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99章 践行宴

第99章 践行宴

  南宫弄阳把郎神医炒药的锅洗净之后,就开始动手干活,其实她平时很少做大菜,因为很费时。

  但想到这是和郎神医的践行宴,相识一场确实不容易,人生契阔无老少,论交何必先同调,所以,郎老头也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考虑到郎老头年纪大,不宜吃太油腻的东西,南宫弄阳选择的大菜是板栗猪蹄汤,配三个热炒,一个时蔬,一个凉拌!

  本来怕不够丰盛的,但是像郎神医这种人,活了一把年纪,肯定也见过许多世面,你看他住这么好的府邸,山珍海味肯定见识得也不少。

  现在自己要是在他的面前卖弄的话,那很容易画虎不成反类犬,所以还是用自己从现代带来的家常炒菜小小创一下心意好了。

  人们常说,真心诚意最重要,相信郎老头一定能看到她的真心诚意,于是南宫弄阳就开始忙活自己的。

  宫婷虽然受伤,但是看到南宫弄阳在动,她就停不下来,尽力去帮忙。

  郎老头和下人在一旁看南宫弄阳做饭,好似在拍什么关于吃的综艺节目一样,但南宫弄阳心态是真的好,这些人的存在丝毫不会影响到她的发挥。

  众人以为南宫弄阳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只会由人伺候的娇弱夫人,没想到人家抬起锅来一点吃力的感觉也无,运用得十分纯熟。

  很快,不到半个时辰,热炒皆已准备完毕,只剩汤还在煲,汤本来就需要久煲才好喝,所以南宫弄阳提议先吃饭,然后慢慢喝汤。

  郎神医是一个重礼数的人,宫婷只好端着个碗在一侧吃,根本就不能上桌,这一点让南宫弄阳非常不满。

  但宫婷表示,今天是郎老头的践行宴,她不希望主子和郎老头闹不开心,提醒南宫弄阳不要忘记此行的目的之后,乖乖地坐在角落里吃午饭。

  南宫弄阳摆着一张不悦的脸和郎老头坐下吃饭,郎老头见南宫弄阳不高兴,还教训起南宫弄阳来,教了她许多礼数知识。

  表示主子若是太随意,太宠着下人,遇到不懂感恩的人,指不定哪天会骑到她的头上欺负她。

  对于来自倡导人人平等的现代,南宫弄阳对他的这种老古董思想很不赞同,但是想到这是古代,也就忍了。

  宫婷在她的眼里是妹妹,不是婢女,所以她对宫婷的感情自然深厚一些,但是在外人看来,还是尊卑有别的。

  因为考虑到以后做生意少不了应酬,南宫弄阳特意练过酒量的,所以不怕和郎神医小酌几杯果酒。

  南宫弄阳很克制,但是郎老头好像心情不是很好一直在往自己的嘴里灌酒。

  南宫弄阳想劝,但是想要自己正想在郎老头神质不是很清醒的情况下,好好套路一下他老人家传授养生之道呢。

  加上果酒本就利于养生,不似别的酒伤身,所以南宫弄阳也就没劝,见郎老头喝得差不多,她就开始套话了。

  当得知郎老头并不是很想离开南楚,只是有仇家寻来,所以他得换地方躲躲时,南宫弄阳放弃了自己的小计划。

  现在还要什么养生秘诀啊,自己的天枢阁本来就缺人才,要是自己能助郎老头瞒过他仇家的寻找,那让郎老头加入自己的公司,为自己做事,那简直不要太赞呀。

  他的脾气是有点怪,但是有本事的人,都是脾气有点怪的,这是真理的呢,她能接受。

  郎老头虽然一把年纪,但是医术确实高明,以后自己指望他的地方还多着呢。

  南楚的其他医者给她的感觉都是那种,表面很恭敬,实则大难临头时会踩你一脚,然后企图保全自己的。

  郎老头这样的人,虽然平时一般人难和他相处得好,但是他绝对是一个重情重义的老头。

  “若是我能帮你瞒过仇家,让你换一个身份在南楚待下去,或者是不换身份,在暗处待下去,老头,你愿意帮我吗?”

  郎老头闻言,老眼顿时放光,一听到能够继续待在南楚,时不时去看自己的小魂淡,他就激动到不行。

  许是自己的年纪上去了还是怎么样,就是想着待在自己的小孩身边,看他结婚生子,然后含饴弄孙,安享晚年,因为他现在都一把年纪,也不知道哪一天自己就撒手人寰了。

  他也知道南宫弄阳这个小屁孩损招多,不管有没有用,且先听听看,万一有用呢。

  为了这渺小的希望,郎老头瞬间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南宫弄阳见有戏,于是移了一下位置,凑到郎老头的身边。

  一五一十地把自己想要独立做事的事情和郎老头说了个大概,郎老头一听觉得可行,于是酒醒了不少。

  若不是知道之前南宫弄阳就十分聪明,郎老头会以为此刻小弄阳是在聊玩过家家。

  听她说到可以用假消息迷惑仇家,然后继续在此逍遥,郎老头一听,她的计划虽然粗糙,但是好好研究一下,还是可以实施的。

  最安全的地方,肯定是敌人的眼皮子底下,这个道理郎老头也是懂的。

  虽然说是仇人,但就算被抓到,也是死不了,都死不了,还怕啥?

  于是两个人一老一小谈得特别投机,吃完午饭,直接看店铺去了,第一件事就是要把店铺的门面定下来。

  由于南宫弄阳资金有限,所以决定让郎老头以入股的身份加入。

  当然也考虑过不好控制这老头,但是这老头拿出自己的房契做抵押,并提供了公司创立初期的大批资金,所以南宫弄阳咬咬牙,就答应让郎神医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了。

  当两人来到街上之后,南宫弄阳看中了一个花楼对面的楼,郎老头嘴角抽了抽,他怕这里的氛围把小弄阳带坏。

  但是南宫弄阳对客流量分析得头头是道,且这聪明的小孩,要坏起来肯定比谁都坏,到时候谁带坏谁还不一定呢。

  所以也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了,看完铺面,郎老头觉得他们这个决定下得太快,好似和尚剃头一头热,所以表示需要时间考虑。

  南宫弄阳见老头现在反水也不恼,哪里能那么快就找到自己的合伙人呢,且郎老头的房契现在在自己手里,就算他临时反悔不干,这违约的金额,她也是收获颇丰的。

  于是两人就约定状元放榜的时候,最终下定决心,打赌,若是南宫弄阳考进前三甲,郎老头对她的智商将不再怀疑,愿意陪她一起创业。

  若是成绩太烂,郎老头就不愿拿自己的养老钱来玩了,南宫弄阳一听说是人家的养老钱,且郎老头确实一把年纪了。

  自己对公司天枢阁的成立,也不敢打包票一定能挣到钱,所以就欣然接受了。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有些路,只能你一个人走!没有半个同伴,要学会享受孤独。

  (https:////)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