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03章 涵王归来

第103章 涵王归来

  宗家兄弟简单地假惺惺寒暄了一下,大家又开始进入了朝议话题,南宫弄阳只好勾着头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听到宗及此次回京,一是祭奠先皇祭辰,二是大婚,南宫弄阳一听宗及要大婚,一时兴奋不已,想知道新娘子是何许人也,居然会看上宗及这个老友。

  但是一想到宗及也是出身皇室,他的婚礼定然不可能是纯感情,一定还夹杂着别的交易。

  要入皇家族谱的王妃,怎么地都要身份地位各方面有点资格的,估计太后那个老妖婆又要出来充当好人倚老卖老主持大婚了。

  宗及确实也该结婚了,都28岁了,和百里尊同年,人家宗泽的娃都已经生了一堆,他现在才娶一个王妃,一点都不过分。

  宗泽母子这次定然没有什么好反驳说他的了,只是,这王妃,是宗及带来的,不好控制,若没猜错,宗及此次大婚,不可能只娶一位王妃。

  南宫弄阳低着头分析宗及的处境,一时同情起这个老友来,看来往日悠闲惬意的快乐单身狗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南宫弄阳的思绪并没有影响到众人的决策,也没人注意到她的思绪在神游,皆一瞬不瞬的盯着远放边关历劫的王子归来。

  坐在龙椅上的皇帝宗泽,看到归来的涵王宗及,眉头挑了挑,看不出是喜是悲,但明眼人都十分明白,他是最不喜欢宗及回皇城的一个。

  一侧的百里尊倒不担心,做大事的男人,连这点憋屈都受不了的话,那根本就配不上他的扶持。

  他要扶持的是,至高无上的王者,并非是烂泥扶不上墙的阿斗,懦夫。

  只见宗及恭敬行礼,不卑不亢的说出自己的请求,皇帝对宗及的请求,并不十分放在心上,也觉得,无关紧要。

  所以宗及的请求,毫不费力地就得到了满足,但喜不形于色的沉稳,还是有的,宗及礼貌谢过之后,就乖乖站一侧待述职。

  反正都知道他是一个闲散王爷,外派也只是为了分散权力,所以皇帝也不认为他会有什么作为,对他的述职和其他请求没有很上心。

  南宫弄阳听到宗及此次回京是为大婚,和祭奠先皇,一时有些诧异。

  但一想到宗及年纪也不小了,且先皇祭奠日子确实即将来临,用这样的借口留在皇城,最合适不过。

  看来宗及是要有所动作了,虽然自己不知道他们的计划,但帝王家的明争暗斗,她虽然没有亲身参与过,也知道都是些什么戏码。

  宗及要大婚,她打心里为他高兴,兴奋地开始思考准备什么礼物?

  作为一个局外人,她只好一脸淡定的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百里尊知道她聪明,偷瞄了她一眼,看到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心里暗暗腹诽,真能装。

  南宫弄阳并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又被嫌弃了,还美滋滋的想着刚刚没有被皇帝册封的幸运,这样她以后就可以安心的经商挣钱了。

  她现在只希望百里尊能信守承诺,不要让她等太久,虽然她也很想有一个靠山,但她明白最好的靠山就是自己。

  很快下了朝,南宫弄阳因为和百里尊的关系还没公开,所以只好假装乖巧的跟在他身后,慢慢朝宫外走去。

  当走到一半的时候,许多不知名的大臣,都跑上来恭喜百里尊觅得良妻。

  作为南楚的第一位女状元,南宫弄阳今天收获了许多赞誉,但是她知道也只是赞誉而已,并不可能因为这些赞誉而有所作为。

  百里尊都是客气地礼貌微笑,显然南宫弄阳给他长脸,也没有让他有多高兴,但是现在南宫弄阳根本管不到这些,她只想尽快出宫,然后去看自己门面装修怎么样?

  当离宫门越来越近之时,看到冷冰冰的宗及在向他们靠近,想起刚刚被翻的白眼,和不友好的眼神,南宫弄阳就兴致缺缺的加快了脚步。

  百里曾发现她的脚步突然加快,有些诧异,挑了挑自己的头发,大踏步跟了上去。

  “故人久未见,百里夫妇近来可好?”

  宗及说话带有点嘲讽的语气,路过的其他大臣有些看好戏似的路过,时不时回头瞄一下,希望发生点什么?

  人性本就如此,看戏的人从来不嫌事儿大,最好是越闹越大,越大越精彩。

  南宫东阳见状不由蹙眉,这都什么人呐?太缺德了,但衣冠百兽心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宗及和百里尊见状,不悦地无视路过的甲乙丙丁朝一处开阔的广场走去,南宫弄阳不好落单,只好也跟着过去,站在他们两丈开外,踩着广场石块跳格子打发时间。

  她本来想先回去的,可是这宫门别看近在眼前,走过去还要好长距离呢。

  且路上不认识的那么多人认识自己,这个那个要和自己说说话,想通过自己巴结百里尊啥的,她就不想独自一个人走,有百里尊这个冰块脸在身侧,许多人都不敢接近她,甚好。

  南宫弄阳跳着格子等着两人,虽然说话都是冷嘲热讽,但许多年未见,嘲讽一下对方也是好的。

  加上百里尊一回朝,莫名其妙就对这个闲散王爷下手,让人家在外吃了那么多苦,人都晒黑了不少,现在回来,自然要找罪魁祸首大兴问罪之师。

  但南宫弄阳觉得他俩的关系有点怪怪的,应该不像外界传言那么简单,说不定是在演戏迷惑谁。

  南宫弄阳用聪明的小脑瓜分析对了一切,但是聪明人想要活得久,最好选择什么都不知道,装傻最好,尤其是和小命挂钩的东西。

  就在南宫弄阳准备用大智若愚的脑袋瓜和宗及百里尊相处时,突然听到一声轰隆巨响,离自己不过三丈距离平坦的广场上炸开了一个洞,碎裂的铺石地面的碎片向她袭来。

  靠,她跳格子玩一下而已,招谁惹谁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南宫弄阳还未看清宗及和百里尊在干架,石子离她已近在迟尺。

  南宫弄阳准备往一侧偏,倒地迈过,摔地上也比被莫名其妙砸到好,自己还能控制力道,应该没那么疼。

  就在南宫弄阳往一侧偏,身体快要着地时,跌进了一个柔软的怀抱里,向她袭来的石子狠狠砸在了不远处的宫墙上,深深地嵌了进去。

  南宫弄阳站定抬头,这才看清宗及满眼凶光看着他们,手里举着一个石狮子头,断成两半的狮子雕像下半身砸到的地面,裂痕累累。

  “涵王有气冲本相来,莫伤及无辜!”

  百里尊扶南宫弄阳站定,伸手把她拨到自己的身后,冷冷地道。

  (https:////)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