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81章 怪老头

第81章 怪老头

  南宫弄阳一说完就知道自己刚刚说话说太急了,现在想改,好像来不及了。

  完了,开心玩了一天,现在又要被碎碎念了,这百里尊真的好像她爹呀,这么关心她的学业干什么?

  南宫弄阳装傻,表示自己没有说错什么话,静待百里尊开口念经,然后她拼命点头如捣蒜表示知道了就好。

  起正面冲突的话,不知道还要被教训多久呢?结果等了半天,百里尊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理都不理她闭目养神。

  南宫弄阳诧异,但一会儿就想明白了,平时百里尊也是会午休的人,只是今天在此监工固桥,又有这么多人在场,所以就一直忍着没有休息吧。

  见现在在马车上可以歇会儿,他就直接补眠了,南宫弄阳轻轻掏出自己今天从书本上撕下来的书页折的纸飞机,摊开重新折成一把小扇子给百里尊轻轻地扇着。

  这夏季的傍晚依然很闷热,刚刚她都跑得汗流浃背的,想起百里尊真心对自己很好,这才给他送点凉风,不然要先管自己了。

  百里尊察觉到有风往自己的脸上扇,眉头微蹙睁开了眼睛,南宫弄阳不知道他会突然睁开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俊颜看,感慨造物主的不公呢。

  忽然四目相对,南宫弄阳直接吓得“哦呦”了一声往后弹,马车都感觉被她的大动作震了一下。

  百里尊见自己只是一睁眼而已,就吓到了她,瞬间觉得有些过意不去,看到她额头上的碎发都被汗水打湿,直接黏在额头上。

  “你扇你自己吧!我不热!”

  说完,继续闭目养神,南宫弄阳好不尴尬,和着就是她一个人在自作多情。

  但听百里尊说让她扇自己,南宫弄阳就十分不客气,粗鲁地扯开自己胸前的衣襟狂力地扇。

  没有空调风扇的古代,真是热呀,突然好想吃西瓜,只希望快点到家,她可以去把昨天吊井里的香瓜拿出来代替一下。

  百里尊听到南宫弄阳的窸窸窣窣的动作,再次睁开眼看到这儿狂野忘我的动作,一时被雷得不轻,这还是女孩子吗?比他都粗鲁。

  南宫弄阳闭着眼睛享受自己制造的凉风,全无察觉百里尊又睁开了眼,突然自己的小手腕被捏住了,南宫弄阳下意识地眯着眼睛瞅。

  只见百里尊一脸好奇地从她的小手里抽出自己的小纸扇,摊开一看,眉头越锁越深。

  小弄阳吓得张大了嘴巴,心里跟着紧张了起来,暗暗祈祷,完蛋,千万别认出那是她今天刚领的课本。

  接着百里尊向她投来一道冷冷地质问目光,南宫弄阳知道在劫难逃了,于是掀开车帘想要先跑再说。

  “来人,停车,我想出恭。”

  车夫闻言真的准备停车,车还没停稳之际,直觉小肥腰一紧,整个人妥妥地跌进了舒服的怀抱里。

  因为车子停得急,一时动作的两人被晃得不轻,百里尊手撑着地好一会儿才起身,这才没让两人都摔了。

  车夫掀帘见状,只好一脸尴尬地赶紧转头静待吩咐,等了半天,只听得百里尊冷冷一句,“继续驾车!”

  于是马车又在回城的路上辘辘行驶,南宫弄阳见这回跑不掉了,只好笑嘻嘻地看向百里尊,她这么可爱,一定不会受太多为难吧。

  百里尊坐好之后,拉起她的小手,在她的小手心上拍了两下,怒道。

  “知不知错在哪里?”

  其实百里尊打人不疼的,但是南宫弄阳不想再受更多的皮肉之苦,于是点头如捣蒜,表示自己下次一定不会了。

  百里尊现在在治疗腿疾,一定要保持心情愉悦,心情愉悦了才好的快,小弄阳使劲浑身解数说了半天,百里尊这才无语地投降。

  到底是谁给谁上政治课,说得比他都还多,这认错的态度这么友好,友好到他都不忍心在责备什么了。

  突然觉得抱着她还挺舒服的,下巴靠在她的小肩膀上听着她碎碎念,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说好的,彼此相互要提防的两人,常常事与愿违,一如此刻。

  百里尊心里打算对她多长一个心眼,南宫弄阳决定慢慢与他保持距离,结果现在……

  鉴于今天小弄阳的表现不好,回家吃完晚饭洗完澡,替百里尊做了日常护理之后,就坐在百里尊的专用书桌上练字。

  郎老头号完脉,试完汤药就脸皮厚兮兮地自动留了下来,在百里尊的目光监视下,磕着瓜子看着脚都还够不着地的小弄阳在练书法。

  以前自己的儿子小时候练书法肯定也是这样的,看着都乖,现在儿子长大了没得看,就看一下小弄阳慰藉一下他老人家的心情。

  南宫弄阳被这一老一小盯得有些不舒服,像是在监考一样,但是不练完五百个字,她就不能出书房去玩耍,好苦逼的童年。

  说好的要给自己一个快乐的童年,结果和以前一样,到点就得写作业,家长还不放心地在一旁监督着。

  要是有电脑,她一分钟一百多字的时速,五百字,轻轻松松两三分钟的事儿。

  可现在是用毛笔写,别提多慢了,这还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练毛笔字呢。

  一张宣纸写二十个字,她才写了两张半不到,完成任务,简直要上天。

  百里尊见南宫弄阳写得辛苦,想着来日方长,别第一天上学就厌学,于是就叫南宫弄阳停了。

  这一叫停,一旁的郎老头不乐意了,立刻像自家人一样制止,表示小孩子就是要从小严格教育,不然长大不成才。

  于是百里夫妇又再次一脸懵逼看向他,话说,他们家的事儿,关郎老头什么事儿啊?

  郎老头见自己又再次不被待见了,生气地扔下手中的瓜子,把手背在身后,走出了书房。

  其实百里尊是不想让郎老头这么随意的,但现在自己又管不了他,且这老头脾气古怪,若是惹他不高兴,又再次兴风作浪,那他整个宰相府都要被闹得鸡犬不宁了。

  只要小弄阳和大家相安无事,忍忍好了,郎老头看起来也不是那种,坏到家无恶不作的样儿。

  “真是个怪老头,百里尊,你说是不是?”

  南宫弄阳生气地扔下狼毫,跳下凳子整理自己的衣裙,随意地吐槽了一句。

  百里尊示意她把自己写的作业拿过去,南宫弄阳看到自己画得还不错的字体,于是高高兴兴地拿着走过去求夸。

  小孩子嘛,不能对她要求太高,且让她慢慢进步,南宫弄阳抱着这样的心态,乐呵呵地交作业。

  (https:////)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