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8章 悔不当初

第18章 悔不当初

  百里府芙蓉苑。

  “公主,听说相爷今天下午外出,见丹缇轩里那位小蹄子和人在街上打架,还被打晕了,相爷抱着她回来的时候,全程黑着个脸,肯定也是觉得她为百里府抹黑了!”

  宗卉公主的贴身丫鬟渐悦又在那里拨弄烛火的灯芯嚼舌根,显然只干一份儿活让她很闲,闲到有功夫搬弄各种是非。

  宗卉也不觉得她聒噪,任由她添油加醋地煽风点火,虽然这火一时还烧不起来,但是听听渐悦说说话打发时间也是好的。

  刚嫁人那会儿,还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了盼头,为百里尊生儿育女,荣华富贵幸福一生,现在却活成了自己都嫌弃的鬼样子。

  每天除了听听丫鬟挑拨离间,会会自己的姘头,实在是找不到更有意义的事情去做了。

  当朝皇帝虽然说是自己的哥哥,可对她的好不比父皇在时那样纵容着自己的性子。

  百里尊和自己的哥哥不和,加上自己还背叛了他,就更加地像仇人一样,老死不相往来了,连基本的侍疾,自己是想去示好的,也曾亲自送了许多补品过去。

  可能百里尊嫌弃自己脏吧,连见一面都不见,送进去的东西,直接命人当着她的面扔了出来。

  再高贵的公主也是个女人,尤其是一个嫁了人的女人,哪一个男人受得了自己的女人背叛自己呢?她能理解,可是她不甘心。

  往日恩爱的种种,能当做没有发生过吗?他们都不是健忘的人,所以在每一个美人进府时,她都会去端端身份,让大家知道她才是百里府里的女主人。

  她的心里还是很在乎百里尊的,只是身体受不住寂寞背叛了他,现在想要重修于好实在是太难。

  当听到渐悦说百里尊抱着丹缇轩里那个土鳖回府时,她的心口忽然感觉被什么东西堵了一下,有些上不来气。

  现在连一个卑贱的庶出女娃都能得到他的温柔以待了吗?凭什么那些人什么条件都没有自己好,就能得到她想要的东西。

  尽管只是她曾经接触过对她好的人,现在去对别人好,她也是不能接受的,渐悦没有察觉到自己主子的变化,依然侃侃而谈。

  忽然茶杯落地摔碎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不慎碰到油灯,油灯因被碰撞洒出了滚烫的液体,沿着她的手臂流下。

  呲拉的灼烧声烫得渐悦生疼不已,直接忍不住哼出了声,看着都感觉得到,痛极了。

  宗卉半点怜惜也无,扯着嗓子骂东骂西,室内伺候她的众人吓得跪地瑟瑟发抖,只祈求这泼妇不要把气撒到自己的身上便好。

  宗卉见主子真的怒了,也忍着疼痛跪了下去,一言不发地忍着,大气不敢出。

  现在有些后悔自己刚刚嘴巴太碎,但是已经为时已晚,这现世报来得还真快,才刚刚说人家坏话几秒钟,都还未来得及收个尾,就已经遭到了报应。

  已近亥时,郎神医一出宰相府,朱雀和白虎就迎了上来,连连询问情况,郎神医双手抱于胸前,凝思了几息后就摇摇头,叹了口气叫他们继续监视,就一个人踏着月色归去。

  虽然他今晚才切到百里尊的一点点脉象,但以他精湛的医术推断得出,百里尊身体特征一切正常,除了双腿没有任何知觉以外,和常人无异,一点病痛也无。

  这是他行医多年来,遇到的比较棘手的一个病例,还好死不死地发生在他最在乎的百里尊身上,这让郎神医这个糟老头心情十分地郁闷。

  从收集到其他大夫为百里尊诊治的病例资料来看,自己刚刚的推断不会有错,百里尊这腿,很难治,甚至有可能这辈子都只能靠轮椅生活了。

  郎神医十分丧气地带着满身的心事回客栈,一路上都在想,若是治不好,该怎么让他活得快活些,不要每日都郁郁寡欢。

  虽然百里尊的情绪没有表现出很痛苦的神色,但是他和百里尊的关系与常人不能比,还是比较了解百里尊这样的性格的,像自己一样,喜欢什么事情都埋在自己的心里,慢慢消化不为外人道。

  若是二十几年前,自己没有做出那个疯狂的决定,把他带到南楚,会不会今日百里尊的命运又是另一番光景

  至少自己和他见面不用像仇人一样,两看两相厌,他现在也不会是个半身不遂的残废了吧?自己真的做错了吗?郎神医陷入了自我怀疑的漩涡中,不可自拔。

  南宫弄阳的脚包扎好之后,就不想走了,百里尊想把她放下的时候,她死死地拽住他的衣服,不愿离开那温暖的怀抱。

  这种久违的父爱般温暖,让她十分贪恋,尽管脑海中还有一个声音在提醒着她,这人不是她的养父,她现在生活在古代,这个男人是她的夫郎。

  小弄阳闹脾气的样儿惹得在场的众人有些没眼看,纷纷退了出去留下空间给他俩相处。

  小弄阳隐隐约约听到丫鬟吐槽,“咱们的小夫人真厉害,还没人敢这样和相爷撒娇呢,呵呵呵”。

  南宫弄阳翻了个白眼,接着把手里的衣服紧了紧看向百里尊,用眼神示意我就是不下去,打死也不下去。

  百里尊无奈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示意同意她的无理取闹。

  接着用另一只手触动轮椅的开关,两人移到了书桌旁,小弄阳看到书就头疼,皱了皱眉看了半天,全都是书,于是乎无聊地手杵着小脑袋看着眼前的大手翻动书页。

  前世自认为自己也是一个高学历的知识分子,现在却好多都看不懂,这字写得歪七扭八的,还不是正楷,不曾想,原主的知识面太窄,怪不得之前自己写信,怎么那么费力呢

  看来要好好读书了,唉,13岁,也是读书的年纪,只有这万恶的古代男权社会,才会哄骗女性,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小小年纪为人妇。

  “都写得什么呀有这么好看吗”

  看着百里尊的手在自己的面前不停地翻动,小弄阳有些无聊地吐槽,晃了晃小脑袋,百里尊看书的视线被眼前的小脑袋挡住,有些不悦地伸手轻轻摁住她的脖子,让她不要乱动。

  这脖子不是一般的小啊,要是再用点力,小小软软的脖子,真的就要被掐断了,有时还是能看到生命脆弱的一面的,就像现在。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