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8章 施恩端身份

第8章 施恩端身份

  南宫弄阳见童进不语,就假装愤怒撒泼,把手里的茶杯扔了出去,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把话带到,滚!”

  本来就体力不支,加上现在这一系列激烈的动作和愤怒表演,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小弄阳心里又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这身体素质,真不是一般地差。

  童进语噎,道了一声“是”之后,退了出去,一侧的宫婷早已被眼前南宫弄阳的举动吓呆了。

  往日里小姐就算再怎么生气,也不会发怒到这个程度,人向来都是温柔的,连生个气发个火,都能让旁边的人感觉到,哄哄就好了。

  这次的火气,宫婷感觉烧得实在太大,几乎不是哄哄就能好的境地,到底小姐是怎么了,一醒来之后,就完全变了样儿呢?

  疑心归疑心,可眼前的小姐,明明还是自己从小到大,一直跟随服侍的小姐呀,怎么像换了个人似的。

  宫婷忍不住问出了口。

  “小姐,您没事儿吧?我怎么感觉,您这次生病醒来之后,性情变了不少,千万不要气坏了身子!”。

  南宫弄阳对百里尊态度的转变,让她有些难以接受,以往小姐都是十分讨厌百里尊的,甚至还经常讲人家的坏话。

  虽然现在不得已被迫嫁进了百里府,可还不至于到在乎百里尊是否宠她的地步,应该是祈求,天天相安无事,面到不要见的那种。

  怎么会突然那么想见宰相大人呢,难道是喜欢上宰相大人啦?不可能,小姐跟她说过,非冠千曲不嫁的,所以当圣旨下来时,她的反应才那么大,天天跟南宫老爷唱反调博同情。

  可南宫老爷心肠实在太硬,同情到最后还是把小姐灌了迷药扔进了花轿,难道自己的小姐是被这一系列的事件影响了,之前还撞了头,肯定是脑袋出问题了。

  宫婷想着想着,收拾了地上的残局后,就往屋外走去,南宫弄阳以为她去扔垃圾,也就没有管她。

  宫婷离她们住的院子远了些距离之后,蹬蹬的加快脚步往外跑,小姐肯定是撞了头糊涂了,她得去叫大夫来瞧瞧。

  此刻的百里尊书房,童进把刚进府不久就发飙的小夫人说的话一一转达,百里尊听完后冷笑了一声,放下手中的书卷,又拿了一卷新的,淡声开口。

  “游戏还没开始呢,就想要休书,不必理她,去忙你的事吧!”

  童进闻言,应了一声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合上了门,唉,又是一个被无辜折磨的女子,谁叫她们都是政治牺牲品呢。

  以前的相爷,在朝野之上或是战场之险都是一个狠厉果断的人,可对女人一向温柔,只是后来卉公主事件之后,他整个人都变了,对女人有了新的认识,换了一个新的相处方式。

  都是可怜人呀,谁也怨不得谁,怨就怨造化弄人,他们的人生不小心撞到了一起吧。

  又一周过去了,南宫弄阳慢慢恢复能下床蹦会儿,离达到活蹦乱跳还有些时日,谁叫之前原主那个傻缺太傻,作了自己一身伤。

  现在能下床行走,在院子里赏赏花荡荡秋千什么的,小日子慢慢恢复了生气,就是终日无事可做显得十分地无聊。

  童进回去汇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除了他安排每天来打扫庭院的下人会按时来干活以外,南宫弄阳的院子再没有来过别人。

  “婷婷,我们这里叫丹缇轩,相爷和卉公主的院子叫什么呀?”

  小弄阳无聊地吃着点心,随意地问站在自己身后为自己编辫子的宫婷,宫婷给她编好辫子,弄成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别在后脑顶上,这才侧身坐到一旁给自家主子倒了一杯牙色的清茶,缓缓道来。

  “宰相大人住的院子是临渊阁,府中最大,藏书最多的地方,未经允许不得入内,童护卫带的腰牌都和我们不一样,只有配他们那样的腰牌才能进去!

  卉公主住的别怨嘛,叫芙蓉苑,是府中最富丽堂皇的了,要进她们的院子,也要得到卉公主的首肯,不过,比进相爷的院子容易得多!”。

  听到宫婷简单描述了一下别人住的别墅,她再一看自己的,靠,树木稀疏,花草甚少,连湖里的荷花叶子都枯了浮在水面上,花骨朵上的花都不知何时烂了掉进了湖里,一只花干直直地立在水中,干上还有大小不一的泥点。

  虽然不受宠,但难得来古代一趟,这待遇,南宫弄阳是鄙夷的,虽然她是一个比较注重内涵的人,但好像内涵和她现在的身份及年龄不搭边,遂不满地问道。

  “偏心,为什么他们住那么好的院子,我却住这么差的院子,之前的其他夫人,也这样吗?”

  宫婷面对自家主子不满的抱怨,一点疑心也无了,之前请大夫瞧过,自己的主子脑子没有问题。

  “小姐,您就知足吧,那些个夫人虽然住得比我们好,可进府不到五天,都被赶了出去,有些连花轿都抬不进门!我们住的虽然是最差的院子,但是离相爷远呀,您不是不喜欢见到他嘛!这儿清净,正合你意!”。

  宫婷边摆弄点心边给她分析,南宫弄阳想了想,确实也是,也就慢慢释怀了。

  从那次宫婷以为她脑子有病,请来大夫套路自己看了之后,南宫弄阳又分析了一下原主的智商等级,不敢再表现过度聪明。

  并有意无意地骗宫婷说,自己之前生病,脑子跟着秀逗了,所以才会表现出比较在乎百里尊,现在清醒过来,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宫婷知道后,十分欣慰,并祝福小姐心想事成,某一日能和她的冠千曲大哥双宿双飞。

  “给南宫夫人请安,这是我家主子赐予您的,叫奴婢带话,希望日后能与南宫夫人和谐相处,共同侍奉相爷大人。”

  南宫弄阳正在和宫婷聊天,一个宫中侍女打扮模样的丫头打断了她们的交谈,看个头,看年龄,都比自己大了好多岁。

  既然自称奴婢,又希望以后能一起侍奉百里尊的,那肯定就是卉公主的丫头前来拜访无疑了。

  这些古代人真是虚伪,明明讨厌别人讨厌得要死,却还要假装大度,摆出正宫的气度喧宾夺主。

  南宫弄阳虽然知道人家是来给她说明一下她的卑劣身份的,但是,谁会和钱过不去了,尤其是那种有钱没地方花,用金钱来装裱自己的白莲花臭公主,施恩端身份的时刻,不拿白不拿。

  虽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但是她又不是君子,自己正缺钱想干点什么事儿呢,这不是困了就有人送枕头嘛。

  南宫弄阳嘴角抽了抽,快速换了一副贪财脸,笑嘻嘻地奔了过去。

  (https:////)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