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10章 涵王妃

第110章 涵王妃

  “我们来得正好,一会儿如兰帮你家小短腿上药!”

  宗及抿了一口茶之后,懒洋洋地说道。

  南宫弄阳听到涵王依然叫她小短腿,有些亲切,又感觉很疏离,物是人非,大家的生活都有了太大的变化。

  宗及应该也和史如兰提过,自己现在早已不是宰相夫人,但是史如兰还是给自己最大的尊重,南宫弄阳想到这里还是有点感动。

  “涵王,好久不见!涵王妃,叫我弄阳就好,我早已不是什么宰相夫人!”

  南宫弄阳向宗及说完之后,转向史如兰礼貌开口,史如兰一怔,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有些事情,看破不说破,装傻,就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和对朋友最大的尊重,比如百里尊和涵王表面不和,私下却相交甚好这种事儿。

  在场的四人都有些尴尬,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打破这尴尬的场面,百里尊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好想说一句南宫弄阳“小没良心的!”。

  但是看到涵王和他的王妃在场,一下子忍住了,他假装什么都没听见,带着涵王有说有笑地走出房间,换干衣服喝酒谋划坏事去了。

  留下南宫弄阳和史如兰相对无言,好不尴尬,好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太医来了。

  因为太医是男的,加上百里尊的吩咐,所以她只得隔着一个屏风,躺在床上放下薄纱就诊。

  古代女子向来胆小,南宫弄阳以为这个史如兰看到自己满是血窟窿的伤口,会吓得花容失色,帮不上自己的忙,没想到人家聪明得很。

  在医者的指导下,准确详细地描述出南宫弄阳的伤势,并在医者的口述下完成了所有伤口的清洗消毒,接着完美包扎好。

  之后还贴心地写下所有上药的步骤交给南宫弄阳笑笑不语,显然刚刚南宫弄阳说的话,她听到了心里。

  都说了现在和百里尊没有什么关系,那自然就不好意思麻烦人家帮忙上药,毕竟女子还是很注重自己的贞洁的,既不在是自己的夫郎,怎能让人家看到自己的身体,占了便宜去。

  南宫弄阳接过上药的流程说明书,感激地道谢,眼前这初次见面的女子,居然如此聪慧,看来涵王宗及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待所有伺候她们的人退下去之后,史如兰也寒暄了几句,要她注意休息,就客客气气地告辞离去了。

  南宫弄阳本来想叫下人去唤百里尊,好好招呼一下史如兰的,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又不是宰相夫人,不必对宰相府的客人太过客气,不然别人指不定怎么说她呢,于是就忍住了自己热情好客的优点,毕竟不是自己家,你热情给谁看呢?

  自己今天才进宫得了一个女状元,结果就受了伤,和邻居伤了和气,和好友产生了严重的误会,这些问题都够她烦的了,实在也没空理和自己无关的人和事。

  既然自己和这些人无关,涵王的婚礼,她估计都没有资格参与了,这件事情倒是让她觉得有点可惜。

  算了,来日方长,以后有机会在好好感谢史如兰吧,自己要在南楚待这么久,以后见面的机会肯定也不少的。

  南宫弄阳打定注意之后,随便吃了几块点心,喝了几口凉茶果腹,就看书助眠,很快就睡着了。

  一点戒心也无,因为她都伤成这样了,不至于还有人想害她,她平时都与人为善,暂时还没有什么新的仇家,可以好好睡好安稳觉,原主的仇人对现在的她来说,不足为惧!

  宰相府会客厅。

  “今日眼线来报,下朝之后,孔院长就被莫名其妙的借口宣去了后宫,我们的人看到,他见的就是太后!”

  宗及一脸严肃地说出眼线的线报,他实在太急于揭发宗泽的虚假身份,证明他不是宗室血脉,自己好去取而代之,登上帝位。

  百里尊换了一身干净的袍子之后,坐在茶几前懒洋洋地喝着茶,看也不看站在窗边盯着窗外说话,实则说给他听的宗及,泼冷水道。

  “这也不能说明什么?莫须有的借口多如牛毛,要找出致命一击的证据,并在恰当的时机给与重创,才能一绝后患!”

  宗及闻言,泄了一口气,转头看向百里尊,他也知道目前收集到这样的证据不能说明什么,百里尊再次提醒,让他的心凉了半截!

  他留在皇城的时间实在是不多,大婚和祭祀先皇之后,都不知道再有什么理由留在皇城,估计宗泽母子又要想办法把他赶到另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受苦,时不时派人刺杀一下自己,生怕他宗及哪天睡了个安稳觉,有足够的智商来对付他们。

  这三年在外的日子,他每天都过得提心掉胆,如履薄冰,一丝错处都不敢出,深怕性命不保,大业难成,南楚的江山在别人的手里渐渐破败衰落。

  百里尊喝了口茶抬眸,正好看到宗及泄气的这一面,不由取笑打趣。

  “大丈夫,能屈能伸,就这点事儿,灰心丧气干嘛!还有我帮你呢!”

  宗及一听百里尊打趣,也不恼,直接听到重点说百里尊会帮他,于是快速地走到他对面的坐垫坐了下去,乐道。

  “说说看,本王这次回来,你准备了什么大礼送我!”

  宗及指的大礼,自然不是简单的礼物,百里尊这样的人,也不可能给他准备简单的礼物,若是入不了他眼的礼物,他自己也送不出去,有失他的身份。

  百里尊挑了挑眉,给宗及倒了一杯茶,笑呵呵地道。

  “呵,涵王怕是该先向我道歉,求我原谅,今天要不是因为你,我的小弄阳也不会受伤!”

  宗及一听瘪瘪嘴,这损友,记性真好,从来不会吃亏,每一笔账都跟你算得清清楚楚的。

  见百里尊一脸认真,涵王宗及知道自己摊上事儿了,虽然伤害南宫弄阳不是他的本意,他也打从心里不希望自己的好友小短腿受伤,但此事他确实逃脱不了干系。

  若不是他想在众人面前,更加严重地表现出,他和百里尊有多不和,也不会挑在皇宫动手,好巧不巧,弄倒的柱子差点伤了南宫弄阳不说,百里尊还因此大大地欠了靖王宗宇一个人情。

  虽然百里尊不可能真倒向靖王宗宇,但是,表面上,至少得光明正大地和靖王相处,帮他弄点什么事儿感谢人家了。

  这叫为他人做嫁衣,宗及思及此,十分懊恼后悔,手抱着头撞到了桌子上,无奈的肢体动作展现得淋漓尽致

  毕竟都是有富贵命的人,缺的都不是一些物质上的满足,百里尊至少得分点心,准备一下感谢礼物啥的,浪费到他们自己的时间。

  他们现在人手少,百里尊是涵王宗及必不可少的军师。

  (https:////)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