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39章 修碎玉

第139章 修碎玉

  菲菲是个体贴暖心的人,还是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我们是不是让宰相夫人为难了?”

  南宫弄阳瞬间回神,笑着道。

  “没事儿,你们不提到百里尊,我都忘记了要去给他修玉佩,对了,你们知道哪里能修玉佩价格还公道的吗?”

  既然路子和菲菲的面试谈的七七八八,现在吃饱饭大家坐下闲聊休息一下也是好的。

  等送走这两人,她下午又要忙一天的试菜工作,还要弄一些菜单啥的,至少要忙到晚上七八点才能收工去给百里尊修玉佩。

  修玉佩的时候她肯定得盯着人家修,免得像现代社会去修手机的时候,觉得老板可信就放在他哪儿修,自己事后再去取,结果好的零件都被人家换走了。

  修玉佩和修手机不同,但是百里尊那种人,带在身上的东西怎么可能是平凡之物,她对玉这一块又不懂,万一给百里尊修成个假货,成色不足地回去,估计又要被他说一顿。

  南宫弄阳一问完,菲菲立刻就想到了自己除了跳舞,还有一项长处,修东西。

  平时她跳舞也要带许多首饰配饰啥的,老是不小心掉到地上就摔了,为了省钱想着下次跳舞还能用,不用花钱买新的,她就自己动手修好。

  刚开始修得马马虎虎,修的次数多了,手艺也就上来了,不说能修复到完好如初的状态,至少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宰相夫人若信得过菲菲,可否让菲菲试试?”

  菲菲自告奋勇主动请缨,南宫弄阳闻言一怔,一旁的路子连连笑道。

  “菲菲是修东西的高手,家里的碗啊花瓶啊摔了,都是她自己修的,技术还不错,宰相夫人若不嫌弃,可以让菲菲表现一下!小小感谢一下您后面要相救我们之恩。”。

  南宫弄阳犹豫了片刻之后,从腰间拽出了锦囊,递给菲菲,路子帮忙把菲菲面前的碗筷移至一边,用手绢擦干净桌子后,菲菲才小心翼翼地当着大家的面打开锦囊,仔细地把白玉碎片倒在了桌子上。

  把碎玉拼起来之后,却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小角,菲菲抬眸有些为难地道。

  “宰相夫人,缺了一个小角,您这边可有这般成色的白玉磨一点下来我想办法镶上去。另外,可能您得等一下下,我需要工具!”。

  菲菲说完,就朝路子看去,请求道,“路子哥,能不能麻烦你现在跑回去拿我的工具包,在我的梳妆台柜子第二格!”。

  现在是白天,乐师和舞娘要晚上才上班,所以现在路子回去也不会受阻,很快就能回来,且他们工作的花楼就在天枢阁对面,路子要是速度够快,根本就不用十五分钟就够来回。

  路子半点没有犹豫,和南宫弄阳鞠了一个礼之后就大步跑出了天枢阁,路子一出去,郎老头和宫婷就看诊回来了。

  菲菲之前见过这个老头,连天枢阁阁主对他都十分敬重,称他师父,就知道老人家身份不凡,于是乖巧地站起身微笑福礼。

  南宫弄阳看到菲菲站起来福完礼之后,才慢悠悠地站起来,简单介绍了一下。

  “师父,这是菲菲,菲菲,那是我师父,郎神医!那位是我的侍女宫婷!”

  郎老头打量儿媳身边的美人,笑了笑,十分和蔼,宫婷也笑得很开心,快步地跑到郎老头前面去,放下药箱后,给郎老头拉凳子。

  “小姐,你吃饭了没?婷婷这就去安排!”

  宫婷放下药箱给郎老头拉好凳子的第一件事就是关心南宫弄阳的吃饭问题。

  南宫弄阳不紧不慢地告诉她让她去房里找所有的白玉出来,她要打碎帮百里尊修玉。

  宫婷开心地领命去干活了,南宫弄阳看着她奔跑的背影喊到让她先吃饭,郎老头坐下后,伸手拿起碎玉打量,随意地搭了一句腔。

  “我们在涵王府吃了才回来的,不然老人家我走不动路!”

  郎老头说着就伸手摸自己身上的荷包,南宫弄阳十分无语地和菲菲对视了一眼,眼神示意菲菲坐下不要拘束。

  涵王府到天枢阁,走得快一点,二十分钟都不用,还说怕饿了走不动路,真是搞笑。

  平时见他回自己的府邸或是去百里尊那里,从天枢阁走,至少要走四五十分钟,还不见他叫累的。

  突然,郎老头从自己的钱袋里掏出一小块白玉,成色和桌子上的碎玉一摸一样,然后就示意菲菲可以开始了。

  菲菲对珠宝也是个识货的,知道这块玉价值不菲,且不是南楚国的产色,所以对眼前这个老头的身份,更加疑惑了起来。

  这些外地来的商人,一个二个不止很有钱,身份还神秘不可参透,以后和他们相处,只要自己对他们有心,且没有二心,肯定受益良多。

  “郎神医,宰相夫人,这玉需要砸开,那郎神医的玉佩就碎了,再也不能恢复到原样,只能换个款式弄成坠子!”

  郎神医表示无所谓,示意菲菲直接动手,就在这时,路子气喘吁吁地拿着菲菲的工具包赶了来。

  南宫弄阳和郎老头简单说了一下路子和菲菲的事情,郎老头知道他们出身花楼也不反对,心里还十分欣慰,南宫弄阳是个心善的孩子。

  当南宫弄阳和郎老头说路子和菲菲的身份时,路子和菲菲可紧张了,因为他们知道这老头在天枢阁的身份十分重要,是有个话语权的人物,深怕郎老头不通过他们的面试。

  没想到郎老头十分和蔼地对着南宫弄阳宠溺地道,“徒儿做主就是,至于路子和菲菲的卖身契,交给黑鹰去办,你一个女孩子跑什么花楼,当心百里尊又警告你!”。

  南宫弄阳闻言,脑中忽然浮现百里尊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着一张脸,淡然威胁道。

  “不许让我的身体,到那些污秽的地方去!”

  南宫弄阳脑补臆想了一下百里尊自以为是的说话语气和神态,一时笑得合不拢嘴,表示都听师父的。

  郎老头见自己的儿媳笑得开心,他老人家心情也十分愉快,又捋着他的胡须,看着菲菲干活。

  还在睡午觉的黑鹰被扣起来领任务,十分不高兴,都已经入冬了,好不容易睡个觉,冷兮兮的还要起来去帮南宫弄阳办事,让他感到十分不满。

  奈何南宫弄阳总是拿郎老头压他,他也只好自认倒霉去做事,待路子和菲菲修好玉佩之后,黑鹰就跟他们走了,去了解情况,然后速战速决。

  (https:////)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