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92章 状元考试

第92章 状元考试

  恢复单身生活无牵无挂的小弄阳,开始了靠自己的双手打拼的人生。

  三年后,星辰学院山脚下河边。

  一个决定许多考生命运的重要日子来临,考状元!

  南宫弄阳虽然无心参与仕途,但是第一次参加古代很有重量级的考试,所以比较兴奋,于是尽管是女儿身,也欣然前往。

  考状元的日子定在夏季,许多考生都是寄宿,只有南宫弄阳是走读生,于是大清早的暴雨天气,好姐妹顾宛娘和宫婷一同陪她前往。

  三人手拉手过河到学堂之后,除下斗篷蓑衣还是全身淋了个透,孔院长这三年来见证了南宫弄阳所有的优异成绩,时时感慨可惜她不是男儿身。

  于是,就十分体贴地叫自己的夫人给三个女孩找来自家已经出嫁的女儿的干净衣服,让她们换上干净的衣物,南宫弄阳再去考试不迟。

  三位女孩感激谢过之后,因学堂都是男孩子,顾宛娘和宫婷又是守旧的女生,所以只有南宫弄阳一人和孔院长大大方方地穿梭校园,前往考试的教室。

  宫婷和顾宛娘留在教室宿舍的孔院长家里,帮忙烘烤衣物,本来百里尊是要来的,每次母校考状元都会邀请他来给大家演讲以作鼓励。

  但由于两人的离婚还没公开,为公平起见,所以这一届的状元考试,他并为现身。

  也是,这大雨天的,天上时不时雷鸣震天响地吓唬人,谁想出来游荡?加上他还腿脚不便。

  今早来的路上,一打雷顾宛娘和宫婷都吓得尖叫,只有南宫弄阳一直在取笑她们胆小。

  考试的时间,对于成绩好的同学来说,总是很难熬的,因为到点了还不能出去,要等大家一起考完,然后夫子一一确认答题完毕,且考试时间到,大家才得出来。

  南宫弄阳在桌子上都趴醒了两觉,才等得下课,一下课夫子说她可以走了,立马伸手和同学们击掌,以最快的速度跑出教室呼吸新鲜空气。

  大家见一身抹茶绿衣裙的少女,活蹦乱跳地小跑在这校园里的长廊下穿梭,不由得指指点点。

  许多家长平时不来看自己小儿的,现在都十分关心地在学堂外等候,撑着伞等着。

  所有考完试的学生,很快即刻离校回家等放榜了,南宫弄阳见许多父母来接自己的孩子,想起在现代时,自己的每一场考试,只要养父有空,总能来学校等她归家。

  来这个世界已经三年了,不知道养父现在情况如何,是否可以下地走路了呢?他的生活经济来源可有保障,自己的发小是否还一如既往地想讨好养父呢?

  看到那些焦急等着考生的家长们,南宫弄阳怕自己看太多触景伤情,于是就晃了晃有些酸软的胳膊,跑着找好友们去了。

  这些年,南宫弄阳凭着自己讨喜的性格和超高的情商,得到了许多人的喜欢,于是,考完试的她在孔院长家蹭了一顿饭才慢慢下山回家。

  外面正下着大雨,南宫弄阳本来听了孔院长的夫人的提议,留宿一晚的,但是学堂里都是少年,顾宛娘和宫婷不愿意,所以只好一起回去了。

  宫婷还好,都听自己的,但是顾宛娘要是夜不归宿,她说情节会很严重,顾老爹和顾老妈非要好好教训她一顿不可。

  于是南宫弄阳摇头叹气封建思想荼毒了许多少女,只好无奈跟着上路了,谁叫好友是来给自己打气的呢?

  许多考生已经被家长接走了,有些家比较远的就还在学校留宿,下山的路一片泥泞。

  三位女孩手拉手艰难地走着,因为两个跟着自己的女子实在是太女人,所以南宫弄阳打头阵,在最前面开路。

  本来她是个主子,开路这种事刚开始宫婷是很积极的,但是南宫弄阳见她太过娇弱女人,于是看不下去,自己上场了。

  南宫弄阳开路一切顺利且迅速,很快她们就走到了河边,然后在河边站定,看了一下汹涌的一河洪水,雨一直不停的下,洪水一直冲击着木桥桥墩。

  南宫弄阳安全意识比两位傻妞的强太多,率先打退堂鼓,劝诫两位好友还是回学校去住吧。

  宫婷都有些动摇了,顾宛娘却一直在踌躇,就在南宫弄阳想再加足马力骗顾宛娘在外留宿时,顾清风来了。

  河对岸穿着蓑衣披着斗笠的顾清风,正在朝着她们三人喊话。

  “妹妹,你们敢过来吗?”

  顾宛娘一听到她哥哥叫她,兴奋地像什么似的,开心地甩下南宫弄阳的手,朝她哥哥笑着挥手。

  于是,本来不想过河的南宫弄阳就这样,在顾式兄妹的互动下,跟着过了河。

  河边不远处的一座草棚里,百里尊刚刚和其他一起出访的下官谈完正事,见下了大雨,大家就留了下来,想待雨停了些才走。

  城外的这条河因今年雨季频繁,现在也如洪水凶猛泛滥,沿岸的许多庄稼都被淹了,于是下朝后,多日救灾无果的皇城父母官求到了皇帝宗泽哪里去。

  许多人短时间之内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所以宗泽就派了百里尊这个南楚第一智囊来,虽然有些大材小用,但这个父母官实在哭得人心烦,宗泽才不得已派了百里尊助他。

  人家百里尊今天在家睡大觉,称身体不适,并未上朝,下雨天最好安眠了,可父母官求见到他家,还带了皇帝的谕旨时,再不满也只好爬起来了。

  现在跟着这个皇城父母官看了沿岸的一些灾情之后,百里尊表示先保护好百姓的安全,然后再图其他。

  皇城父母官见有大官坐镇,心里也没那么慌了,干完正事之后想起今日是考状元,百里尊透过草棚,朝灰蒙蒙地木桥边看去。

  只见一个壮年男子一直站在河边,焦急地喊话,雨声太大,一时听不清,百里尊偏转头问。

  “那人再喊什么?”

  童进知道他是想问南宫弄阳是否已经安全过河,但自从亲笔写了休书给她之后,想要问她的境况都是从侧面问。

  三年来,童进已经了解了百里尊的说话方式,你不能只听他的表面之言,还要猜猜他想说什么,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不会是胡言。

  于是,童进像似研究自己的财产状况一样,把百里尊整个人都研究了一遍。

  就如之前一个贪官因家里人有钱,一直拿钱吊着坐牢缓期死刑。

  某天大家在一起聊天的时候,突然聊到,百里尊只是问了一句,“那人怎么还在牢里?”

  第二天太阳都还没下山,那人就已经在地底下安眠了。

  童进一想起今天是考状元的日子,且雨还下得这么大,现在相爷问起南宫弄阳的安危,让他一下子慌了神。

  (https:////)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