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66章 观众缘

第66章 观众缘

  来到考书、数、礼、乐的地方,虽然没有必胜的把握,但是小弄阳很快就调整了考试心态。

  就算一道题不会做,也要装得像个天才,没有一道题难到她,这样的考试心态往往会带来好运,她试过很多次了。

  当听到担任考官的夫子出的第一道题是,战国七雄指的是哪几个国家时,南宫弄阳兴奋地跳下轮椅。

  “你确定问这么简单的问题吗?”

  百里尊没来得及抓住人,以为她是吓傻掉下去了,没想到听到她这么自信的一语,不由得不淡定地笑了笑。

  这丫头真的知道吗?以前她都是从来不读书的,虽然很有读书的天分,但是南宫老爷对她的教育从来不放在心上,没认识自己之前,她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

  现在这么自信,他不相信,才短短一年没见的时间,自己的徒儿已经进步到这样的一个地步,这道题换做一个成年学生来答,都未必答对。

  刚刚百里尊还准备在她耳边小声教两句,让她现场记忆下来应对考试,帮助她作弊呢。

  自己还没来得及教,小家伙就跳出了自己的怀抱,质疑考官去了。

  被质疑的考官“嘿”了一声,看向孔院长,孔院长也十分不悦地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这女娃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目中无人,百里尊也不知道是怎么教的,突然间他对百里尊这个得意的门生有点失望。

  孔院长又一副你也不管管的表情看向百里尊,百里尊尴尬地笑了笑,众人不再说话,静候南宫弄阳的答案。

  只见小家伙走到考官面前,伸出自己的左手,一个手指头代表一个国家地数给大家听。

  “韩,赵,魏,楚,燕,齐,秦,后强秦统一了六国,成为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的帝国。”

  围观的下课学生们和在场的考官陪考们,闻言皆惊得目瞪口呆,刚刚场外学习好的学生都还在交头接耳地讨论这套题的答案。

  学习差的还在押南宫弄阳的输赢挣外快呢,反应最大的是宗及,本要伸进嘴里的枣泥糕停在嘴边,率先用手拍了一下百里尊的肩膀,老乌龟地小声道。

  “因为不能干别的,是不是就每天晚上把她搂在怀里教她这些?”

  百里尊闻言,眉头皱了皱,一道冰蛰的目光送给了好友宗及。

  现在宗及还没娶亲就这么污,将来成家了那还得了,刚刚还沉浸在小弄阳给他的惊喜中,现在已经被宗及搅得一点喜悦都没有了。

  百里尊有些不悦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摆,集中注意力看向正在答题的小弄阳。

  刚刚考完书,现在到数,小家伙的数学应该不赖,不然没有饭吃的时候,她怎么混到今天还饿不死的呢,这一科百里尊对她十分有信心。

  固然不出半刻钟的时间,场外围观的群众又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南宫弄阳又答对了。

  六艺已经过了四科,还剩礼和乐,下一个考试题目是礼,百里尊有些担心这个小家伙,今天进门都现在,所有人都觉得她很失礼呢。

  还好此处的礼,指的是德育,俗话说,不学礼无以立,不全指小弄阳的待人接物,还有内心的善良。

  百里尊敢保证,小弄阳虽然表现出的是很没礼貌的混混角色,但那只是她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本质不坏的。

  若是这科考差了,他不介意为小弄阳美言两句争取入学机会,他相信星辰学院会因为有她这么一个学生而骄傲。

  “五礼指什么?”,考官问。

  南宫弄阳一听,完蛋,当时学历史的时候,这不是重点,她只是大概瞄了一下,有一丁点儿印象,现在让她如实说出来,确实太为难了。

  无助委屈的小弄阳看向百里尊,百里尊正想开口让考官换个简单一点的题,孔院长不悦地看了百里尊一眼。

  南宫弄阳见没戏,只能靠自己,于是就在众人面前低下头来回度步思考,一会儿蹲下一会儿起来,一会儿抓耳挠腮,一会儿手杵着小肥腰,样子十分滑稽可爱。

  在场的众人都被她的形体动作带得紧张了起来。

  场外学习好的学生又在叽叽呱呱议论纷纷,他们觉得此题十分简单,之前那么难的题南宫弄阳都答出来了,要是这么简单的题都没答出来,那可太不符合常理了。

  考官见思考的时间差不多,遂催促答题,南宫弄阳提起笔,写下“吉礼、嘉礼、军礼、宾礼、凶礼”,写完之后,一直在“嘉礼”处留恋,擦了又写,写了又擦。

  南宫弄阳凭借良好的记忆写下了大半,现在不确定的“嘉礼”她一直犹豫不决,因古代考试十分变态,对四个都不得分。

  不像现代社会,对四个还有四分,至少两三分安慰分,小弄阳沮丧地环顾四周,想求助一下在场的众人。

  宗及接收到她的眼神,依然是不屑的一个挑眉眼,接着吃自己的东西,百里尊被孔院长看着,不敢给什么太明显的眼神。

  场外的学生,有些悄悄对她比划大拇指,表示高,南宫弄阳吐了一口浊气,再次写上“嘉礼”。

  考官问是否确定答案,小弄阳丧气地垂着头,像似要赴死刑般点了点头,看得百里尊双眸微缩,心疼极了。

  百里尊知道她答对了,但是不能告诉她,看着她焦急紧张的模样,弄得他也跟着心里不舒服,只希望考官快点宣布答案。

  空气静默了几息,针落可闻,南宫弄阳见考官还在检查她写的丑字,然后和其他夫子交头接耳,估计是想揪出错的地方来,比如字写错了啥的。

  因为这小女娃考到现在,科科一次性通过,这科再过就只剩乐了,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聪明的女娃,所以不由得研究答案的时间长了些。

  南宫弄阳见状,丧着个脑袋找了根柱子,沿着柱子坐了下来,小短腿敞开,耸拉着脑袋,摆弄着自己的小书包,一脸无助地拍打着。

  在场众人见状,一瞬不瞬地盯着她,艾玛,好可爱的小妹妹,看着她委屈无助的小模样,好可怜,那么小小个。

  场外和她年龄差不多的学生,小声地唤她,“别担心,你答的是对的!”

  但是南宫弄阳没有听见,突然被一个硬物砸到,小弄阳“啊”了一声,摸着自己的膝盖,看向地上的三月李,正在她脚边打转。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