > 两百七十八章 李言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两百七十八章 李言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你难道忘了我刚才给你说的吗,那个时候不光是诚宇集团在收购我们的股票,就是这些公司也都在收购我们的股票,你让我该怎么办?”王不凡无奈的笑了一下,道:“我当时能做的就只有想办法从他们的手里回收我们公司的股票,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不光是为了稳定我们的公司,也是为了将我们的公司股票完全回收回来。”

  台下的记者手里的笔迅速就记了下来,接着问道:“王总您是不是正好看中了这次李总在指挥上失误的情况,现在整个元泰集团所面临的情况也不是多么美好,这个时候难道您就不怕别人说您是落井下石吗?”

  “可是这位记者朋友,你难道忘了我们公司比起来元泰集团,不,就算是这个时候的元泰集团,我们一起依然是实力悬殊吗?”

  “可是既然您感觉实力悬殊,可是为什么您居然会做出这么一个决断呢?”

  “实力悬殊并不代表我们惧怕,而且我也不是一个莽撞的人,自然是有所打算。”王不凡笑了笑,并没有正面解释。

  “更何况我们也不算是落井下石,我们只是看到了一个非常合适的商业机会而已,在商业竞争中,本身就不存在什么弱者跟强者的身份,就算是弱者,也有可能打败强者,商业竞争就看谁的计谋更胜一筹。”

  “可是在我们的记忆中,李言似乎在很多场商业竞争上面,都实现了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的情况,甚至有不少经典的商业竞争案例都进入了大学课本,面对这样一个对手,请问王总您有信心吗?”

  “其实在经历了上一次的事情之后呢,我自己也对自己进行了很深刻的一个反省,但是我并不认为我自己和李总差什么,我们都一样年轻,我是利用我自己的双手打拼下来这一个公司,而他只不过是背靠一座大山好办事情而已,所以这怎么说,我也感觉我要比他更有优势一些。”王不凡笑了笑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承认自己比谁更差,想要验证你比谁更差的方法,就是去和他比上一场,所以这一次呢,就算我输了也会心甘情愿。”

  众人哗然,有人抓住这个话风急忙着问道。道:“照您这么说的话,难道你已经打算做好了输的准备?”

  “这肯定自然不是了。”王不凡我双手撑在桌子上注视着所有记者,道:“我的打算呢,当然是只会在这一场竞争中胜出,而我说我输了也会心甘情愿的意思呢,也只不过是谦虚一下,如果我自己对我自己都没有这个信心的话,我怎么敢提出来这个事情呢?所以请各位记者朋友也不要着急,事情以后会走向什么方向,大家只需要拭目以待就好了。”

  就在王不凡说完这句话之后,下面叽叽喳喳的声音更多了,仿佛很多人都因为这件事情被吓到了,也有人也在疑惑这件事情,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是一样的,以后怀疑,质疑,冷笑,王不凡看着下方各式各样的表情,并没有多说什么。

  “王总还真是有信心。”有人突然笑着出声,只不过这个笑声却特别刺耳。

  “怎么……”王不凡却没有生气,只是笑着问道。

  “我只是在质疑王总,这样的行为是不是有些夜郎自大了?”

  “那你说我该如何是好呢?”王不凡脸上的微笑依然没有变化,不过笑容却是越发冷了起来。

  “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王总不考虑对手的实力,也不考虑自身的实力,实在对您自己不利。”

  王不凡一愣,这人居然在劝自己。

  “但我也说过了,这是一次好机会,如果错过这么一次机会之后下一次的机会我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王不凡低下头,眼睛确实紧紧盯着说话的这个人。

  “是,也许在你看来这是一个机会,不过我仔细考虑过这件事情,王总就算在这个时候,和他们创造矛盾的话,王总的胜算几乎没有。”

  “哦?”王不凡好奇的看着这个居然一直在劝自己的人。

  “元泰集团经过了数次合并之后,现在拥有的规模已经达到了数百亿,正像您所说的,现在对元泰集团控股的,全部都是当年收购过您股票的那些公司,但如果他们没有合并的话,您可能只是单独的面对其中一家公司,而他们现在如今合并成这么一个庞大的集团,期间的力量不容小觑。”

  王不凡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个情况,不过这些都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更何况我也没告诉你是我一个公司的事情,当初他们可以联盟起来对付我,我为什么就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

  “这么说王总您找到了不逊于元泰集团的盟友?”下面的记者再一次疯狂起来,就好像听到了什么大新闻一样,一个个狂野的按着镜头。

  “和你们理解的差不多,我不是一个不会衡量彼此公司之间实力的人,更不是一个只会被仇恨蒙住眼睛的人,我所做的一切都会经过仔细的考察,认真的思考之后才会决定的。”王不凡这次没有招挡闪光灯带来的刺眼,因为他知道,这次的拍摄才是这些记者认真拍摄下来的东西。

  “那请问王总,和你们合作的公司都有哪些?”

  “这还是商业机密,现在不能回答。”王不凡笑了笑,道:“接下来我们的人会带各位参观一下我们的公司,等会儿会给大家准备一些茶水费,谢谢各位。”

  说罢,王不凡整了整西服转身就离开了。

  而这些记者哪里还能满足就那么一个茶水费,现在可是听到了大新闻,不能采访出来,可算是真的可惜了。

  “各位各位各位……”王不凡留下的秘书拼了命的拦住了这些记者,道:“接下来就由我带各位参观一下我们的公司。”

  看到王不凡走不见了,这些记者也没有办法了,于是会议室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听从王不凡秘书的安排去参观公司了。

  王不凡回到办公室,拿出手机就给蒋督史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怎么新闻发布会已经开完了?”蒋督史拿起电话直接就说道。

  “开晚了还算是顺利。”王不凡笑了笑,“现在接下来就是等着效果了。”

  “哈哈哈哈。”蒋督史大笑起来,道:“这就不用等了,接下来的事情我告诉你吧。”

  “啊?”王不凡一惊,瞬间又冷静了下来,果然不出他所料,李言和叶诚之间绝对有关系。

  “元泰集团依旧会按兵不动,他们会完全无视你这次挑衅,然后你就怂恿你背后的那个人,让他们出手吧。”蒋督史一个手拿着电话,另一个手还在文件上签字。

  “就这么直接吗?”王不凡坐了下来,就在他知道了李言和叶诚之前有关系的这个事情,王不凡心里瞬间就松了一口气。

  “当然以你的实力,有办法怎么他们吗?”蒋督史笑了一下,“再说了,你们的产业和元泰集团之前差距实在是太大,人家主要做的是房地产,家具啊之类的实体,你这就算是科技产业了,怎么你还指望他们用沙发的订单来抢你无人接的订单吗?”

  “当然不是。”王不凡笑了一下,居然还get到了蒋督史那实在少到没有的幽默感。

  “他们不能怎么你们,当然你也没有办法怎么他们,所以这个事情就尽管交给你身后那个人好了。”蒋督史撇了撇嘴,他确实也很好奇,去和王不凡他合作的这个人到底是谁,只不过他们不出手的话,是不可能知道他们的身份的。

  “嗯……”王不凡嘿嘿一笑,道:“话说我背后的人不就是你吗?”

  “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蒋督史笑着摇了摇头,“这次你可要小心点儿,千万不要在他们面前露出什么马脚。”

  “这您就放心吧,在演戏上我还是有那么一点天赋的。”王不凡笑了一下,看着窗外,如果不会演戏的话,他也照顾不了他这一个公司。

  “嗯,那就交给你了。”蒋督史叹了一口气,“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应该就只和我们有关,没想到还是牵扯到其他人了。”

  “这是自然的,你说一只狼见到了一窝兔子,他是会只吃掉一只吗?”王不凡笑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变得冷淡了起来,“这只狼会把所有的兔子都咬死,然后再挑一只兔子吃掉。”

  “这话说的在理。”蒋督史点了点头,“忙吧!”

  “嗯。”王不凡点了点头便挂了电话,看着外面阴云密布的天,嘴角不觉挂上了一丝微笑。

  谁能笑到最后才笑的最好。

  ………………………………………………

  就在王不凡非常高调的开展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城市另一边儿的人确实非常低调的动手了。

  蓝氏集团安排的人瞬间就安排人到很多和某个公司有着合作的其他公司里进行了商业的谈判,而这些公司也都在很快速度的答应了蓝氏集团的请求,虽然这个公司不是很起眼,但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公司是属于李言所拉拢起来的那个联盟的。

  几乎在最快的时间里,这个事情就传遍了继承人的圈子,很多人都没看明白蓝氏集团这么做是想干什么。

  除此之外,蓝氏集团居然开展了针对那某个公司的政策,几乎是从方方面面下手了。

  “怎么样,我说什么来着?”蓝海看着面前的李树和石磊,道:“你以为那天我只是随随便便那么说的吗?你以为我这个兄弟真的有那么聪明吗?”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见他?”李树和石磊对视了一眼,眼睛里确实看到了一些震惊。

  这两兄弟之间的差异还真的不是一点点,让他们意料之外的事情就是,蓝海对他的那个兄弟真的是了如指掌,而他的那个兄弟,就再次刷低了他们对他的看法。

  “当然不着急了。”蓝海看着李树和石磊,“你们堂堂两个继承人,这么着急见他岂不是太给他面子了?”

  “兰兄这么说的意思是?”李树看着蓝海,似乎也不捕捉到了一些什么。

  “你们先想想,我留下我的秘书真的就是这么一点点的小事儿吗?”蓝海笑了一下,“这是不久之前的一个新闻,你们看一下。”

  蓝海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李树和石磊结果手机很是疑惑的看着手机屏幕。

  “京东总部并没有撤销李言在这边儿的职位,甚至连什么惩罚都没有,你们不感觉很奇怪吗?”蓝海挑眉道。

  “是很奇怪,可是我们不是说过了吗?先不管他是利用这种办法将自己隐藏到幕后,还是真的害怕了,可是他之前所执行的,就您表明了她对我们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了。”李树疑惑看着手机,上面不过就是看到了李言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喝茶,脸上完全没有一点儿什么忧虑的小新闻,在他们看来,这个新闻完全没有一点用处,只不过是狗仔抓拍的一点儿照片儿,自己水的一些文字而已。

  “不不不。”蓝海摇了摇头,“你有没有发现他很悠闲?”

  “您现在也不是很悠闲吗?”李树笑了一下,道:“蓝总,这个事情就不用再纠结了,她对我的威胁力已经没有了。”

  蓝海愣了一下,笑道:“确实是我着相了。”

  李树点了点头,他从一开始就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只不过当时去蓝海哪里的时候,是他们去谈合作,当然不能露出什么反对的意见,更何况这个问题和他们之间的合作并没有什么影响,所以当时他们也没有说什么,就任由蓝海分析了一番,不过让他们非常失望的就是,蓝海这特么谈完合作之后就从蓝氏集团卸任了,如果不是他现在还能对他们有一些帮助的话,李树和石磊今天绝对不会这么好说话的表情坐在这里。

  :。:

看过《致挚爱:给你一生的恋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