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2章 及时救妻

第12章 及时救妻

  南宫弄阳见一个黑影从树上袭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好几步,快速调取原主的记忆。

  她醒来后隐约记得,冠千曲每次现身都是黑衣蒙面,身高七尺,身材伟岸匀称,自带一股神秘的君子之风,对她,哪怕是想用偷袭试一下她的功夫,也从来没有这么可怕的杀气。

  而眼前的这个人,瘦瘦的像个贼子,满眼杀气,正举着刀一步一步地向她走来,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你是谁?报上名来!姑奶奶我给你留全尸!”

  南宫弄阳心里害怕极了,但嘴上依然不饶人,给自己喊话打气。

  越是面对强敌的时候,越不能退缩,退缩那就真的是一线生机都没有了,还好自己和原主都练过家子,一会儿应该能抵挡几招。

  也不知道原主这小女娃的战斗力是什么级别,别一会儿打不过连脚底抹油溜掉的机会都争取不到,那就不好了。

  13岁的女娃面对一个成年练家子的男子,胜算实在是小,靠,她才过来旅游几天啊,居然就要玩完啦?

  那回到现代社会吹牛的素材可咋办呀?问题是,挂了真能回去吗?要是回不去那不是死得冤枉。

  南宫弄阳见蒙面黑衣人慢慢靠近,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树枝,静观其变没有再后退,她想退的,可是再退就要掉湖里了。

  黑衣蒙面人见到小女娃的镇定样儿,不由冷笑地嘲讽了一句。

  “哼,口气还不小!那大爷我就让你死得个明白,好到阎王爷那里报道!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黑鹰!”

  南宫弄阳听完人家自报家门后,再次假装镇定,喝道。

  “哼,果然是腹黑阴险的小人,我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故为难我?活的不耐烦了是吗,好,那今天本姑娘就送你去阎王哪里报道,记住,姑奶奶我叫南宫弄阳!”

  说着小弄阳挥舞着手中的树枝耍了个剑花式的准备招式,小腿一蹬向来人冲了出去,坐以待毙的事情她从来不会干,危险时刻定要先发制人,这是她惜命搏命的基本原则。

  就在小弄阳躲过黑衣人劈过来的刀尖,想用树枝偷袭人家的重点部位之时,右肩被石子狠狠击中疼入骨髓,眼前还有白烟弥漫。

  才几息的功夫,接着身体疲软,意识模糊之际心中腹诽,靠,劳资是因为打不过想出损招逃命的,毕竟武功再高的杀手也不可能全身无懈可击,还没得逞伤人呢,自己倒先被人家暗算了。

  倒下去的那一刻,心中祈祷,既然旅游结束,回去一定要看到老爸呀,说好了看完老爸就去约人打保龄球,谈业务再签几个艺人回来培养的,醒来之后,她一定成为了众恒传媒的股东之一,从此就不用再时时担忧钱不够用了。

  黑衣人见离自己跨下还有十厘米距离的树枝慢慢远离,接着听到砰的一声,自己要袭击的小女娃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双目紧闭,四仰八叉地倒地不起,一动不动。

  黑衣人见状,也一时凌乱了,刚刚察觉到这坏小孩要出损招,正准备躲避她呢,自己就算来者不善,也不用这么损吧?这坏小孩可真狠,长大了那还了得,肯定是个最毒妇人。

  黑衣人思考了一会儿会儿,就毫不犹豫地决定一刀劈死这个坏小孩,坏小孩现在的姿势,正好方便他把人劈成两半!

  黑衣人决定之后再次举起刀,准备好用力的姿势,想要一刀就能完事儿,黑衣人的刀高高举至头顶劈了下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不住手!是当我不存在吗?”

  冰冷彻骨的话音一落,只听‘镗’一声,厚重的凶刀碎成两截掉在地上,咻咻两声,两颗石子狠狠地弹在了黑衣人的膝盖窝处,黑衣人吃痛跪下回头,吓得面色惨白。

  “黑鹰为少主着想,不知错在何处?少主为何要阻止黑鹰为您除掉这个贱人!”

  黑鹰吃痛地转了转方向,正对着跪向轮椅上的男人,男人听到‘贱人’两个字,眉头一皱,目光更加冰冷。

  这目光似千年冰刀咻咻地射了过来,被注视的体验,比万箭穿心还难受,黑鹰吓得垂下了头,不服气地喘着粗气,一言不发。

  “你可知,她是陛下赐婚与相爷?若是你现在杀了她,相爷如何向陛下交代?”

  童进中气十足地控诉黑鹰的鲁莽,走向倒地不醒人事的南宫弄阳身边,伸手在她的脖颈探了探,回头向百里尊点了点头之后,这才抱起地上的女娃。

  当童进抱着南宫弄阳过来之后,看着坐在轮椅上的百里尊,和自己两手不得空的双手,及站立都困难的黑鹰,一时犯了难!这要怎么推轮椅?

  百里尊见状,不悦地往自己的座位后靠了靠,童进小心翼翼地把南宫弄阳放到百里尊的怀里之后,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浊气,绕到了轮椅后面。

  推着百里尊和南宫弄阳离开,推一个和自己体型差不多的成年男子本来就费劲,现在加上一个小女娃,这重量,让童进的手臂上布满了青筋,显然很是吃力。

  平时都是两个佣人推着老大的,这次出门居然忘记带帮手,现在一个人苦哈哈地推着老大和老大的小女人,实在是怀疑人生。

  黑鹰看着远去的三人,不甘心地狠狠垂了一下地面,挣扎着起身,奈何少主下手太狠,爬起来离地不过几寸,又职称不住摔了下去。

  南楚宰相府临渊阁的亭台水榭。

  百里尊翻着书卷,冷冷地吩咐童进。

  “叫他们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南楚不是他们该来的地方!”

  童进领命之后欲言又止,迟迟不愿退出水榭执行命令,百里尊不悦地让他有话直说,童进见能说出自己心中憋着的想法,立马叽叽呱呱地表达自己的见解。

  “大人,如今您在南楚的局势艰难,先皇薨逝后您又一直保持中立,不愿扶持新皇,因一向与及皇子交好,陛下和宇皇子这两党势力对您十分忌惮,多次试探打压削权,及皇子现在也自身难保,您现在有想追随您的暗卫在,多少能睡得安心些!”

  当今陛下宗泽因其母是皇后,先皇虽未离他为太子,但是后台够硬,在九龙夺嫡中险胜登上帝位,宗宇因母妃是当今皇帝生母,即太后的亲妹,所以得已留命过上王爷的日子,此后一直装病在家蛰伏等待时机。

  至于宗及得已保全,皆因百里尊的大力扶持和先皇的密诏,陛下一党和宇皇子一党暂时无法动他,现被幽禁在王府中。

  百里尊也明白当今的局势,听到童进这话之后,他感觉更加烦闷,从记事起,他的日子好像没有那一天过得无忧无虑的。

  (https:////)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