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41章 假戏变真

第141章 假戏变真

  百里尊不知道郎老头和南宫弄阳下午要来,这几天他晚上都睡得晚。

  昨天从涵王府回来之后,一直忙到中午,早上在干活的时候,还时不时有太监来叫他去上朝,烦得他一直装病。

  所以半时辰能搞好的事儿,硬是给他拖到中午才弄完,简单吃了个午饭,泡了个澡就睡觉了。

  当童进抱着死定了的心思进卧室叫百里尊起床时,吓得大气不敢出。

  宰相大人的起床气,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住的,尤其是把他吵醒的这种。

  若不是仇家已经杀到他房间门口,或者是他的床前着火了,谁敢叫他谁倒霉。

  整个宰相府的人都知道他的这个脾气,唯独南宫弄阳和郎老头对此事一无所知,因为每次见到百里尊的时候,他都没有在睡觉。

  童进进去半晌都不敢喊人,南宫弄阳等得不耐烦地,直接闯了进去,反正她对这里也熟悉,闯人家的卧室不太礼貌,但是她实在没必要为百里尊浪费自己的时间。

  加上能气到百里尊她也开心,于是就很没礼貌地来了,童进见南宫弄阳进来了,就像见到自家亲妈一样还高兴,于是乐呵呵地退后让她。

  郎老头见自己的儿媳这么没礼貌,他也跟着没礼貌地跑了进来,反正童进也在,他的到来影响也不是很大。

  主要是他怕食盒里的卤菜凉了,儿子吃了对胃不好,所以就跟着南宫弄阳进了来。

  南宫弄阳直接朝床榻走去,边走边说话,也没打算直接去吓人,还算有点良心。

  “百里尊,玉佩我修好了!”

  说完走近床榻之后,把装着白玉的锦囊放在床头柜上就想溜了。

  郎老头看到自己的徒儿一秒都不想待在这里直接放好就想转身溜号,于是友好地提醒了一下,不停地向南宫弄阳指着食盒。

  南宫弄阳不耐烦地想要走过去接食盒给百里尊放在床头柜,走了两步发现自己的衣裙被绊住了,于是不悦地伸手去捞吃紧的地方,想要粗鲁地把自己的衣服拽回来,连头都懒得回。

  就在她的手伸回去扯自己的衣服时,碰到一只体温滚烫的手,南宫弄阳下意识地缩回手,护好自己没被扯的衣服其他地方,往后看去。

  古代的衣服质量很差,别一用力,扯坏了曝光那就不好了,师父和童进都在的呢。

  当南宫弄阳看到百里尊的雪白的手臂,从床幔里露出来拽着自己的衣服,瞬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南宫弄阳毫不客气地伸手拍打他的大手,啪啪啪响,童进和郎神医见状瞬间有点尴尬,对视了一眼,默默地退出了房间。

  不退万一宰相大人有要事要办呢?那他们在这儿碍事不是找抽嘛,童进是个大老粗,没见过世面,一下子脸红地逃窜。

  郎老头笑眯眯地拎着食盒退出房间,还亲自把房门给合上,看来儿子还是争气的,知道软的不行来硬的,他老人家抱孙孙的美好心愿有望。

  南宫弄阳看到童进和郎老头都走了,本来还不算紧张的小心脏,一下子被吓得急了起来,都快急哭了。

  这两人,他们不走她脱身的速度还快,他们一走,她的处境就艰难了。

  “百里尊,你放开,再不放开,我咬人啦!”

  南宫弄阳边挣扎挣脱边开口威胁,忽然听到一声闷哼,百里尊坐了起来,伸手撩开床幔,一脸病态地看着她。

  然后艰难地坐着,把脚伸下了床,穿着一身白色睡衣坐在床边,放开了她的衣裙,哑着嗓子道。

  “弄阳,给我倒杯水,口渴!”

  南宫弄阳的衣裙一被放开,瞬间弹跳老远保持安全距离,满脸质疑地看着百里尊,屋内光线昏暗,并不能看清楚他满脸的病气,脸色煞白。

  百里尊见南宫弄阳不动,无奈地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手撑着床板想要自己站起来去倒水喝。

  一起身忽然脑供氧不足,酿跄了一下,差点跌倒,南宫弄阳见状,本能反应快速地冲过去扶人。

  感觉到浑身滚烫的身体靠着自己,她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这体温烫得不似常人,一下子就惊了。

  “你病得这么严重,都没有人知道吗?”

  南宫弄阳扶他坐回床上后,去给他倒了杯热茶之后,开门叫郎老头进屋为百里尊瞧瞧。

  百里尊听到她话语中有抱怨,哪怕是带有一点点疼惜自己的意思,他都觉得心里暖暖的。

  但是现在他除了微微一笑,完全不想讲话,头晕晕的浑身无力,嗓子干涩发疼,看这样子是重感冒无疑了。

  昨晚从宗及家回来之后,就一直在做事,夜晚太冷又不想添衣服,今早为了装病装得像,还自虐灌了好几桶冷水。

  本来是想驱散一下被南宫弄阳伤到的郁闷,让自己清醒一下的,没想到现在自己不舒服,她来了之后,对她的怒气也就消了。

  听到她的随意一语,都感觉一切都值得了,如果生病能让她多关心一下自己,他不介意一直承受这样的难受。

  郎老头还在墙角蹲点,想听点什么,童进也一时好奇,勉为其难地和郎老头首次达成共识,狼狈为奸!

  没想到这蹲在墙角的两人当场被南宫弄阳抓包,一时尴尬地解释他们在看蚂蚁搬家,南宫弄阳嘴角抽了抽秀眉为微蹙怒道。

  “百里尊发烧了,还不赶紧进来看看!”

  于是生气地率先踏进门去,郎老头一听自己的宝贝儿子生病了,一秒都不耽搁地把食盒扔给童进,跟着跑了进去,焦急地给自己的宝贝儿子把起脉来。

  百里尊任由郎神医看诊,目光都不离开南宫弄阳,南宫弄阳知道简单的物理降温的方法,正在一侧吩咐丫鬟准备。

  童进见自己除了抱着食盒侯在一旁等待命令去执行任务,什么都帮不上忙,瞬间觉得自己有点多余且内疚,自己的主子病了他都不知道,可谓做事不够尽心呀。

  南宫弄阳吩咐完丫鬟之后,走到他们旁边看看能不能帮忙做什么,百里尊伸出另一只手笑着看向她,表示想牵她的手。

  南宫弄阳见状,把玉佩捡起递到他手里,直接无视了他的柔情,百里尊有些失望,但想着她是害羞有人在现场,也就没有计较!

  之后郎老头开好药方交给童进之后,就厚脸皮地表示要留下来关注病人的病情,要度过危险期他才能安心,美其名曰医者人心。

  南宫弄阳只好无语地自己回去写菜单,反正写菜单郎老头也帮不上什么忙,且老人家的本职就是医者,对病患比对生意感兴趣十分正常,南宫弄阳没有丝毫怀疑。

  (https:////)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