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62章 求学之路

第62章 求学之路

  南宫弄阳突然想起,南宫老爷叫她带百里尊回门,现在想隐藏情绪也没办法了,于是就抬起头来,弱弱地问道。

  “我今天在街上遇到我爹,他叫我后天带你回门,百里尊,回门是什么?”

  南宫弄阳装傻,百里尊咽下自己口中嚼的菜之后,才不紧不慢地回话。

  “你想回吗?”

  南宫弄阳还在刚刚百里尊优雅的吃相里沉沦,完全没注意到百里尊在问话,心里吐槽。

  帅的人真的是干什么都帅,连吃个饭都这么帅气优雅,自己和他一起吃过那么多次饭,怎么现在才注意到呢?

  难怪了,自己前世的异性缘不佳,原来是因为自己不太懂得关注细节了。

  虽然有许多男性想追求自己,可大家都工作繁忙,了解接触的时间不多,所以从来没有擦出任何火花。

  忽然感觉到自己的额头被弹了一下,南宫弄阳这才反应过来,但是压根忘记他问了啥,一脸茫然地看向百里尊。

  百里尊笑着看着眼前的小家伙,天呐,连回门是什么都不知道,这么有时觉得她很聪明,有时候又很傻,很多基本常识都不知道呢。

  回门,就是夫家对新妇的认可,百里尊看向院子里的花草树木,眉头挑了挑,从学堂回来再说吧,也不在乎这些虚礼,但是为了小弄阳,他愿意在乎一下。

  三天后,百里尊和南宫弄阳起了个大早,一切准备妥当要去学堂报名了。

  郎神医家也是一切准备就绪,就在他老人家整理药箱再次检查一遍时,发现自己的银针有些不够,老头嘀咕了一声,命人赶紧去买银针。

  但一想到下人买的不一定和自己的心意,他要亲自去,所以拿了钱袋就匆匆往街上跑,出门的时间完美和百里尊们错开。

  南宫弄阳见自己终于要去上学了,心里十分地期待,走到城郊的时候,马车停了一下。

  小弄阳以为是遇到了什么小情况,所以就没有理会儿,高高兴兴地整理自己叫人按自己画的图缝制的书包。

  想起小时候养父带自己去上学的情形和今天有点像,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这哪里是夫妻呀,分别就是父女,百里尊好像她爹的角色呀。

  也好,这样自己就没有多少内疚感了,以后若不小心真的有点感情不忍别离,可以昧着良心告诉他,自己小,并不明白男女之情,一直待百里尊如父如兄。

  都还没到那一步,自己就已经开始计划后期这么甩掉他,小弄阳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坏,看向百里尊的眼神都有了一丝丝的内疚和同情。

  届时百里尊会不会捏断自己的脖子泄恨呢?应该不会,人家是正人君子,南宫弄阳盘算得十分开心。

  就在她还乐呵的空档,车帘被掀开,看到寄生虫抬脚而入,小弄阳毫无形象地伸起小短腿准备踢人。

  “哎呀哎呀,寄生虫,你这么在这儿?下去下去,别上来影响心情啦!”

  腿太短,没踢到人,只是日常互怼,宗及一听到南宫弄阳又嫌弃自己,直接把手里摘的野花轻轻砸了过去。

  南宫弄阳接过闻了一下,就开心地看向窗外不理他们了,很快马车再次开动。

  宗及是想狠狠砸花的,但是看到百里尊也在车上,这才没敢造次。

  “哎,好歹我也是个王爷,一会儿在学堂给点面子啊,不然别怪我不帮你!”

  宗及和百里尊颔首打招呼了之后,就直接找小弄阳搭讪了,美女到哪里都是受欢迎的,哪怕小弄阳现在只是个小美女。

  南宫弄阳眉头挑了挑,“切”了一声不再理宗及,把手里的花重新整理了一下绑好,满意地点点头,表示比宗及弄得好看多了。

  慢慢地,百里尊不再理他们,闭目养神,宗及也是哈欠连连,南宫弄阳有点疑惑,这两人是没睡饱吗?

  小弄阳只好自己一个人玩,朝车窗外看去,寻着原主的记忆,去学堂的路程差不多要一个多小时,等到了河边,过了桥爬到半山腰,就到学堂了。

  很快,日头上来了,南宫弄阳见侍卫们慢慢满头大汗地赶路,有些心疼。

  但古代社会就是这样的,人分三六九等,不像现代的人,有钱的买个代步车,自己开着走,没有车就可以挤公交地铁。

  古代有身份的人出行方式都是马车,走路这些,还是太不先进了,很快,南宫弄阳无聊地也打起了哈欠。

  找了找个好靠一点的位置准备也眯一会儿,百里尊在此时张开了眼睛,伸手示意她过去。

  南宫弄阳笑了一下,直接移了过去,把小脑袋靠在人家的胳膊上补眠了,只是,不是要远离百里尊吗?现在这个姿势又是啥意思。

  百里尊一伸手,她就不带思考地靠了过去,算了,就当不忍拒绝人家的绅士好了,南宫弄阳享受服务享受得有些纠结,但很快就心安理得了。

  百里尊感觉到自己手臂上的重量,嘴角扬了一个弧度,接着闭目养神。

  不知道为什么,他也是很享受小弄阳依赖他的感觉,突然觉得自己这个残废也不是一无是处,还是能关心得了女性的。

  很快到了河边,马车只能在此等候,南宫弄阳最先跳下马车,呼吸着河边的新鲜空气,古代的空气真是好呀,污染小。

  南宫弄阳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看到宗及和众小厮搭手,把百里尊抬下了车,然后马夫就把马解开,留在河边吃草。

  众人准备好了之后,开始过木桥,南宫弄阳看到木桥基本只能够一个人通过,她有些担心百里尊。

  百里尊向南宫弄阳招手,南宫弄阳见状凑了过去。

  “这是要这么过呢?一个人一个人分开过,还是一排排过,桥能承受得住重量吗?”

  宗及问出了南宫弄阳的心声,南宫弄阳也竖起了小耳朵,等着他们安排,现场唯一一个女性,还是个小孩子,所以,没有发言权的。

  百里尊想起自己以前读书的时候,都是师傅把他送过河,等长大了就一个人独来独往去学堂,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这桥的承受重量是多少。

  且这桥使用了许久,一直没有人维修加固,现在还能用就很好了。

  “安全起见,三个人一批,慢慢过吧!我,你,小弄阳。”

  宗及走到桥边看了一下,转过身来建议道,百里尊点头,然后南宫弄阳听到宗及有一百四十斤,百里尊也差不多,加上她,重量差不多三百五,应该安全。

  南宫弄阳不想和宗及一组的,但是今天来这里的所有人都是为了她的求学而来,所以就一直没有说话。

  宗及是百里尊的好友,且人也聪明,遇到事情肯定会比较快速地积极处理,于是就乖乖地站在百里尊的身边背好自己的书包不说话。

  “今天回去后叫人来加固一下!”

  百里尊说完,长手一捞,又把南宫弄阳抱到了自己的腿上,然后示意宗及,可以出发了。

  宗及翻了个白眼怒道,“她可以自己走路,给她一根绳绑腰上,像狗一样牵着就好了,你还增加我的负担!”

  百里尊嘴角一笑,眼神给宗及打气,小弄阳听到宗及打算把自己当狗牵着过河,气得小脸涨得通红,小拳头握得紧紧的,随时蓄势待发。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