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7章 又带绿帽

第47章 又带绿帽

  郎老头本来是打算让宗及自己发现的,可刚刚自己上街的时候,自己的属下来报。

  宗泽这个狗皇帝和她那毒蝎心肠的老妈来了,名头是来看看宗卉,随便关心一下百里尊的健康。

  毕竟都是自家人,实则是又来打探百里尊,先皇的遗诏是否在百里尊的手上。

  虽然现在两母子的地位已经稳固地差不多,但人言可畏这样的事情,他们还是要防患于未然的。

  宗及宗宇都没死,要是哪天赢得百里尊的衷心,弄出个真遗诏来,那他们母子就不好对付了,毕竟他们登基的遗诏确实是伪造的。

  加上这一次的试探,不知他们试探了多少次了,可聪明的百里尊从来没有让他们如愿。

  但先皇十分疼爱且信任这个女婿,去哪里都喜欢带着百里尊,当时因这事,卉公主还和自己的父皇撒过娇,表示不要出差老带着她老公,让她一个人独守空房呢。

  所以,先皇真正的那份遗诏,在百里尊的身上的可能性很大,无论如何,他们都要拿到手,把将来有可能存在的危机,全都扼杀在摇篮里。

  别人不清楚当今皇帝宗泽的身世,作为当今皇帝的生母当朝皇太后,比任何人都清楚。

  就算先皇的传位遗诏是传给自己的儿子宗泽,可有天宗泽的真实身份被揭开,也必定会引起全国民愤,把他们母子喷都要喷下台不可。

  皇太后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儿子步撵,烦躁地眉头皱了皱,自从这个儿子出生,自己是没有一天不为他的皇位操心的。

  从小,先皇就不太喜欢自己这个满腹阴险,工于心计的儿子,最是喜欢一身正气的宗及,还曾在自己的床上夸过宗及这个儿子,特别像他年轻的时候。

  当时皇太后的脸都黑了,心里嫉妒到恨不能食其肉,啃其骨,饮其血,寝其皮方能消心中的恨。

  心里对宗及母子的恨更加深入骨髓,但表面还要装出大度识大体的样子,跟着先皇一起夸奖自己最讨厌的那对母子。

  因为自己是皇后,对于皇帝最宠爱的妃子和皇子,就算要除之而后快,也不可做得太明显,只好一直在等待机会。

  终于等来了先皇驾崩,以为拔除眼中钉的时机成熟了,没想到冒出个不识抬举的百里尊,利用各种自己无法反驳下手的方式,保下了宗及一命。

  本次本来是打算连自己的亲妹妹和亲妹妹生的宇皇子都要一起拔除的,没想到自己最讨厌的两对母子,只死了一个宗及的母妃。

  这让皇太后的心情堵得发慌,以为自己当年跟随皇帝出宫狩猎会情郎的事情办得隐秘,多年来自己的亲妹妹在宫中面对自己多次的刁难,都没有用这个把柄来威胁自己。

  这么多年来,皇太后一直坚信自己是南楚国最聪明的女人,没想到在助自己的儿子夺位这样关键的时刻,被自己的妹妹用宗泽的身份做文章来威胁。

  自己暂时没有想到比较好的解决方法,只好忍气吞声地让宗宇母子活了下去。

  虽然是亲姐妹亲外甥,可一想到自己的亲妹妹和自己共侍一夫,自己的亲外甥也是自己夫君的孩子,皇太后对他们的恨意,是一点也不比宗及母子的少。

  心里已经恨到经常咒骂都要问候到对方祖宗十八代一番的皇太后,在外人面前确实要表现出一副悲天悯人,重视亲情的假戏码。

  皇太后她老人家演这样的戏已经演得十分的疲惫了,只希望自己的这个宝贝儿子能快些成长,让自己省些心。

  一会儿到了宰相府就让宗泽打头阵好了,对手是百里尊这样的强者,让自己的儿子练练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皇太后打定注意之后,就把手肘靠到一侧的坐垫枕上,闭目养神任由抬着自己的步撵一上一下地颠着前进。

  除了郎神医,还不知皇帝和太后正在往宰相府来的众人,安静下来听清这让人脸红心跳的男女嬉戏声之后,都不由害羞尴尬。

  大家担心地看向百里尊,只见百里尊黑着一张脸,杀人鞭尸般的目光盯向宗卉的房门,想起以前自己也进过这房门,胃里不由胃酸上涌,想吐非常。

  这贱女人已经寂寞难耐到这种地步,连自己在家里的时候,都敢悄悄召男宠入府了吗?

  百里尊已经愤怒到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意,想要杀之而后快,不管这个贱女人是不是皇家的人了。

  但因为腿疾的原因,让他的愤怒被迫限制了行动,若是他还能站得起来,无论如何这种情况,理智都占不了上风。

  就在众人都一脸同情担忧的看向百里尊时,小弄阳察觉到外面安静得过分,于是悄悄出了厕所。

  一出厕所就看到院子里站满了人,所有侍卫都耳朵里赛着棉花,脸红脖子粗愤怒地握着剑柄把宗卉就寝的寝宫围了起来。

  渐悦被五花大绑地跪在百里尊的脚边,瑟瑟发抖,嘴里还塞着毛巾。

  南宫弄阳虽然未经男女之事,听这声音也知道里面在发生什么?她的小脸也不由跟着红了起来,却还要努力掩藏自己的情绪,表现出一无所知的模样靠近百里尊。

  虽然她和百里尊不是真正的夫妻,可看到此刻百里尊黑着一张脸,拳头握到骨节发白,她还是真心实意地有些心疼的。

  此刻的百里尊,肯定难过极了,好想安慰安慰他,但是不知道该这么安慰,小弄阳走到一半,发现众人没有注意到她靠近,除了房顶上坐着的宗及和郎神医。

  于是小弄阳就垂着脑袋,如泄气的皮球,丧气地走开了。

  房顶上的宗及和郎老头见小家伙往府门口走去,目光移了移,首次两个陌生人的想法想到了一起。

  还是小孩子好,什么都不知道,烦恼也就少些,估计是刚刚看到百里尊冷着一张脸,小家伙明白百里尊此时不会理自己,陪自己玩,也就不放肆,耸拉着个小脑袋走开了。

  看到小小的身影走到府门口,跨着脚骑在府门前的石狮上,一旁的守门侍卫见太阳晒,给小家伙打了一把伞,小弄阳叫他们移开了。

  就在这时,房顶上看着小弄阳的宗及和郎神医见到皇帝和太后的步撵向宰相府移动,宗及心下暗叫不好,想要闪身下房。

  一动作却发现自己交叠太久的脚麻了,一时行动受限,郎老头看穿了宗及的想法,作势去扶宗及然后趁机点了他的穴道。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