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02章 女状元

第102章 女状元

  只见,来人不似宫中贵族女子的打扮,也不像南楚官家小姐的打扮,衣裙有些别致简单,看着就很舒服,说不出的漂亮。

  恰到好处的笑容,简单装束,随和大方的气场,就让众人吃惊不少,这还是南楚皇城笑柄的南宫弄阳吗?

  坐在龙椅上的宗泽,双眸都惊呆,忘记转动,当南宫弄阳恭恭敬敬地行礼问安时,一侧的太监提醒,宗泽这才赶紧回过神来。

  “宰相夫人免礼,可想知道自己的名次?”

  宗泽看向地上跪着的南宫弄阳,温柔地道,百里尊不悦地从南宫弄阳身上移回了自己目光,冷冰冰似雕塑般站着。

  南宫弄阳心里还在骂娘,最讨厌动不动就下跪,现在叫她起来,她是一秒钟都不会耽搁,起来站定之后,也戏精附身,笑嘻嘻地道。

  “回陛下,弄阳当然想知道,陛下快快宣布吧!”

  明眸皓齿一动,宗泽瞬间就被带跑了,完全不知道南宫弄阳叫他快宣是想尽快结束这朝见。

  当南宫弄阳听到宗泽说,自己就是状元时,除了宗泽和孔院长,在场所有人都懵逼当场,瞬间石化。

  纳尼?南楚开国以来,南宫弄阳作为第一个踏进学堂的女子,就已经很稀奇了不得,现在居然还是状元。

  孔院长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笑眯眯地看向南宫弄阳,又看向百里尊,再看向宗泽,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

  百里夫妇出自自己创办的学堂,他们有什么好的成就,他这个院长自然也跟着脸上有光。

  至于宗泽,就更有光了,但是他只能以这样一个民间夫子的身份见他,见他时还得行礼。

  但是他不在乎,这些有作为的人,都是和自己的培养有关,此刻让他特别有成就。

  “小夫人,还不快快领旨谢恩!”

  刚刚宣南宫弄阳觐见,并领她进来的老太监,和蔼地提醒南宫弄阳。

  南宫弄阳伸手把自己因吃惊大张开的下巴合上之后,才规规矩矩地走去领旨。

  宗泽见南宫弄阳可爱的样子,瞬间哈哈大笑起来,三年不见,没想到还是这么可爱,都出落得亭亭玉立,婀娜多姿了,可惜便宜了那个百里尊。

  宗泽面上十分开心,心里却有些嫉妒百里尊,有点后悔自己当年的指婚了。

  自己后宫里的那些个女人,一天两天就只知道争宠,还不会讨自己欢心,动不动就旁敲侧击地问自己要这个要那个的。

  “弄阳领旨谢恩!”

  南宫弄阳礼貌地说完话领旨,然后想退到一侧,没想到宗泽对她十分有好感,笑着道。

  “小弄阳想要什么赏赐呀?可想入朝为官,成为南楚第一个女官。”

  大家闻言宗泽叫南宫弄阳小弄阳,一时有些无语,堂堂一个皇帝,直呼大臣的妻室乳名,实在是很失礼。

  但宗泽是皇帝,大家就算不满这样辣耳朵的称呼,也不敢说什么,就在这时,冰块脸开口了。

  “陛下,内人只是运气好,得了好名次,不敢要什么赏赐,入朝为官更是荒唐,南楚从无女子为官的先例,何况她还是臣的妻室,日后府中一切还需她打理,臣才好无后顾之忧,安心上朝!”。

  百里尊说得很明显,你要是让她入朝为官,劳资就不干了,宗泽闻言,一时气结,脸上的笑容僵了僵。

  南宫弄阳没想到百里尊会帮自己,捕捉到宗泽的表情后,她也赶紧顺着百里尊的话说下去。

  “回陛下,相爷说得对,弄阳乃女流之辈,还有本身的使命未完成,哪敢为天下先,给陛下及众位大人添乱,弄阳不求赏赐,只求……”。

  南宫弄阳停顿了一下,突然想把请求和离的事情趁机说出,因为她见到皇帝的机会实在是太少,这次不说,不知道下次的机会又是何时。

  但一想到昨晚默许答应过百里尊,她只好赶紧灵机一动话锋一转,但她还没说出什么来,宗泽率先开口了。

  “只求什么?朕一定满足你!”

  宗泽还是很喜欢南宫弄阳的,看到她精致的樱桃小口一动,刚刚被百里尊气到的心里不平衡,瞬间消了不少。

  百里尊此时也挑了挑眉头,一脸无所谓地看向南宫弄阳,南宫弄阳此刻也偏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两人四目相对之时,百里尊并没有闪躲,直接双眸不屑地看着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南宫弄阳尴尬地笑笑,偏过头去违心开口。

  “只求,常伴宰相大人左右,为他分忧,好让他为南楚百姓造更多的福。”

  南宫弄阳一说完,宗泽对她的赏赐兴致,真的就没有了,挥了挥手示意她站一边儿去,他好宣布其他名次。

  南宫弄阳脸上微笑,心里骂了好几句,乖巧地站到了百里尊的身侧,一言不发。

  还没宣完探花和榜眼的名次,一名太监急急来报,表示涵王宗及现在已经进宫,求见圣颜。

  宗泽眉头一皱,不悦地摆了摆手叫宣,南宫弄阳好奇地张望脑袋,想看看一会儿出现的宗及长啥样儿,毕竟三年没见了,不知道变化大不大。

  男人和女人身高总是差异明显,她探头了半天,视线依然还是被挡得死死的,本来很好奇,加上又被人挡着,就更加着急好奇,不悦地晃了又晃。

  就在晃脑袋的空档,不小心撞到了百里尊的胳膊,百里尊又铁青着脸不悦地看了她一眼,南宫弄阳只好尴尬地小声道歉。

  百里尊看到她见到谁都比较高兴亢奋,唯独见到自己时不时就想往后躲,心里非常讨厌南宫弄阳的所作所为。

  当宗及出现的时候,南宫弄阳友好地挥手打招呼,百里尊更加不悦地伸手,把她的手抓在手里捏住,目光冷冷地瞥了一下宗及就移开了。

  宗及看到百里尊,也是一脸不悦地甩了个眼神,然后就大步稳健地步入朝堂。

  三年在外的生活,宗及晒黑了不少,但是依然还是很健康帅气,高大挺拔,看起来更加精神强壮,比之前南宫弄阳认识的宗及,沉稳了不少。

  但是,她友好地打招呼,惹来宗及的白眼,一下子让南宫弄阳想抽人,这货是吃枪药了还是咋地?自己又没得罪他。

  和百里尊分手之后,才听到传言,百里尊和宗及友谊报销,开始交恶的,和自己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宗及对自己这么无礼实在很过分。

  南宫弄阳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捏着,使劲挣扎抽回了自己的手。

  大家有些像看猴一样看着他们,但百里尊身份特殊,皇帝不管也就无人敢说什么,于是这样在朝堂上无礼的小夫妻打闹举动,就直接被大家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无视了。

  (https:////)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