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45章 滴血认亲

第145章 滴血认亲

  郎老头气哄哄地跟着黑鹰回来,半路上突然下雪让人的心情更加烦躁,但是一进院门,看到两个可爱的小孩子在玩耍,烦躁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

  看到南宫弄阳和靖王坐在堂屋里一瞬不瞬地盯着两个孩子打闹,时不时闲聊两句,这一幕又让郎老头十分不高兴了。

  要是南宫弄阳旁边坐着的是百里尊,这两个小孩子一见到自己就叫自己爷爷,并跑过来要他抱抱,那还好说。

  于是郎老头和黑鹰没有直接从院子里穿过,而是侧到一侧的回廊走进待客厅,两个小孩子玩得正高兴,完全没有注意郎老头。

  南宫弄阳倒是在他老人家刚刚进门时就看到了,还是臭着一张脸回来的,她猜测想必是被百里尊气的,也就不上去触霉头。

  看到师父进屋,她特地比平时乖巧打招呼,宫婷见状,和菲菲说了两句也就跑进了屋,侯在一侧随时准备伺候。

  南宫弄阳介绍自己的师父和靖王相识,靖王依然有礼貌的待人,郎老头却老下巴扬得老高摆谱儿,弄得南宫弄阳有些无奈,只好尴尬地向靖王表示歉意。

  靖王宗宇也识趣,寒暄了两句之后,表示出门时辰尚久,也该回去了,他日有空再上门叨扰品茶。

  南宫弄阳本来想留人吃饭的,但看到师父那一张臭脸,只好作罢,于是又给两个小孩子,一人一个棉花糖让他们路上吃,就把贵客送出了门。

  南宫弄阳送完人还倚在门口吹冷风,久久不愿回去面对自己的师父。

  心里吐槽,百里尊有毒,连师父那样一个不拘小节,看淡世事的老人家都能被他气成这样,着实不简单。

  “小毒舌,你站那儿吹冷风干嘛?进来,师父有话说!”

  南宫弄阳见躲不过,只好蔫着脑袋回去烤火,菲菲见状,拉着宫婷就往厨房跑了,主子要谈事情,她们还是自动消失比较好。

  看着郎老头一脸的不悦,指不定南宫弄阳还要被训,谁都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被训的样子吧,所以作为下人或者下属,还是要有点觉悟的。

  翌日,连小老百姓家都过得不平静,就更不说南楚的政坛了。

  因为宗泽假身份的传言越传越离谱,连皇太后的名誉都受到了严重的诋毁,南楚政坛上,早就乱做了一团。

  有些胆大不怕死的大臣,甚至在朝堂上当众提议,让皇太后对此事做出合理的解释,并拿出证据来堵住大家的悠悠之口。

  平时喜欢垂帘听政的太后,现在都在后宫里装病不起,一切烦恼都先由自己的草包儿子顶着。

  嘱咐过自己的儿子,反正不管什么样的情况下,都不要正面回复问题,只要大家提到需要她出面,就说她病得严重,下不来床即可。

  朝堂上要求皇太后为这件事情洗白的呼声越来越高,宗泽烦躁地看向底下站着的大臣们,一时头疼不已。

  看了看涵王宗及,又看了看靖王宗宇,两人都面色平静,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可捕捉,也不知道该请他们如何协助。

  之前问过他们该如何决断此事,让谣言消失,靖王宗宇直言,若是太后不愿意出面说明,那就三兄弟滴血认亲好了,涵王宗及附议。

  当时宗泽也觉得这个方法好,都抽出了自己腰间把玩的小刀。

  就在快要划破自己的手指滴血时,皇太后及时出现,表示真命天子不能伤到半根头发,有损龙体的事不可做。

  还当场严厉斥责靖王和涵王不懂事,质问是否有谋反之心,才怂恿宗泽自残?

  靖王和涵王对视了一眼,纷纷下跪向她老人家解释请罚,这事才不了了之。

  皇太后及时救了自己的孩子一把,现在所有的呼声又都转到了自己的身上,让她老人家寝食难安。

  找出之前为宗泽接生的所有太医稳婆,伺候的宫女为证,及敬事房的档案记录和自己怀孕的日期作证,大家都纷纷提出了质疑。

  有些大臣不怕死地表示,有权的人总有能力造假,皇太后提供的那些资料,尤其是敬事房的记录和她怀孕时的诊治不相符,相差了十四天。

  且皇太后就算与人苟合,也不可能让他人在场,所以最好还是由皇太后出面,澄清此事最有说服力。

  因通过敬事房的档案记录,先皇留宿她宫中十四天之后,就被诊出有孕,在这之前先皇一直在外御驾亲征,百里尊常伴左右,是有力的人证。

  而当时太医诊出皇太后已经怀有两个月的身孕,后面说是误诊,那名太医就被杀了。

  先皇因一直忙碌,常年在外开疆拓土,身边也不缺美人伺候,就一时忘了追查他起疑心的这件事。

  所以,直到宗泽登上帝位,这事都一直隐瞒地很好,皇太后觉得自己能高枕无忧了。

  没想到自己的老公在临死之前,知道他们母子会去争帝位,且他还没来得及做任何防范,把自己的江山交给自己心仪的儿子继承时,他的身体就出现了问题。

  对一些事情的操控无能为力,所以只好告诉自己心仪的接班人和百里尊,让百里尊扶持自己的儿子继承南楚的千秋霸业。

  英明神武的先皇不是不想细查计较,实在是开疆拓土比较重要,所以重心放在了征战上。

  想着打拼事业到一定阶段回朝享受自己的江山霸业时,再好好计较,毕竟他不缺女人,但常年被他冷在皇宫中的女人缺男人,他也能好好整理一下自己有几个小孩,还有哪些女人可以留用的。

  对于他来说,女人只是他的工具,最大的用处就是为他生继承人而已,所以当时有所怀疑他也就没有很愤怒。

  直到弥留之际,才把自己的疑心之处告诉宗及和百里尊,先皇一生多疑,最信任的人只有文韬武略都能行的儿子宗及,和百里尊这个女婿。

  见宗泽坐在龙椅上愁眉不展,场下的大臣又闹做了一团,百里尊觉得自己的耳边嗡嗡地响,像是有很多苍蝇蚊子在转,不耐烦地剑眉微蹙。

  宗泽这事要赶紧了了,不然好烦,最近宗泽母子被这事儿所烦,其他国家听到了风吹草动,对南楚这边的政策都做了调整。

  尤其是好战,且一向与南楚不和的天崤国,缕缕派兵骚扰南楚的边境百姓。

  打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打出结果的两国,随便找个理由即可开火,战争一触即发。

  其他三国,中山,百越,北疆的外交,接下来也会变得十分紧张。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