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46章 宰相妈妈

第146章 宰相妈妈

  宗泽自上位以来,南楚帝国的政坛进行了一次大换血,能用的将才不多。

  加上之前先皇留下的后遗症,南楚这两年又一直闹财政赤字,要真打起战来,也是好友宗及操心的命。

  宗泽没能力管,宗宇病殃殃的似个娇弱的女人,南楚西南方的中山国向来穷得很,一听说打战,绝对跑得比兔子还快,从来不支援南楚,还派使者来求南楚和他们互市。

  位于南楚正北方的百越国一直想和南楚的皇室和亲,并要求皇子入赘才肯出兵帮忙打战,所以先皇在世时,一直都没有得到百越的支持。

  位于百越的正北方的北疆国,和南楚中间隔着一个百越国,就更不能指望他穿过百越国,路过中山国大老远绕道来帮忙打战了。

  好战且与南楚向来不和,想称霸天下的天崤国,位于南楚的东北方。

  常年派使者警告北疆和百越不准参战,不然他要抢北疆的矿源,让北疆赖以生存的资源无法开采,国家就要吃穷。

  加上北疆和南楚没有多大交情,又隔得远,所以就更不会插手了。

  百越皇室子嗣凋零,只得一个体弱多病的公主,名为仲倾,虽然他们最富有,但是百越王依然不高兴,想着他的富庶江山将来的继承人该这么安排才能护自己的宝贝女儿无忧。

  所以,当天崤一警告若是百越敢助南楚,就让百越断子绝孙。断子绝孙容易,刺杀了仲倾了事,百越王一把年纪了,也不可能在选妃生子。

  加上百越王痴情,一生只得与他相依多年先他而去,只留下一女的皇后。

  皇后仙逝之后,百越王一直力排众议,不曾再纳妃开枝散叶,所以面对天崤的警告,百越只得当起了缩头乌龟。

  表示若南楚愿意派宗及入赘,他们才会参战,当时先王因要选宗及做自己的继承人,所以死都不答应让自己最中意的儿子到百越和亲,一直带着自己的女婿百里尊,和天崤苦战。

  百里尊简单分析了一下当今天下的局势,看着还在朝堂上因宗泽母子的事情,拼命提没有建设性的意见,且自认为自己的意见是最有理的一群大臣,宗泽又不管,所以下面吵得一团糟,像菜市场买菜买菜的既视感。

  百里尊无语地看了底下那群智障一眼,又看了看坐在他上面扶额闭目养神的宗泽,于是伸了伸懒腰,径直走下抬价,想要离开大殿。

  在这里费时间还不如回去理理情报看看,之后宗及的路怎么走好走一点,反正江山被搞成这样,宗及至少要在外面拼命苦干个五年左右,还算好的预估。

  且有命回来才能享受高贵的九五至尊生活,作为朋友,他也很想劝劝自己的好友不要那么拼,但是作为男儿,不拼搏感觉很对不起生命,他自己都一直在努力,怎么好劝自己的朋友呢。

  在这样的世道里,你想要的一切,都只能拿命去拼,不拼什么都没有。

  本来他想叫宗及一起走的,但是这么多人在场,他对宗及的存在只好无视,当他是空气一般,冷俊地穿过人群朝殿外走去。

  该死的第六感,讨厌的宗泽居然还有第六感,突然抬眸看到百里尊的背影正在朝殿外走去,像被妈妈丢下的小孩一样紧张,提高音调喊了一声。

  “宰相去哪儿?”

  一只脚已经跨出门槛的宰相大人脊背一僵,好想骂人,是不是他去上个厕所,这个长不大的小屁孩也需要他用一根绳子栓着,绑腰上带走。

  百里尊另一只脚也跨出门槛后,转身来笑道,“臣去钦天监那里看看,最近的天象是否有异常!”

  他诓宗泽的,没想到宗泽跳下龙椅,迈着修长的双腿朝他奔来,接着道。

  “朕陪你去!”

  显然宗泽快顶不住这些臣子了,想要跟着他的宰相妈妈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靖王和涵王纷纷转头看向百里尊,满脸的同情。聪明人知道他们玩的猫腻,傻子以为人家真的有事要做,且真要去做人家口中说的事儿。

  其他臣子随着宗泽的动作,也纷纷朝宗泽和百里尊的方向侧目,诧异地看着他们。

  百里尊见状,心里瞬间感觉有上亿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天杀的依赖,宗泽是何时对他有这么强的依赖的?他都不知道。

  不会是那个老不死的死太后,在宗泽出门前嘱咐,凡事听宰相大人的,应付不了的事情,就叫宰相大人协助吧?

  百里尊见宗泽朝自己奔了来,只好面无表情地站到一侧,侧身让宗泽出门,宗泽都这么说了,钦天监那里得跑一趟了。

  涵王宗及嘲笑了两句,也率先带头下朝了,皇帝都走了,他们还站在这里干嘛?

  于是涵王宗及出了大殿后,不经意地朝站在殿外的一个太监使了个眼色,那名太监就跑开了。

  百里尊随口一言说要去找钦天监,他得想办法先通知一下钦天监,虽然钦天监也是自己人,但是面对领导的突然袭击,怕出了什么岔子就不好了。

  靖王宗宇见涵王宗及走得飞快,自己就快速地跟了上去,友好地攀谈。

  “皇兄,一起出宫如何?”

  以前南楚皇室有很多皇子时,他们两人是没有什么交情的,虽然是同一个爹生的,但是自己有自己玩得好的兄弟,只是都死了。

  加上靖王的母妃是皇太后的亲妹妹,皇太后害死了自己的母妃,所以他对他们一向没有什么好脸色,包括靖王宗宇。

  涵王见靖王跟上了自己,有些不悦,但看他病殃殃模样,也就随意地拒绝了。

  他赶时间呢?这病秧子肯定走得很慢,所以他不想浪费时间,靖王宗宇看出了涵王宗及的嫌弃,但依然修养良好地笑道。

  “皇兄,小弟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的,只是听闻皇嫂身体不适,皇弟这里昨日刚刚觅得一根补血圣品的千年红参,想尽点心意,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兄弟!”

  涵王宗及听完,眉头一皱,非但不领情,反而还不悦地问道。

  “靖王消息真是灵通,连我府上内人的一些小病症都知道!”

  涵王宗及话语中充满了讽刺的意味,但城府极深的靖王依然是一副不瘟不火的模样,笑着道。

  “皇兄,我们是兄弟,皇弟知道一点您的家事,也是想为你尽点心,前段时间看到太医老往你府上跑。

  我也是个病人,其中的一些太医也有经常要给我会诊的,所以知道了一点而已,若皇兄不喜欢,以后小弟就不问了,还望皇兄不要介意,千年红参我回去就命人给你送去,就当小弟向你赔礼了。”。

  关心是假,试探是真,因去过涵王府的太医都被涵王封过嘴,他现在只是想亲自求证一下,涵王前几天是否真的遇刺受伤,涵王妃是否身体娇弱,惹涵王分心。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