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04章 救命恩人

第104章 救命恩人

  宗及看着百里夫妇,冷哼了一声,毫不客气地将他手上的石狮子头甩了过来。

  百里尊见状剑眉微蹙,快速叫南宫弄阳让开,伸手推了她一把,自己朝前奔去,挡住飞驰而来的石块。

  南宫弄阳也不逞英雄,乖乖躲在一侧安全的地方观战,反正他俩的矛盾,自己又调和不了,且与自己无关。

  百里尊见南宫弄阳转到一根石柱子后面,猫着腰悄悄咪咪地露出个脑袋观战,确认她所在的地方相对安全之后,百里尊再也没有留手,放开了手脚打。

  不知道多久没有好好打过一场架了,在自己还没残之前,都是难遇到可以和他打平手的高手,所以在武学造诣方面,一直很孤独寂寞。

  现在自己能站起来,且看宗及打得那么卖力,他也想活动活动筋骨,这么久没动,说实话,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武力值是多少了。

  正好借此机会也可以知道自己的腿部恢复的情况,南宫弄阳刚开始只是看好戏似地看着,现在见两人打得十分认真,不知不觉引来了禁卫军密密麻麻地包围。

  有些还没走出宫门的大臣和皇亲贵胄也在观看之列,南宫弄阳见着观架的场面越来越大,心里更加觉得两位高手的对决十分精彩。

  敢在皇宫里动手的,就更是好汉了,这么好看的戏码怎么能错过呢,众人一瞬不瞬地盯着打得难分难解的两人。

  一个是被外放外地刚刚回皇城的皇子,一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南楚宰相,这样的场面,可谓是千古难得一观。

  包围着的禁卫军虽然是负责皇宫里的安全,但是看到这阵势,都不敢喝停,也不敢靠近,加上难得看到这个有战神之名的宰相大人在众人面前动手,就更加觉得机会难得,然后都心照不宣地站着偷学两招。

  成年后的南宫弄阳第一次觉得百里尊好帅,居然是在和人打架的时候,看吧,有本事的人就是这样的,连打个架都那么精彩,那么帅。

  很多招式又刁钻又新奇,哪怕见多识广的她,也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场面。

  本来已经回到后宫享乐的宗泽,听到太监来报,百里尊和宗及在皇宫的广场里打起来了,引来许多人围观。

  宗泽立刻扔掉手中的酒杯,跳下床榻穿鞋,命人快快服侍更衣。

  他不是要去劝架,他要去看热闹,希望那个讨厌的皇弟宗及最好被百里尊打残。

  南宫弄阳见看了半晌,两人势均力敌,难以分出胜负,看着天,乌云密布的像是要下雨。

  想着自己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要做绝不能生病,且这样的战况,两人体力那么好,估计要打到天亮去,所以只好摇摇头,心里自己催眠自己,好戏看看就好,结果不重要。

  于是简单伸了个懒腰,然后离开趴着看好戏的石柱,朝人群走去。

  她想找个没人挡路的地儿走的,但是全都被包围起来了,所以只好选择穿过人群出宫门回去了。

  现在大家都被这样的大家场面吸引了,谁还会注意得到她今天这个千古第一人的女状元呢。

  南宫弄阳穿过人群时,有几个友好的不知名官员与她打招呼,问她为什么不等百里尊。

  南宫弄阳冷笑着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表示自己先回去,煮饭等百里尊,毕竟现在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在许多人的眼里她现在也还是高高在上的宰相夫人,虽然是假的,但是这种因身份被人尊重的感觉,真是好,尽管没有多少是出自真心实意尊重她。

  就在南宫弄阳快要走下广场的抬价时,她身后刚刚穿过的人群,顿时惊慌失措作鸟兽散,南宫弄阳一听,以为是看到了什么精彩的打戏部分,所以激动成那样的。

  遂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心里吐槽这些人真是没见过世面,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运用得很自如,拍拍手笑了笑抬脚离去。

  忽然听到身后有人惊恐地叫她,“宰相夫人,快闪开!”

  南宫弄阳下意识地回头,看到倒向自己的石柱,一时吓得脚下像灌了铅,丝毫抬不动。

  百里尊见皇宫里用来装饰用的石柱,因宗及和自己的激烈打斗,离他们最近的一根石柱倒向那一排石柱,一根根石柱呈多米诺骨牌似地,一根撞倒一根,轰隆隆地响。

  南宫弄阳好巧不巧,正巧站在最后一根石柱的下方,本来她是很安全的,可不知道老天爷是不是看不惯南宫弄阳,想要她的小命,最后一根石柱热情地向她砸来。

  百里尊意识到南宫弄阳的位置十分危险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尽管他再快速也已来不及。

  已经失去语言表达能力和肢体反应能力的南宫弄阳看着倾斜的石柱慢慢向自己靠近,此情此景,她居然心大到忘记了害怕,一脸的坦然。

  原本以为死亡很可怕,可当死亡正在向她扑来时,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不甘,不知道为什么,人在有时候的牵挂会变得很少。

  石柱倾斜的速度越来越快,当在百里尊觉得使尽浑身解数也无力回天,正在承受强大的无奈和挫败感时,双眸睁到了最大,眸中瞬间充血布满血丝。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南宫弄阳感觉自己的腰间一紧,然后重重地摔到了一侧的地上,脚边不过两米处的距离,石柱因倒地发出巨响,地面都感觉被震了一震。

  待南宫弄阳反应自己脱险之后,还一脸懵逼地抬起自己因摔地擦伤,满手臂的鲜红血痕呆愣得看了又看,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了。

  在外人看来,她现在的痴傻样儿,俨然是惊吓过度,导致一时难以像正常人一样的反应,欢呼庆幸自己又活过一回。

  就在这时,一声闷哼从她的身下传来,南宫弄阳错愕地回头张望,看到一张苍白俊秀的脸蛋正在痛苦发出声响。

  显然刚刚为了救自己,他做了肉垫,南宫弄阳受的才是小擦伤,重伤的是救她的这个还在当着肉垫的男子。

  南宫弄阳寻着原主的记忆搜索了一番,还是不记得此人是谁,这人自己又不相识,为什么冒着生命危险救自己?

  南宫弄阳心里虽然疑惑,但是很快就从他的身上爬了起来,跪坐在地上,努力扶起自己的救命恩人。

  (https:////)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