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47章 当场抓包

第147章 当场抓包

  前往钦天监的路上,宗泽烦躁不安地把自己的烦恼抛给他的宰相妈妈帮忙想办法,于是非常好意思地问道。

  “宰相,谣言一事,你认为怎么处理最为妥当?朕都快被烦死了,此事限你三天之内,帮朕摆平一下,事了朕在赐你几房美妾。”

  百里尊闻言,眉头微蹙,这皇帝又开始抽风了,还不小心抽到了他的身上来,把他也搭了进去。

  俗话说,不要不好意思拒绝别人,好意思为难你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于是不耐烦带着宗泽这个妈妈宝的宰相大人拒绝道。

  “美妾就不必,南宫氏一人足矣,关于陛下的烦心事,要么滴血认亲,要么太后出来说明,臣也别无他法,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

  百里尊表面看着恭敬,实则心里十分反感,想一脚把宗泽踹飞。

  一想到女人,他又想到被南宫弄阳气得牙痒痒的,气还没全消,好不容易忘一会儿,宗泽还提醒他。

  对于宗泽的问题,他确实有手段压下去,可那这样做的话,他的局不就白布了吗?宗泽又不是他想扶持的对象,他才懒得理他的死活。

  宗泽见百里尊都提不出别的办法,丧气地走着,想着晚些时候从钦天监处回去后,去找他老妈商量一下这事儿该怎么办。

  真是搞笑,自己是不是先皇的孩子,作为他宗泽的亲妈不是最清楚的吗?怎么还能搞错,闹出这样的谣言来!

  谣言来了不好好解释,还装病躲起来,哪里有这样的妈妈,此刻,宗泽对他的老母有些失望!

  百里尊在钦天监处待了一小会儿,就把宗泽这个妈妈宝哄回了后宫。

  然后自己老神在在地回府,这么冷的天,下雪天气,他只想回去烤火看书喝茶下棋啥的,奈何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大冷天的还是要做事才有工资拿呀。

  此时,在宰相府后面一座废弃的宅院人工湖旁,南宫弄阳有些犯难地不知道该不该扔信笺。

  最近都下雪了,这湖面的水虽然没有看到有雪结冰,但是她怕她的信送不出去。

  尽管来这里这么久,她从来没有收到过回信,但是每月一封信,已经成了她的习惯。

  就像一个孤独的少女,无处诉说心事,只能找一个树洞讲话,分享自己生活中的喜怒哀乐一样,精神方面交流的朋友,她一直都很孤单。

  所以,每月一封传信是必须执行项,看这天气,她有点担心自己接下来的几个月,要是湖面结冰那怎么办?

  南宫弄阳看着湖里的水不动,以为是结成冰块了,于是扔了一颗石子下去,果然,真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层。

  南宫弄阳站在湖边犹豫,静默站了几秒钟,像化石一样一动不动,忽然见她张望四周,找了一根竹竿,站在岸上把竹竿伸进湖里,疯狂地搅了起来。

  冰块碎裂的声音有点像摔碎玻璃的声音,这地方静,南宫弄阳自从开始习武之后,耳力不断敏锐。

  虽然废弃的宅院里还是能看见白雪覆盖了许多地方,但此刻没下雪,还有些风。

  严冬的冷风凛冽,刮在脸上似冰刀扑面而来,让人有些涩涩发疼,拂过枯草的沙沙声时不时游过耳畔。

  因搅拌湖上的动作越加激烈,南宫弄阳都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见搅了半天,以往她扔信笺的那个漩涡终于露面了。

  南宫弄阳一喜,扔掉冷冰冰的竹竿在岸上搓着手查看进度,就算冬天这湖面结冰,冰层下的水肯定也会在活动的,这是一定的,因为这水是活水。

  南宫弄阳又用自己从现代社会带来的知识小小地机智了一把。

  看到那个漩涡在慢慢运作之后,开心地丢了几片冰树叶做实验,果然就都漏下去不见了。

  于是从腰间取出自己的准备好的信笺,扔进湖里的漩涡,让漩涡再次帮自己传信,告诉从未见过面的好友冠千曲自己的境况。

  明日,就是她的十七岁生日了,没想到来这里居然有了四年的时间,自己却什么苗头都没找到,看来要加紧速度了。

  也不知道现代在医院接受治疗的养父现在这么样了,自己没有按时交护理费,那些医护人员怎么对待他,他又该靠什么为生呢?

  一想到这儿,南宫弄阳就鼻子有些酸酸地,摸着眼角的泪转身离开这座废墟。

  平时在众人面前她都是一副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嬉笑,其实她真的不喜欢古代,感觉怎么都融入不到这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

  知道她秘密最多的是未谋面的好友冠千曲,真希望这个人知道她的这些事情之后,能作为蓝颜好友安慰一下就好了。

  南宫弄阳笑哭着出了废弃的宅院,成功绕到了宰相府的门前,看到街上一片静谧,一个人都没有,屋顶上,路上雪白一片,只有浅浅的几条马车的驶过的印子。

  也是,这么冷的天,谁还想出来吹冷风受罪呢,她也想在家里烤火看小说,不,看账本,现在她只有一个目标,不断地学习提升自己。

  就在这时,听到远处有马车驶进的声音,南宫弄阳想着与自己无关,再次随手擦了擦眼角,确认没有泪之后低头看路离开。

  雪天路滑,她虽然很仔细,还是不幸摔倒了,爬起来之后,气得狠狠地跺了几脚雪地,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残雪,边揉屁股边走,摔得老疼了,老天都知道欺负她,真是讨厌,南宫弄阳还在心里咒骂。

  浑然不觉远处下班回来的宰相大人,听到车夫小声诧异一语提醒,说前面不远处的好像是南宫弄阳,于是闭目养神的宰相大人掀开车帘,正好看到她摔倒爬起来,气得直跺脚的这一幕。

  这么都是个大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百里尊有些无语。

  接着他又看到,南宫弄阳突然偏头,看到宰相府三个大字,见宰相府门口没有人,把怨气迁移了一下,捧着一手雪揉成团,朝宰相府的匾额上砸去,砸完了之后接着揉自己的痛处走路。

  车里的百里尊剑眉皱了皱,他们家的匾额招谁惹谁啦?自己走路不小心,在自己家门口摔倒了还怪他咯?这南宫弄阳!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南宫弄阳走着路下意识地抬眸瞅一下,就像在路上走着,听到旁边的声响会不自觉地瞄一眼一样。

  结果,四目相对,迎上百里尊杀人鞭尸般的目光,整个人风中凌乱!踏马的,啥运气?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