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71章 暗暗起疑

第71章 暗暗起疑

  古代夫为妻纲,本来要由南宫弄阳伺候百里尊穿衣洗漱的,现在却是百里尊像南宫弄阳的亲妈一样,帮她穿外套。

  “伸手,转身,好了,赶紧下床穿鞋!”

  早上起来的南宫弄阳最乖了,百里尊都满意地看了她一眼,这才开始弄自己的。

  南宫弄阳漱口的时候都是闭着眼睛的,想起刚刚是百里尊帮她,一时精神醒了不少。

  她何时变得这么依赖百里尊了,不行,自己的事情一定要自己做,下不为例!

  南宫弄阳下定决心之后,朝一旁的百里尊说了声谢谢,瞌睡彻底醒了。

  百里尊见到她彻底醒来的阵势,不由吸足一口气做准备,这小祖宗一恢复清醒,又要开始搞笑了,美好的一天即将开始。

  “学堂里都是男孩子,你住学堂还是住家?”

  百里尊人生第一次帮别人梳头,还是他的小娇妻,南宫弄阳打着哈欠手杵在梳妆台上,看着镜子里陌生的面孔发呆,听到百里尊一问。

  南宫弄阳诧异地偏转头看向百里尊,刚刚梳好准备绑的头发又散了,百里尊有些气恼地说了她一句。

  南宫弄阳才不管他生不生气,能为女***,她觉得百里尊应该感到高兴,自己又不是狼心狗肺的人,一定会报答他的。

  她生活的现代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好多优秀的男士都找不到女伴呢,他现在有自己陪着,天天给他讲笑话,舒缓他的心情,开开心心地生活,现在帮自己梳个头发怎么啦?

  她也想自己来的,就是饿了没力气,百里尊把她的头拧转回去对着镜子,这才听到南宫弄阳开口。

  “百里尊,我住家可以吗?住学堂别人欺负我你都不知道,我住家的话,有人欺负我,我回去就告诉你听!”

  百里尊闻言,又被她逗笑了,大清早的还没吃早饭就被她逗得笑到肚子疼,真是有本事。

  她被欺负,开什么玩笑,她欺负别人,别人要回家告状那才是真。

  宗及听到他们起来之后,十分开心地奔了过来,看到百里尊在给南宫弄阳梳头发,惊得他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南宫弄阳不屑地瞥了他一眼,懒懒地道。

  “寄生虫,早!”

  宗及这才缓过神来,也没有功夫和她计较了,他现在在怀疑的思想里不可自拔,一脸不可置信地走向他们,诧异地问道。

  “我南楚堂堂宰相居然再帮小短腿梳头发?我一定是眼睛瞎了,这不是真的?”

  南宫弄阳“切”了一声之后不再理他,百里尊笑笑开口。

  “那这么办?又没带侍女出来,她还这么小,自己弄不了啊!”

  一副慈父的模样,南宫弄阳和宗及首次闻言想到一处去,宗及小心脏受不了憋不住事儿,直接开口。

  “百里尊,你到底是她丈夫还是她爹?就算都是,也该是她伺候你!她是女人,这是她分内事儿。”

  南宫弄阳一听这话就高兴了,什么叫女人就应该伺候男人,南宫弄阳抢过百里尊手中的梳子,胡乱梳了个马尾绑起来之后,跳下凳子,气势汹汹地朝宗及走去。

  “寄生虫,你这辈子犯的最大错误就是瞧不起女人,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有真爱,这辈子都不可能有真爱,不信走着瞧!”

  大清早被小毒舌诅咒的宗及,一脸无辜地看向百里尊,表示我是在帮你说话,你就是任由你的小女人凶我?还不快管管。

  百里尊直接无视了宗及的眼神,不识好歹地带着小弄阳吃早饭,准备下山回家。

  南宫弄阳吃完饭之后,才后知后觉地想起百里尊早上问她住校还是住家的问题,意思是,三天后的通知只是一形式,她已经被录取了吗?

  就是说,这两天是回去休息准备读书事宜,以后自己就是学生一党了。

  在社会上摸滚打爬了这么多年,现在又要回到学生时代的生活,南宫弄阳决定,这一世童年生活,她要快快乐乐地生活,不要多想其他。

  回到宰相府的众人看到郎神医悠闲地坐在院子里喝茶,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宗及嘴角抽了抽,拍拍南宫弄阳的肩膀。

  “小短腿,你咋不叫他寄生虫,你看,宰相府来一只老寄生虫!”

  南宫弄阳解下自己的书包,扔给百里尊,就率先朝郎神医跑去,百里尊有些担心地滑动轮椅跟了过去,宗及一副看好戏的样儿,伸手去推自己的好友轮椅。

  只听南宫弄阳这次十分客气地和郎老头说话,宗及又是一副听错话的表情。

  “郎神医,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是来给百里尊看病的吗?怎么也不早和我们说,我们出门了今早才回来。”

  郎神医见这女娃突然识大体,有些不可置信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端着的茶杯都忘记喝了。

  真是不明白,这小丫头是得了神经病吗?转性这么快,郎老头心里疑问,接着一言不发地点点头,看向百里尊。

  南宫弄阳见自己猜对了,也就开心地以女主人的身份命下人去准备午饭,表示午饭后,在开始商量如何治疗不迟。

  百里尊刚刚舟车劳顿奔波回来,现在也不是看病的最好时机,先让大家都休息缓缓。

  郎老头看着小儿媳懂事的模样很是不习惯,但是一想到他关心百里尊,说得也有道理,也就点头应了。

  百里尊见南宫弄阳有时候像小大人一样,做事十分有条理,就更加怀疑眼前的南宫弄阳,不是自己之前认识的南宫弄阳。

  他很想知道他认识的那个南宫弄阳到底这么了,但是不知道这么问,怕打草惊蛇。

  百里尊只猜中了其一,猜不透其二,此弄阳确实非彼弄阳,但是她并没有带任何卧底身份来到他身边,只是机缘巧合之下,莫名其妙来到他身边而已。

  被百里尊开始提防的南宫弄阳,还在一无所知,和郎老头开心地聊着治疗的方案,凭着前世的记忆,她相信自己的所见所闻能够给郎老头一些医学上的灵感和帮助。

  她虽然不是医者,但是她的养父在康复治疗的过程中,她完全知道,且有一定的效果。

  百里尊对她这么好,说什么她都该帮帮人家,就算不为报恩,看到那么帅的一位帅哥是残疾,她都觉得老天爷十分地不公。

  既然学堂已经展现出自己聪明的一面,那以后她就不需要刻意装笨来保护自己了,聪明一点只要不要抢了别人的风头,自己的小命还是安全的。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