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72章 舒经活络

第72章 舒经活络

  郎老头把南宫弄阳拉到一处角落,询问南宫弄阳治疗百里尊的方法哪里来的。

  其实南宫弄阳的方法很简单,就是按摩和换血,加上补血食材即可,因为半身不遂的人,整个下半身都是无法动弹,那血液自然不循环。

  血液长期不循环,身体出现血液不循环的地方肯定就会出现毛病。

  长期未能动弹的部位需要血液循环,放血补血肯定就需要按摩辅助,促进血液循环。

  因放血大伤机体,所以补血也尤为重要,南宫弄阳把自己前世学到的知识都告诉了郎神医,希望对他的治疗方案有帮助。

  郎老头一听,豁然开朗,这治疗方式,可比他们传统的治疗方式新颖多,且一听就有用得多。

  古人总是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放血这样的事,他老人家是压根就没想到,现在这小女娃一说,郎老头立刻十分赞同。

  听完南宫弄阳的说法之后,对南宫弄阳的看法也大大改观,老脸笑眯眯挤出好几条友好的皱纹,虚心地问道。

  “小夫人是在何处学到的此法,简直太妙了!”

  南宫弄阳见郎老头两眼放光,十分开心地踮起脚尖拍了拍他老人家的肩膀,笑道。

  “就不告诉你,别忘了你的承诺!”

  南宫弄阳一完全清醒之后,智商绝对是杠杠的,告知郎神医之前早就先谈好了条件。

  让郎老头发毒誓,这辈子都不准伤害自己,否则天诛地灭,全家死光光。

  郎老头毫无心里负担地发完誓,并笑嘻嘻地看着南宫弄阳,南宫弄阳感觉哪里怪怪的,但是一时找不出来,也就作罢了。

  算了,就算郎老头做不到一辈子不伤害她,哪怕几个月不伤害她也好呀。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你要全信的话,那就不要怪后面为什么会鬼哭狼嚎地怨东怨西了。

  南宫弄阳走向百里尊和宗及,准备找宗及玩会儿她就要去睡午觉了,一会儿百里尊治疗她不方便在场。

  前世自己的养父治疗时,自己也很少在场,就算在场也是在门外等着,愿因很简单,要脱裤子。

  “寄生虫,你为什么那么怕娃娃虫啊,和我说说,娃娃虫那么可爱,你居然害怕!”

  南宫弄阳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之后,一脸期待地看着宗及,宗及一听到这问题,脸上瞬间划过一抹苦涩。

  南宫弄阳捕捉到了这一变化,知道这源头有重头戏,好奇心更加重了起来,遂想移到宗及的面前,离近点好听他讲清楚。

  若是理由真的值得可怜,她以后就不用虫子欺负他了,换一种怼人的方式。

  宗及的忧伤虽然一闪而逝,百里尊也看到了,见南宫弄阳从自己的面前过,想要找宗及玩耍,百里尊伸手一捞,又把小弄阳捞到他的怀里了。

  南宫弄阳自己不能继续前进,有些气恼,但是看到百里尊对她的所有表现都习以为常,没有怀疑,她就十分心安理得的坐好,和宗及讲话。

  “天这么热,要不要睡个午觉?嗯?”

  百里尊打断南宫弄阳的询问,为好友宗及解围,南宫弄阳见势也就乖巧地顺着百里尊给的台阶下来了。

  宗及的表情那么忧伤,肯定是不好的一个回忆,所以,百里尊才阻止她,那她最好识相不要问,揭人家伤疤。

  说到睡午觉,南宫弄阳打了个哈欠,靠着百里尊的胳膊眯了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她对百里尊已经全无戒心,因为她知道百里尊不会伤害一个小孩子,且她这个小孩子的存在十分重要,所以就睡得很安心,一下子忘记了回房间睡,不耽误百里尊治疗。

  宗及知道百里尊一会儿要治疗,所以留下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暂时就没有回涵王府。

  当然,他和百里尊一起混这样的消息肯定是不能入到宗泽母子的耳朵的,所以,从陪百里尊去星辰书院那天,他就做了分身迷惑的准备。

  宗及也不是小孩子了,百里尊对他的行踪暴露这样的小事并不担心,遂也不催促他回去休息。

  毕竟要治疗整个下半身,说不定一会儿真需要好友帮忙,怀里睡着的这个小家伙,能给到建议就已经很好了,不指望她还能帮上其他的忙。

  百里尊是背对着郎老头,当郎老头叫人准备好治疗场地赶过来叫百里尊,随便看一下他现在的脉象适不适合治疗的。

  结果一来就看到他怀里躺着讨嫌的南宫弄阳,郎老头立刻就忘记了自己发的誓言,想伸手把这讨厌的小弄阳从他的崽怀里掏出来扔出去。

  真的是添乱,平时就算了,关键时刻还来耽误百里尊的治疗,就不能懂事一点,让他老人家省点心吗?

  百里尊和宗及看到了郎神医的不悦,宗及示意要不他抱南宫弄阳回房,百里尊小气地赶紧拢了拢手,深怕宗及来抢。

  就算南宫弄阳来此的动机不纯,他都忍不住想抱她,且不愿让别人碰到她一分一毫。

  于是宗及只好向童进使眼色,童进唤来嬷嬷把南宫弄阳抱回房,让宫婷守着之后,百里尊的治疗这才开始。

  百里尊房间内。

  百里尊躺下之后,郎神医说要脱裤子,百里尊下意识地伸手挡在自己的裤头处,宗及也有些难为情地道。

  “必须脱吗?”

  郎神医白了这两个小孩一眼,不悦地道。

  “你说呢?穴位刺偏了怎么办?都是男人,你俩害羞什么?”

  百里尊和宗及闻言,对视了一眼,不知该如何是好,郎老头见百里尊面子恬,只好叫一旁准备辅助的所有小厮下去了。

  百里尊还是不愿,宗及也走了,郎神医说医者眼中,只有病患,百里尊这才同意郎老头解开他的裤子。

  “别紧张,我就是看看你的血液循环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好安排治疗!

  对了,后期肯定需要有个人每天早晨和晚间帮你按摩,活络经血,你最好有心理准备,有想推荐的人选就叫他(她)赶紧来和老夫学手法。”。

  百里尊闻言想了一下,好友宗及不合适,贴身侍卫童进也不合适,自己的夫人又还小。

  自己最亲近的这三人都不合适,那些下人小厮,他更不愿让人家碰到他的身体了。

  郎老头见百里尊思考完,无奈地呼了一口气,有些心疼,他老人家是不介意每天都按时来帮他,可是很明显,百里尊刚刚考虑的人选并没有自己在内。

  “我能自己来吗?”

  百里尊问,郎神医思考了几息,摇摇头,病人需要平躺,他一个人按不了。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