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18章 祭祀之日

第118章 祭祀之日

  有些事情,一感到无奈且无能为力时,就会觉得人生很失败,偏偏这样的失败自己暂时无法打败。

  百里尊回到内室快速穿好自己的衣服追了出去,南宫弄阳早已在天枢阁的大堂里吃早餐。

  南宫弄阳还在想着,怎么跟百里尊撤慌自己为什么会在天枢阁的,经商这个事情,她不打算用自己的真实身份来做,所以就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就是天枢阁阁主!

  见百里尊现身,她还没想好说辞,一时无奈地皱了皱眉头,算了,一会儿直接扯谎过了这关再说。

  南宫弄阳刚刚下定决心,百里尊就坐到了她的对面,毫不客气地叫宫婷也给他准备一份和南宫弄阳一摸一样的早餐。

  宫婷有点犹豫地看向南宫弄阳,南宫弄阳什么都没说,也没有给她任何表情,她就只好乖乖下去准备了。

  从这三年来,她跟南宫弄阳一起生活之后,发现南宫弄阳吃的早餐和平时她们吃的很有区别。

  就像今早吃的,是南宫弄阳以前教她做的,叫三文治,也不知道宰相大人吃不吃得习惯。

  宫婷的担忧有些多余,她只需要明白一点,她是个下人,按主子的意愿行事即可。

  “夫人吃的早餐真别致,为夫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叫什么?”

  百里尊一来就笑嘻嘻地和她打招呼,南宫弄阳没好气地赏了他一记白眼,换个了姿势侧坐对着他。

  这个百里尊真的是好烦呀,怎么赶都赶不走,从来不知道宰相大人会这样,以为他一直是个高傲的人,现在却对她低声下四的。

  南宫弄阳故意冷落他,百里尊果然不恼,把座位移到了她的旁边,离开座位半蹲在她的面前,本来想把手枕在她腿上的,但被南宫弄阳灵活地迈开了。

  “夫人,我平时睡觉穿睡衣的,但昨晚回来晚,你这里又没给我准备,所以,才吓到你!我错了!”

  百里尊以为南宫弄阳不理他只是因为早上受到了惊吓,所以现在好言好语准备哄一番,本来南宫弄阳已经忘了,他一提这茬,南宫弄阳立即炸毛。

  “百里尊,求你要点脸,我已经被你休啦!啊!……”

  南宫弄阳气得抱头乱窜,烦躁地尖叫出声,百里尊又知道把她弄烦了,只好乖乖坐下来吃不知名的早餐,默默跟在她身后几米处。

  一直这样相处怎么行啊?得想个办法让他们的关系恢复正常,最好像以前她还小的时候那样,这样,他的人生大目标才能实现。

  现在她讨厌自己,不如先去上朝,待她冷静一些时候才和她坐下好好细谈,不要每次见面都嘻嘻哈哈地接近她,都不好好说话的,这样肯定没啥效果。

  百里尊打定主意之后,吃下南宫弄阳同款的三文治,然后吩咐童进命人暗中保护她的安全,就慢悠悠地跑去上班了。

  最近涵王的事情接近尾声,他要亲自盯着心里才踏实些,南宫弄阳巴不得他赶紧走,百里尊一走,她立马松了一口气。

  天呐,自己一直单身不是没有原因,以为百里尊这样优秀的人就会迷倒自己,没想到才相处没多久,就开始厌倦了。

  哪里有那种相处一辈子,还觉得他帅,相处不腻的呢,难,估计来古代旅游这一趟,她也得一直保持单身了。

  其实单身有单身的好,只是有时比较向往有个甜蜜爱情,但是一和男人相处她就紧张,全身会自动进入戒备状态,体验感受特别不舒服。

  从宰相大人再次哄妻失败了之后,就没有再出现在天枢阁,只是每晚不管回来多晚,都要听别人关于她的汇报。

  南宫弄阳乐得自在,生意虽然不多,但是也慢慢步入了正轨,很快就到了南楚先皇祭奠的日子,南宫弄阳知道百里尊和宗及要有大动作了,所以就更加警惕,与他们保持距离。

  连期间史如兰逛街路过她这里,进来看看她,南宫弄阳都让人回话自己不在,然后跑出去做别的事情去了。

  她不是不想和那些人做朋友,实在是他们做的事情太危险,自己一个外人搭进去,帮不了什么忙不说,还会有不必要的麻烦。

  终于到了南楚祭奠前王的日子,已是深秋。

  这一天,风刮得格外地凛冽,像是马上要进入冬天的感觉,树上的树叶被吹落了满地,街上人烟稀少,所有铺面都生意冷淡。

  南楚皇家陵墓,一大早,众人就整装待发,一脸严肃地跟着宗泽前往目的地,各怀心思。

  路上,涵王宗及还是和百里尊演绎关系恶劣,相互送了各自好几记眼神杀,靖王宗宇冷眼旁观,反正他现在的状态,最好是什么都不要动。

  涵王宗及也很想什么都不动,静观战火,坐收渔翁,可惜他没有这个福气,什么事情都要拼命地拼,谁叫自己没有一个能干的妈。

  不像宗泽和宗宇这两个兄弟,一出生不是嫡出就是贵妃之子,她的母妃,他出生时只是一个小小的嫔。

  但这不影响他想上进的心,因为母妃在世时,十分爱护他,这样的亲情体验已经很足够。

  因史如兰已是涵王妃,所以祭祀大典她也必须到场,哪怕大着肚子不便,全程都在苦苦支撑,差不多七八个月的身孕,行走不是很方便。

  本来古代祭祀礼节颇多,怀有身孕的女子不应该到这么晦气的场面的,这是南宫弄阳以为的,没想到都是和她想的反着来。

  南宫弄阳本来很想去凑凑热闹看看世面,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是电视上看到的,她想去体验一下,但考虑到安全第一,还是算了。

  整个南楚的人几乎都在忙活先皇祭祀,因为大半南楚的人,多多少少都有官职,南楚的法律规定,这个不能干那个不能干,皇家死个重量级的人物,全城一同奔丧。

  所以全城的人,只要外出,都穿得比较缟素,避免被谁抓到举报,那就不好了。

  南宫弄阳从自己住的窗外看出去,人流渐渐稀少,她这一行业的生意就更冷淡了。

  想着要加点什么营业项目,不然这样浪费一个秋冬季,实在太可惜。

  别人的大事,和她的事情,没多大影响,毕竟自己有自己的人生,在自己的人生时区里,做自己该做的事。

  (https:////)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