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149章 身份曝光

第149章 身份曝光

  百里尊虽然被眼前美景所迷,但察觉外面的寒气太重,怕伤了她的身,毕竟以后还要给自己生儿子呢,于是不悦地咳了一声。

  南宫弄阳闻声,转头朝他笑了笑,径直朝他走去,然后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到饭桌前,百里尊喝了一口热酒之后,带有小埋怨地道。

  “饿了就先吃,等我做甚?你一直不是个守礼的人,我已经习惯了!”

  一听到下人回禀说她早到了,自己立刻放下军务从书房过来,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她居然跑到院子里吹风,都没有动筷,这些都是她以前还在府里时爱吃的菜,他特地叫下人备的。

  百里尊的好心,再次被南宫弄阳当成驴肝肺,她也不想做得这么绝的,奈何综合之前百里尊的表现,她知道谈正事的时候一定不能和他嬉皮笑脸,不然谈不拢。

  虽然接到百里尊的信笺她很高兴,但是对此次的谈判她还是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之前她说了那么多伤害人家自己的话,人家还是一心问她要休书。

  南宫弄阳一想到这里,冷冷地道。

  “我来这里,又不是为了吃的!相爷还是快吃吧,吃好了我们聊正事儿,您明天还要上朝,我要上工,睡太晚这么行?”

  百里尊闻言瞬间不悦,手中的筷子一撂,端起一张俊脸看着她,淡然道。

  “连好好吃顿饭都不会了吗?不吃了,跟我来!”

  既然这么讨厌他,气都气饱了,百里尊也不管南宫弄阳是否反应了过来,直接伸手拽着她就朝他的卧室走去。

  “百里尊,谈话在饭桌上谈就好,你拽我进你房间干嘛?”。

  南宫弄阳被他的阵仗吓得紧张起来,这魂淡,做事从来都是很吓人的,和他相处,时常都会有危险。

  南宫弄阳还没反抗到半刻钟,人就被百里尊扔进了房间里,上了门栓。

  百里尊冷眼看着她,示意她坐下,然后把装有她写的所有的信都给她端了来。

  南宫弄阳这才稍微放下了一点点紧张,知道自己想岔了,于是有些不好意思地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木盒子,以为那里面是要给她的什么重要文件。

  当她一打开的时候,觉得里面的信笺好眼熟,然后诧异地抬眸看向百里尊,百里尊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南宫弄阳为了证实自己心中的想法,只好摊开小字条看,才看到第一张,她脸色就瞬间煞白,一脸不可置信地质问。

  “我写的信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百里尊依旧一言不发,南宫弄阳又尴尬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今天来就是为了和百里尊谈妥离婚事宜的,现在这个样子都不知道要怎样继续这个沉重的话题。

  自己说了百里尊这么多年的坏话,以为只有天知地知,她知冠千曲知,没想到所有寄给冠千曲的信,现在全都在百里尊的手里。

  虽然被百里尊突如其来地摆了这么一道,但南宫弄阳还是尽快地稳住了自己的心神,脑子里不断地思考。

  两人静默半晌无言,南宫弄阳忽然大胆地问了一句。

  “你,和冠千曲是什么关系,或者说,你们是不是同一个人?”

  百里尊瞥了她一眼,用眼神询问,何以见得?

  南宫弄阳想起原主的记忆,和冠千曲朝夕相处那么久,居然一点人家的特征都没有捕捉道,一时对原主无奈地摇了摇头。

  对一个蒙面人一无所知,还大胆地说着长大了要嫁给人家的话,真是心大,现在轮到她来顶缸,一下子都不知道和原主的这些朋友怎么相处比较好,毕竟此阳非彼阳,性格完全不同。

  南宫弄阳能想到的就是冠千曲以前教了一些招式给她,之前她不懂古代功夫,所以虽然有记忆,但一时难以施展完全。

  现在和郎老头学武也有一段日子了,原主之前学的那些个招式,她也能一五一十地比划出来,并为自己所用。

  于是,接收到百里尊的“何以见得?”的目光之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双手为刀,和为袭掌,朝百里尊招呼过去。

  百里尊见南宫弄阳想通过试自己的功夫来确认他是否是冠千曲时,不悦地伸手挡了几下。

  南宫弄阳现在学艺不精,自己又是武功高手,所以很容易就把她的两只爪子制服得服服帖帖。

  因没吃饱饭,百里尊假装气弱地道,“饿着的时候,不宜过度费力…………不过,若是那方面,可以考虑一下!”。

  说完,轻轻用力一推,把制服在自己手臂弯里的南宫弄阳推了出去,像似在说,这个拙劣的功夫,也敢出来丢人现眼。

  南宫弄阳向前扑了一个酿跄,很快就站定了,百里尊并没有为难她,不然把她扔出屋都有可能,只是自己的临时起意一试,还是什么都没试出来呀,南宫弄阳有些气恼,计划不成还被嫌弃。

  站定后,南宫弄阳正准备想别的办法撬开他的嘴,一直这样沉默怎么谈事儿?正在南宫弄阳思考着的时候,百里尊率先开口了。

  “省点力气想别的吧,我就是冠千曲,所以,南宫弄阳,我不管你现在是不是我之前认识的小徒儿,但是你占据着她的身体,这笔账,我们得好好算!

  这具身体不只是我的妻,还是我的徒儿,你要想真正摆脱我,除非把这具躯体还给我!

  魂穿一事,实在令人匪夷所思,本相用了许久,才想通此事,我的徒儿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但作为师父,总得为她收尸!不管是以前夫的身份,还是师父的身份,我都是这具躯体最有发言权的人。”。

  南宫弄阳还是第一次看到百里尊一本正经地和她谈论事情,虽然这事现在发展到这个局面,不容易谈妥了,但是只要他愿意谈,凡事总还有商量的余地。

  魂穿?呵,还是自己傻兮兮地写信告诉人家的呢,这老天真的是跟她过不去呀,南宫弄阳再次在心里骂了一句天无眼,定了定心神道。

  “魂穿一事,我也很无奈,我现在也不想死,宰相大人想必也不愿要一具冷冰冰的躯体吧!那相爷可有好的建议,不妨说来听听!”。

  南宫弄阳明知道,自己在此刻让步,接下来他说的肯定都是不平等条约。

  但是作为惜命的自己,虽然这样活着不快乐,但是自己现在不愿意死呢。

  若是百里尊的要求不太过分,自己能接受的话,那结局也不算太坏,在结论还没商议出来之前,自己干嘛自己先吓自己呢。

  从平时对南宫弄阳的为人来看,南宫弄阳就不是那种容易就妥协的人,所以,百里尊见她今天这么主动,有些不忍下狠手。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