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7章 反其道而行

第7章 反其道而行

  根据原主的记忆,南宫弄阳记得有一个大哥哥,某次遇到她被欺负,见不怪男人欺负女人,不,女童的他,出手相救赶走坏人之后,还约定每月十五在宰相府的后门五里处的一座废弃宅院亭台水榭里教她习武。

  只可惜那个好心的大哥哥一直蒙着面,从不以真脸世人,只告诉南宫弄阳,他叫冠千曲,南宫弄阳叫他曲哥哥。

  小弄阳的曲哥哥已经消失了大半年了,每月十五再去到那个幽深昏暗的亭台水榭,都没在见过他的真人。

  但一想到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里,有一招曲哥哥才一个转身,挥挥衣袖,四五个恶棍就飞出了三丈远,所以此刻的南宫弄阳还是想办法看能不能再联系到他,拜他为师。

  在古代这种吃人不吐骨头,人命比草贱的年代,有一技傍身还是好的,不为争夺武林盟主啥的,只为关键时刻能够用来脚底抹油跑路,为自己赢得一线生机。

  连生在现代的南宫弄阳,一有空都要去练拳,只为防狼啊什么的,现代那是法制社会,处处有摄像头,处处讲人权,且还有警察叔叔保护着众人,多好的社会。

  那样的社会她都十分看重自己的小命,就更不说如今穿到了古代了,等身体复了原,她要多加锻炼身体,好好挣钱。

  发展才是硬道理,不管遇到什么样恶劣的环境,只要自己不放弃,就始终有机会。

  而发展的过程当中,最少不得的就是财富的积累和能力的提升,她要提升些什么能力好在这个社会找个靠谱一点的公司就职呢?

  想了半晌,古代她知道的所有行业都想到了,就是没有一个适合她的,真是悲催,南宫弄阳写好信之后,还不忘在后面加了一句,“曲哥哥,求介绍工作,我要高大上的职业,来燃烧我的青春热血,实现人生价值!”。

  前面还是啥啥君可知,之乎者也的文字,后面加了这么一推文字,古今结合的一封信,一瞄读了一下,自己都被自己逗笑了。

  “什么鬼?重新写一篇吧,一定要描述出自己嫁人后受到了什么惨绝人寰的折磨,强烈表现出求带走的欲望,曲哥哥是个好人,肯定见不得妇孺被欺负,哈哈哈,真是机智!虽然没啥希望,但万一哪天曲哥哥回来看到了呢。”。

  南宫弄阳一个人在房间里呢喃,趴在桌子上写写画画,虽然她知道这样以后会影响体形发育,谁叫她现在才13岁呢。

  可是现在自己是个病人,想严格要求自己,原主这破身体不允许呀,好吧,先这样放肆一下吧,待以后自己有空有钱了,好好帮原主调理一下身体,谁叫现在是自己霸占了人家的躯体,苟活于世呢。

  就在此时,宫婷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还没进门就大声嚷嚷。

  “小姐,小姐,相爷过来啦!”

  南宫弄阳一听,吓得差点从凳子上掉下来,踏马的,混混小弄阳此刻还在给原主暗恋的男子写情书呢,原主的夫君现在却过来了。

  千万不要被抓个正着,不然自己的小命还要不要啦,这个百里尊也真是会挑时间来看他的新妇。

  自己都进门一个星期啦,他从未现身,现在怎么突然来啦,女人的第六感很准的,百里尊十分讨厌自己,此次前来,肯定来者不善。

  别人见到自己的夫君都是高兴地往前扑,她却像是见到瘟神似地想往后退,还退都退不走,这烂身体真的是要气死她。

  就在南宫弄阳把自己写的纸撕碎了,藏到自己的衣袖里之后,宫婷跑了进来,喘着粗气说话。

  “小姐,相爷的贴身侍卫来啦,我刚刚一紧张,喊错话了,嗷呜,好渴。”

  宫婷解释完就自己找茶水喝,一副没大没小样儿,显然她和原主相处得还不错,南宫弄阳一听,直接想伸手去敲她的脑袋。

  真是个不省心的,害自己白惊恐一场,南宫弄阳被宫婷弄得是哭笑不得,但是念在宫婷往日的表现上,也不忍心责备她。

  童进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话倒不是对她们说的,听语气和内容,好像是命令下人做事,吩咐完了之后才恭恭敬敬地进屋来行礼问安。

  “夫人,相爷公事繁忙,特命小的前来告知,让您先好好养身子,请安的事,不急!”

  童进微微作揖福了福身,态度十分公瑾,首战告败,南宫弄阳心里骂了一句娘之后,这才笑眯眯地开口,这笑容和镇定,超出了13岁女娃该有的气度,这一反应倒是吓得童进打量的眼神,害怕地往回缩了缩,垂着脑袋听训。

  “那请你告诉相爷,百里府和南宫府虽然一直宿怨不断,但如今皇帝已赐婚,望两家能重修于好,新婚不见夫郎便罢,妾身确实身体抱恙。

  可清醒多日以来,从不见夫君迈进院门一步,是想让弄阳步其他进过府的姐姐的后尘吗?那好,把休书给妾身,妾身愿永生不负相见,不碍任何人的眼!”。

  南宫弄阳说得义愤填膺,好似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其实她心里巴不得那个残废夫君不要现身,这样做只是为了让外面的人都知道。

  从未嫁进百里府,到嫁进百里府,他两人的矛盾一直恶劣不可调和,日后有机会向皇帝请求和离,就容易得多。

  表面表示她很重情重义,却不幸遇到负心汉的这么一出戏,这就反其道而行之,从醒来完全清楚了自己的状况之后,她就心中谋了这么一计。

  百里尊外界风评不好,且和她家一直有仇,会善待她才怪,只有傻子才在这里像只病猫一样,等他欺凌,那还不如自己出去谋生,都比和百里尊这个宿敌相处好太多。

  自己虽然才13岁,可智商却已是27岁驰骋职场多年的精英,坐以待毙等欺负,还不如博一把,兴许能绝处逢生。

  不说别的,就说她那怕事儿不把她当女儿看的爹,和杀伐果断,残暴不仁的百里尊,她都不该心存侥幸,想着两人好好的待着,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向外做做戏表示夫妻和美即可。

  要是真能这样,她还是很乐意在一个自己不太喜欢,但包吃包住的地方先将就待着,可现实问题是不能,要是待在这儿,肯定凶多吉少。

  童进一听完小女娃主人义愤填膺的一番完美演讲之后,心里不由得吃惊,我滴乖乖,这还是13岁女童该有的伶俐吗?

  本来正主就难伺候得紧,现在又来这么一个小祖宗,看着很讲理,实则不一定讲理的副主,他当这府里的管事,可没有安生日子过了。

  (https:////)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