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章 好死不如赖活

第4章 好死不如赖活

  南宫弄阳见众人不理她,遂挣扎着起身,结果医者和宫婷紧张了,赶紧扑了过来叫她别动,小心撕扯到伤口,现在需要好好修养仔细治疗。

  就在她猛地伸手杵床,准备抬起头来时,一时体力不支摔了回去,靠,哪儿哪儿都疼呀,这是这么回事?她都伤成这样了,那个无良导演还叫她来演戏。

  虽然她的相貌和领悟力各种超群,比许多真正的演员还要有可塑性,但本姑娘只想做经纪人,也一直是经纪人好吗?

  南宫弄阳此刻心里十分窝火,加上没成功起身摔回床上又撞到受伤的头部,体验更加难受。

  头疼欲裂地她想一头撞死,如果还有力气的话,生病太折磨人了,所以,她一直坚持锻炼身体,尽量不让自己生病,哪怕是一点小病也不行。

  该死的小猫,若不是为了车轮不从它身上碾过,保它一命,自己才偏转方向盘的,小猫是逃过了一劫,自己却因此受了重伤,真的是憋屈得紧。

  忽然,脑中闪现出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像看电影一样,在脑海里飘来飘去,一个画面一个画面的过。

  南宫弄阳不住地吐槽,啥玩意,现在自己烦得要死,还有心思想别人的事儿,再过度思考脑袋要炸掉,脑浆崩裂儿而亡了,像现在这样疼痛的一个程度,已经是她能承受的人生最痛,极限了,再有一丁半点估计真要用脑过度,英年早逝。

  用仅存的力气晃了晃脑袋,想要把脑海里一直出现个不停地意识清空,可越晃越疼,疼得再也控制不住,呜咽出声。

  “好疼啊,你们这群没良心的工作人员,不就拍个戏吗?还真把我弄伤啦?我要报警,我电话呢?我电话在哪儿?”

  忽然,南宫弄阳觉得自己的声音怪怪的,咦,这声音,这么这么糯,像在撒娇的小女孩一样,她最讨厌这种柔弱的声音了。

  可是,她刚刚是很生气很愤怒地在表达,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呢。

  众人听到病床上的小新娘发话了,刚开始还开开心心地往前凑,想要听听她说话,安慰安慰啥的。

  病人的情绪十分的重要,尤其是病重的病人更加重要,说不定这是人家在这个世界上的遗言了,得仔细听着。

  脆弱生命的面前,人们总是最能激发出同情心来。

  医者见状,虽然大家没听懂南宫弄阳在说什么,但是作为医者,救死扶伤是天职,很快医者就忽视了南宫弄阳说的话,直接开始行医。

  “帮忙扶夫人起来,把这颗续命丹吃下去!”医者吩咐,众人不敢耽搁,宫婷和南宫弄阳年龄相仿,且偏瘦,一副营养不良的瘦弱样儿。

  加上病重的人和死人差不多,此刻的体重会莫名其妙地比平时重许多,宫婷扶了半天硬是没扶起来。

  两侧伺候的丫鬟见状,叫宫婷爬床上去扶头,一人出手帮忙,一人给南宫弄阳喂药凡。

  待喂完药后,老大夫把了把脉,一副如释重负的自豪状,喃喃自语。

  “嗯,不错。”。

  接着把扎得像刺猬一样的银针,一根一根从南宫弄阳的身上拔了下来,收拾好银针就叫丫鬟伺候笔墨开始写药方了。

  南宫弄阳被扶起来吃了药之后,这才用晕乎乎的脑袋和雾蒙蒙的双眼打量周围的一切。

  为什么没有导演和其他工作人员,咦,怎么手也短短的,脚也短短的,还有自己早已发育正常的胸,此刻一马平川什么也没有,还穿着火红的嫁衣,什么鬼?

  南宫弄阳用仅存的力气命人给她拿镜子,刚刚服侍她吃药的丫鬟领命快速把镜子给她拿来,举到面前。

  “夫人不用担心,大夫说您年轻尚轻,这点伤不算什么,不会留疤的!”

  南宫弄阳看着镜子里陌生的面孔,和额头上的一大个包,明白了丫鬟指的是什么,这丫鬟误会她在乎自己的相貌呢。

  盯了半晌,南宫弄阳还是一副错愕状,为什么会这样?谁来告诉她到底发生了社事?千万别告诉她,在这个穿越只能存在小说里的这种奇葩奇迹,落在了她身上!千万别这样告诉她,否则,谁说她打死谁!

  就在这时,莫名其妙不属于她的记忆又再次出现在脑海,刚刚不认识的那个女孩,现在和镜子中的脸重合,一撇一笑,一哭一闹,就是镜子里的人无疑了。

  南宫弄阳这一刻才不可置信地狠狠掐了自己好几下,小脸都掐红了确认这不是梦,于是忍不住悲愤尖叫出声。

  “啊!”

  一旁伺候的众人顿时吓得不轻,连连劝慰,老大夫写好药方之后,迈着蹒跚的步伐颤微微地走向床榻,柔声安慰。

  “夫人莫恼,有老夫的药方在,准能让您美貌如初,只是要些时间而已,您耐心等待!好好修养才是要紧的

  南宫弄阳欲哭无泪,一脸茫然生无可恋地任由这些人搬弄,好死不如赖活着嘛,虽然她不想活了现在,可是又怕死得很,苟延残喘地拖着到病愈再说吧。

  她所看过的小说或电视,穿越来的人,大部分都是能回去的,要不难得来一趟,且先看看,就当是给自己放假旅游来啦。

  南宫弄阳心中早已哭晕无数次,但怕死的她一个劲儿地在安慰自己,给自己灌心灵鸡汤。

  这些年遇到什么无助的事,她不都这样过来的嘛!自我鼓励的时候居多,在现代社会忙于为生存而战的她,好朋友没几个的,需要安慰的时候也只有养父。

  可自从养父因为给自己挣学费受伤变成半身不遂的残废后,她有什么不开心的,就再也没有和养父分享过。

  再苦再累再难的事,她都学会了自己咬牙扛着,不让养父担心。

  话说,她真的来古代旅游了,她的养父这么办?暗恋自己许多年的那个帅哥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关系照顾好养父呢?

  没有哪一刻像现在,南宫弄阳十分希望自己是个魅力四射的人,这样养父就有人照顾了。

  早知道还在现世的时候,就不要老是做让暗恋者讨厌的事儿,想逼他离开了。

  父女连心,南宫弄阳的心理承受能力和适应能力真不是盖的,自己都还自身难保,就已经头脑清晰地担心养父了。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