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7章 回忆父爱

第17章 回忆父爱

  “抱歉,内人年纪尚小,礼数不周,望大夫莫怪!……弄阳,不可无礼,大夫是来为你减轻痛苦的,你该感谢人家,快道歉!”

  笑完之后,百里尊和郎神医简单表了歉意之后,话锋转向站在自己面前闹孩子脾气的小娇妻,小弄阳撅着嘴委屈巴拉地道歉,强烈表示不需要诊治。

  百里尊察言观色细致入微,才几息的功夫,就知道她是在害怕,当郎神医转过头来的时候,百里尊的眉头也微微皱了一下,轻松的气氛立马变得有些压抑,连说话的语调都变了。

  “原来是郎神医,真是稀客,请坐!”

  百里尊见来人是往日打过交道讨厌的老头,语气变得不似刚才那般友好,刚刚老头低着头躬着腰诊脉,自己一时不察,没想到是他。

  百里尊说完向童进使了个眼色,很快丫鬟们就麻利地把被南宫弄阳糟蹋得狼藉一片的饭桌撤了下去,换上了茶水点心。

  郎神医理了理自己的服饰,冷笑着坐到了他们夫妻俩的对面,这浑小子,要是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无礼地对待自己

  南宫弄阳见自己挪到了一个安全的区域,就像定住似的,站在百里尊的身旁动也不动,警惕地看着桌子对面的糟老头。

  “郎神医,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故吓我娇妻”

  南宫弄阳一听,心里莫名其妙觉得暖暖的,暂且不说因为百里府和南宫府有多不和,以后的日子好不好这些问题,光说当下,就凭百里尊在外人面前,这般维护自己,都让她十分感动,觉得很有安全感。

  小小的身影又下意识地往他身侧靠了靠,两人的距离不过一厘米就要挨着了,奶香味再次袭来,百里尊眉头微蹙看了她一眼。

  见她扬起脑袋咧着嘴对自己嘿嘿笑,也就没有说什么,知道她在寻求安全感,而这安全感自己能给她。

  果然是个孩子,只要对她好一些的人,她都会掏心掏肺地想靠近,看来以后要好好教她独立才行,百里尊心里闪过一丝丝未来的打算。

  郎神医一听这话就更加不高兴了,自己饭都没吃就赶来,是为了谁呀,真是不识好歹!好吧,除了他自己,也没谁知道对百里尊的事情自己到底有多上心。

  “这不是,看诊来了吗如相爷小夫人所说,我是个丑老头,所以吓坏了你的小夫人,但那也没办法的事儿!长相这种问题。来吧,别耽误时间,赶紧治完赶紧走,别再把南楚宰相的其他夫人吓到,老头我就百死莫赎了。”

  说着,老头又起身准备走过来,百里尊看到她的小手在发抖,只好微微弯腰伸手一揽,把小小的人儿抱进怀里,温言安慰。

  “别怕,不赶紧治好扭伤,长大了会变成瘸子的!”

  小弄阳听到他温柔的安慰声,并没有害羞紧张小鹿乱撞,只是觉得特别有安全感,像小时候自己生病了,爸爸抱着自己给医生打针的情形。

  真是作孽,莫名其妙又想到自己的爸爸,突然好想哭,鼻子酸酸的卸下了害怕的情绪。

  “不怕不怕,小弄阳最勇敢了,很快就好!”

  耳边响起养父温柔慈祥的声音,南宫弄阳知道自己在幻听,以前每次生病,养父都是这样安慰自己鼓励自己的,现在百里尊却给了她那种父爱般的温暖,让她感动得鼻头发酸,同时也更加想家了。

  百里尊以为她是怕看病,所以紧了紧自己手臂上的力道,这徒儿怎么还是这么轻,这么瘦,靠得更近,身上的奶香味更明显。

  百里尊不由好笑,都十三岁嫁人了,怎地还有奶香味儿呢?这个也是他一直好奇的地方。

  只是之前自己每次教她习武之时,都来去匆匆,平时政务繁忙,能抽出时间来陪她这个外人,真的是很难得了。

  毕竟那会儿是他的事业上升期,且和宗卉大婚不久,新婚燕尔,如胶似漆地相处也是应该的,当时还想着,以后有个女儿像自己的徒儿这样可爱就好了。

  虽然当时和小弄阳开玩笑说,答应她长大后嫁给自己,可那是哄小孩子上药的话,如何能当真

  包括到今天为止,明面上虽然她已经是自己的小娇妻,可他对她的心思,依然还是师父对徒儿的心态,就算现在抱着她,也只是像安慰小孩子就医而已。

  生活在这样的社会,尤其是像他这样有特殊身份的人,言行举止更加注意分寸,要是他对南宫弄阳的话中有些什么嫌弃之词,狗眼看人低的社会,指不定在府中自己看不到的角落里,她就会被欺负。

  之前其他进府的美人他确实都没放在心上,可现在膝盖上抱着的这个女娃不同,不为别的,就算是为了不让她在外面被欺负,他也该好好留她在府中。

  至于是以什么样的身份留在府里,已经不重要了,毕竟现在自己不是冠千曲,也不能以冠千曲的身份去保护她。

  之前也有想过怎么给她安排一下她的生活,离开备受欺凌的南宫府,让她过得舒坦些,可一直没想到比较好的办法。

  加上后来自己的状况有变,自身都自顾不暇,就直接把这事儿给忘了,当听说皇帝把她赐给自己的时候,刚开始他对外界也表示出十分的不满,包括在童进的面前。

  可他心里还是分得清利弊的,目前这是对自己徒儿最好的一个安排,待来日有更好的去处,他再放她离开不迟,先好好长大,学会独立再说,这是百里尊接受指婚最初的想法。

  人还是要区别对待的,自认为是一个比较有责任感的人,居然收了她做徒弟,那就应该要对人家负责,一直把自己的徒儿放在外面让人家欺负算怎么回事?自己的脸面还要不要啦?

  才几息的功夫,百里尊的心里已经计较了许多,不止是他,连一旁的郎神医心里也腹诽了许多,他老人家准备屈尊去看看诊的,结果猝不及防被塞了一把狗粮。

  这一把狗粮让他老人家有些猝不及防,瞬间犹如雷劈石化在原地,不知该进还是退。

  百里尊见状抬眸看了一眼,郎老头觉得这样的眼光让他很不舒服,藏都不带藏一下的嘴角抽了抽,表示嫌弃。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