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95章 温泉共浴

第95章 温泉共浴

  当童进跑到百里尊的房间时,看到百里尊和南宫弄阳泡在温泉里,赶紧伸手蒙住自己的眼睛,跑开叫别人准备别的了。

  虽然百里尊和南宫弄阳都穿着衣服,且两人好像还起了争执,但他明白什么时候需要自己消失没有存在感。

  相爷变回正常男人,自然会有正常男人的举动,且南宫弄阳如今也出落得亭亭玉立,郎才女貌的。

  想起三年前,百里尊给南宫弄阳递休书,童进就心里有些兴奋,期待高高在上的相爷,这回如何哄得美人归。

  “百里尊你是不是旧病好了又得新病,大部分人不知道我们的关系,你自己难道不清楚吗?别让我瞧不起你。”

  说完,南宫弄阳生气地转身,想要朝岸上爬去,百里尊快步上前,抱住她的腰就不放,强迫她坐下来陪他泡温泉。

  南宫弄阳这回真的炸毛了,上手打人,百里尊一一闪避,就是不让她走,且一句解释也无。

  男女力气始终有悬殊,南宫弄阳见硬的不行,想了个软的方法来,尽量保持友好地问道。

  “你去河边干什么?”

  百里尊见她稍微乖巧了一点,但还是不放心地裹紧自己的双手,表示她一点逃跑的机会也无。

  前妻又如何?除了和自己复合,她还有更好的选择吗?这三年来,一直派人暗暗跟踪她,确实一点关于她身份特殊的不良信息都没有,除了她不是自己之前认识的徒儿。

  这三年来他也已经想通,若是自己的徒儿命运不好,或者是说,换成另一种形式在他的身边,那也是可以的。

  这些年来,她虽然不是自己之前的徒儿南宫弄阳,但是把竹筒信笺当成了她诉说心事的地方,每月都会有封信丢进来。

  通过这些信笺,他了解到了事情的始末,包括那一段她不可思议的魂穿,信中也有提及。

  当时知道这个事情时,他也是觉得匪夷所思,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奇迹的事情,但是后面他也接受了事实,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嘛。

  就像还没认识那个讨厌的郎神医之前,所有人都不知道还有郎安国这样一个国家的存在一样,连自问见多识广,博览群书的他,都一点思绪也无呢。

  想到这些,加上每次看到南宫弄阳诉说那些心事,又搞笑又幽默,还含一些人生哲理的时候,她就被她豁达的心胸,和知世故而不世故的为人处事所吸引。

  加上现在这一副好面容,他就更加愿意亲近她了,若是说让他再纳婢妾,一点都不难,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他也明白了一些道理。

  男人在社会上的地位,并非需要身边有多少女人来证明,若有一个可以和自己灵魂共鸣的人,那也胜过许多只知争风吃醋,争夺家产的床伴。

  南宫弄阳无疑是他认识的所有女人当中,最适合的人选,百里尊打定追求前妻的决定之后,就时不时都想着,怎么把南宫弄阳手上的休书骗回来。

  听到南宫弄阳问他去河边干什么?百里尊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问了一句。

  “休书可有带身上?”

  就算在身上,早就湿透烂透不知被河水冲走了,但是为保险起见,他还是要在问一遍。

  南宫弄阳闻言,秀眉一皱?what?你想休就休,想挽回就挽回,她不要面子的吗?

  算了,只要他愿意聊天,自己就有机会,于是南宫弄阳笑了笑,把脸转向百里尊,用后背去顶他的手,想要尽量保持距离。

  “怎么可能带身上?别人看到多不好?百里尊,你放开些,我有点难受!”

  南宫弄阳试探性撒娇,百里尊闻言,一脸怀疑地看着她,南宫弄阳只好再次戏精上身,笑着道。

  “温泉这么舒服,我暂时不会上去的,你这样,让人看到不好的!”

  “没人敢打扰我们!”

  南宫话音一落,百里尊就急着抢白她,南宫弄阳只好再次撒娇。

  “可是,你这样我很不舒服!”

  说完,满脸委屈,双目真诚地看着他,南宫弄阳都在心里感慨,看来自己要是做演员,应该也能混口饭吃的,专演那种爱撒娇的。

  撒娇好似女人的天性,就像化妆一样,哪怕再怎么手残,多捯饬两次,准会技艺熟练。

  百里尊松了一口气之后,才松开了自己的手臂,南宫弄阳见状,小心翼翼地坐在他对面,保持安全距离。

  百里尊看那距离,只要她想跑,自己稍微追一下,定能将她制住,于是就十分惬意地聊着天了。

  百里尊对她的提问一一作答,当南宫弄阳了解到百里尊去河边是为百姓的生计而去的时候,感觉自己能帮点什么忙。

  她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试探性地提了一下建议。

  “有无想过引流?南楚皇城的西南地势偏低一些,常年的雨水都往这边流,而东北方向,过了雨季进入三伏天,许多庄稼没有足够的水分去补给灌溉,靠山吃山的百姓苦不堪言!”

  她只是随意一说,没想到百里尊脱衣服的动作瞬间停滞在半空,闻言一脸诧异地看着她,想了一下,点点头表示有道理,示意她接着往下说。

  南宫弄阳见他露出大片雪白的肩膀,有些不好意思,耳朵微红,有些不悦地质问。

  “好好地泡温泉,你脱衣服干什么?”

  百里尊经她一提醒,三下五除二地弄掉了自己的上衣甩到岸上,只留了一条黑色的长裤遮羞,看着有些慌张低下头往后缩的南宫弄阳笑着问道。

  “泡温泉不都是要脱衣服的吗?真是奇怪!你需要我帮忙吗?”

  南宫弄阳察觉危险气息,一秒不耽搁地爬上了岸,朝室外走去,反正现在回去也不算太晚,才戌时。

  郊区的房子是方便自己平时休假去偷浮生闲的,平时她和婷婷就住在顾家隔壁,用自己的智慧挣的兼职钱租的。

  虽然比不上宰相府富丽堂皇,但是有个自己的安乐窝总比露宿街头强,想起安乐窝,她现在的年龄可以买房了,哪天去找顾清风过一下地契手续。

  今天百里尊叫那么多人救她,刚刚自己提议引水灌溉旱灾贫地,就当是解百里尊的小心事作为报答了。

  这样不仅造福百姓,以后去星辰读书的学子们,夏季上学也安全了许多,只要河水没那么大,会点水性的,掉水里活着的概率高了许多。

  想到此,南宫弄阳嘴角一笑,抬脚欲走,身后穿着一身白袍,光脚走向她系着腰腰带的男人不悦地道。

  “起码,换身干衣裳再走!”

  说完,自有婢女上前服侍,男人迈过她头也不回地走向了书房,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https:////)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