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89章 含沙射影

第89章 含沙射影

  百里尊听完南宫弄阳站在床前和自己说的话,再无睡意,睁眼到天明,你看,这孩子会含沙射影地谈条件,一点都不傻!

  短短几语,道明她无主无派,求生也并非要依靠自己不可,不悦的婚姻,可有可无,待时机合适,可以卷铺盖走人。

  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被嫌弃,还是被一个小孩子嫌弃,是自己太过自以为是,低估了这小女娃的智商和心胸。

  一个能在摘绿帽这件事中起着关键作用,能在入学考试中无师自通涉险过关,能想到偷印置业,未雨绸缪容身之所的小女娃,这么可能是个傻子?

  回到丹缇轩之后,南宫弄阳心情不错,想着以后和百里尊相处会更加轻松,不需要再卖萌装傻活得那么累,所以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早,命人到学堂给自己请了病假,就带着宫婷往好友顾清风家跑。

  置业很重要,在自己还有能力的时候,一定要多给自己弄几条后路,以免发生重大变故时吃太多苦。

  顾宅。

  正要出门的顾清风,被南宫弄阳和宫婷拦在了院子里。

  “小祖宗,我要把这一筐藕给宛娘送去,然后值夜班!无空与你胡闹,宰相府住得好好的,悄悄买什么宅院,若要相爷知道,非把你休了不可!”

  宫婷一早就到外头放哨去了,顾清风家里此刻也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两人聊天毫不避讳。

  听到南宫弄阳说用他的名义去置宅院,顾清风是打死都不敢帮忙,这小屁孩,说一出是一出的,她知道自己在干嘛吗?

  其实,他只是担心南宫弄阳出错,百里尊挑她的难,届时她日子不好过而已。

  就算真的被休了,作为她的好友,好哥哥,自己怎么可能真不管她,让她在睡大街上任人笑话。

  南宫弄阳扯着顾清风的衣袖,晃啊晃地撒娇。

  “清风哥哥,我有个自己的宅院,将来要真被休了,也不至沦落街头乞讨是不是,清风哥哥,帮帮忙呀!清风哥哥……”

  南宫弄阳使出浑身解数撒娇,顾清风生气地把背上的背篓弄下来,重重地放置地上,喝道。

  “能不能想着点好的?还咒自己被休!我知道你还小,许多事情不知道,但你长大了就知道了,你知道被休的女子,过得多凄惨吗?

  清风哥哥不希望小弄阳将来的人生还是吃苦,现在相爷待你不错,你且好好服侍他,将来你们有了孩子,再怎么也会母凭子贵……”。

  顾清风想着小家伙从出生就没了娘,平时也没人和她说这些,作为好友真心为她好,于是今日客串了南宫妈妈一回,苦口婆心地劝南宫弄阳好好为人妇。

  虽然很不耐心顾清风如此婆婆妈妈,但是有求于人,只好耸拉着个脑袋听教训,虽然烦,但也明白顾清风是真心为她好。

  不知听了多久,顾清风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南宫弄阳晃着他的衣袖,弱弱地说了一句。

  “我想学做生意养活自己,不想靠百里尊!”

  顾清风闻言,更加炸毛,合着自己刚刚说了那么多话,她一句都没听进去,现在还变本加厉地想悄悄瞒着百里尊做更多的事儿。

  家里有人在朝为官,家人是不可经商的,加上她年纪小,又是女流之辈,还说出这么个大胆的话来。

  顾清风气得直跺脚,今天他也不准备去送莲藕了,且先教育教育这三观不正的小孩,卖莲藕的几文钱,哪值好友的前程重要。

  顾清风也不顾她现在是否是别的男人新妇,直接上手把她举起,抱到院子里的石桌上坐好,自己在她面前的石凳上坐下。

  “你跟我说说,又想买房,又想做生意的,是不是百里尊给你气受了咋滴?”

  南宫弄阳见顾清风老师要开始给她做心理辅导,气得小短腿乱晃,奈何太短够不着地,只好坐在石桌上摇头晃脑“啊”了一声表示烦躁。

  发泄完后,示弱地点点头,男人面对楚楚可怜的女人总是会无缘无故地被激发出保护欲,想要去保护别人证明什么。

  南宫弄阳现在顶着一个13岁小女童的身躯,但依然不影响她表现得楚楚可怜,反而还能更加显得弱小无助。

  顾清风见她点头,眉头锁了锁,关切地靠近了些,声音都温柔了好几个分贝,轻声问道。

  “他待你不好吗?怎么了,和清风哥哥说,清风哥哥带你理论去!”

  南宫弄阳吸着鼻子勾着头,摇了摇头,面对提问一言不发,顾清风急了,表示一定为她讨公道,哪怕自己不是百里尊的对手,也一定尽力护她周全。

  这回轮到南宫弄阳不好意思了,刚刚是假哭,现在感动得直想哭,顾清风是真的着急她。

  一滴热泪落在自己的小手背上,真的呜咽了起来,顾清风整个心都软了,伸手把小家伙的头按在自己的怀里,小声安慰道。

  “弄阳不怕,还有清风哥哥,就算真的到了无家可归的那一天,清风哥哥的家就是你的家,你不嫌弃的话,大门随时为你敞开,不至让你睡大街上受冻挨饿!”

  来异世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感动成这个样子,多日来的提心掉胆,尽力融合到这个圈子,顶着别人的身份而活的焦虑,一下子被顾清风的热心肠击得溃不成军。

  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女人真的都是水做的,她可以像男人一样坚强的地奋斗,可委屈积多,也渴望有个可以依靠的肩膀诉说心事,哪怕什么都不说,只是哭一场。

  宫婷听见自家小姐在哭,吓得赶紧奔进院里,见顾清风和南宫弄阳抱在一起吓了一大跳。

  这要是让宰相夫大人看见,那还了得,一纸休书,直接被轰出家门了。

  宫婷又害怕又紧张地看着眼前这一幕,顾清风见状,虽然不忍心,但也轻轻推开坏怀里的泪人,暖言安慰道。

  “弄阳乖,弄阳不哭了,走,收拾眼泪,我们现在去找百里尊理论,讨个说法再做打算!”

  南宫弄阳发泄了一下,清醒了不少,抹了抹眼角的泪,感激地道。

  “清风哥哥,莫要因为弄阳影响你的前程,百里尊其实也没那么讨厌,只是昨晚他掐我脖子,我有点害怕!”

  顾清风听到此,气得骂骂咧咧,说百里尊是伪君子,对南宫弄阳的关心好像是自己的亲妹妹受到了委屈一样,南宫弄阳见状,开心地笑了。

  顾清风发泄完,也不管那一筐莲藕,带着小弄阳就去看房。

  小弄阳年龄还小,想把房子买在自己的名下,以备将来不测时好有落脚的地儿,顾清风现在才不管那么多有的没的。

  小弄阳的眼泪还是很值钱的,一哭就把他的心哭软了,支持起小家伙的事情来。

  (https:////)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